江泽民到处认祖 曾庆红暗骂老江 (图)
 
旁观者
 
2002-9-19
 
【人民报消息】明朝末年,天下大乱,民变四起。义军领袖张献忠,外号“张剃头”,杀人如麻,一日心血来潮,起了认祖之念。可是认谁为祖宗好呢?祖宗可不是能随便认的。张献忠想起了三国时的名将张飞,英勇善战,忠肝义胆,认张飞为祖宗,当不至辱没了自己。于是张献忠找来一帮文人墨客,命他们写一篇祭文,以示认祖归宗之意。可是这帮文人墨客写来写去,文诌诌地就是不合张献忠的意。最后张剃头一怒之下,把这帮人杀个干尽,跑到张飞庙中,手指着张飞大声嚷道:“你姓张,老子也姓张,咱俩归宗吧!”


江泽民的祖宗属中国游牧部落?──
据联合报报道,前期大陆掀起了一股「江爷爷」祖籍之争,
安徽旌德、江西婺源,到底那一地是江泽民真正的祖籍地?
上面是江泽民率大队人马风雨苍凉回江西婺源认祖。
在中国安徽有个名不见经传的江村,因为去年江核心巡视安徽时特意到该村认祖而名动天下。地方官光是修一个江氏祠堂就花了一百五十万元,并且江村还拥有自己的历史文物博物馆,馆中保存了江氏族谱、江氏杰出人物资料,以及相传唐伯虎亲绘的江氏四十八祖的画像。据统计江核心此番认祖共计花去二百五十万元人民币。江核心用过的椅子,嘴唇碰过的茶杯,都被当地官员奉为圣物,供奉起来。此还不算,今年江核心认祖一周年时,上至京官、巡抚大员,下至芝麻官皆亲临江村,大举庆祝,贵为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的江家大少江绵恒还致电祝贺。据说江核心看到祖祠墙壁上至今保存的毛主席语录时,感慨道:“毛主席念的都是真经,就看下面的和尚怎么念了。”陪同在侧的曾庆红立即答道:“都是下面的歪嘴和尚把真经给念歪了。”

修家谱、族谱,认祖归宗,这在以前的中国人的生活中是一非常严肃的事情,祖宗的恩德是万万不能忘的。要是能认上一名门望族,则是十分长脸的事,所以张献忠要认张飞为祖宗,刘备卖草鞋为生仍不忘自己是“刘皇叔”。刘姥姥二进大观园,攀得是王凤姐那一门的宗,所以衣食无着时也能进荣府里打点“秋风”。中国人还讲个“光宗耀祖”,在默默无闻之时,大多不关心自己的祖宗在哪里,一旦有了一点名望、地位之后,才想起自己的老祖宗来。是不是真心的认祖归宗,却很难说,恐怕借祖宗的名义张扬一番,为自己脸上贴金,才是事实。汉高祖刘邦夺得天下以后,得意洋洋地回归故里,歌曰:“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极尽荣耀,全然忘了当年的破落。江核心登上权力的顶峰,荣归故里,恐怕认祖是假,炫耀才是真。

刘邦也好,张献忠也罢,按共产党的“历史唯物观”来看,都是“封建时代”的“封建人物”,什么“祖宗”、“先人”等等,都是“封建迷信”,在“破四旧”时代都被破了个精光。真正的“唯物主义者”是不认祖宗的,否则就是冒牌货。按唯物的观点,人死如灯灭,来去一身光,几百年、几千年前的老祖宗,还认个什么劲?江核心如此大把地花着老百姓的血汗钱,大张旗鼓地回乡认祖,还有那位搞“科学”出身的科学院副院长、江家大少也进来掺和,难免有“搞封建迷信”之嫌吧?江核心不是号召全国人民“破除封建迷信”么?江核心手下那些传声筒不是每天都在诬蔑法轮功“宣扬封建迷信思想”么?由此看来,江核心不惜花费国家无数人力物力打压手无寸铁、笃信善念的法轮功学员,其目的并不是要全国人民“相信科学,破除迷信”,而是借打压法轮功之名,以发泄私欲,并达到巩固个人权力的目的。当年邓老太爷还健在时,江核心唯唯诺诺,侍奉活祖宗还来不及,全然忘了自己的真祖宗,哪敢有“祭祖”的闲情逸致。邓老太爷过世之后,小媳妇终于熬成了婆,这回总算想起自己的祖宗来了。

据说江核心巡视至江西婺源时,对当地肉嫩味鲜的红鲤鱼赞不绝口,下令地方官每年进贡一千五百公斤,并由专机送到北京,保证食用前鲤鱼还是活的。唐朝的杨贵妃都没有江核心这么好的口福,为了吃到新鲜荔枝,不知累死了多少马匹,“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杨贵妃倘若地下有知,不知该有多羡慕中国人民的“核心”。

如果说“毛主席念的都是真经”,那江核心就是“方丈念经,有口无心”,嘴里说的是一套,做得又是另一套。要中国人民天天学“三个代表”,目的不过是想由他一个人来“代表”全国人民,因为中共代表了一切,而江核心又代表了中共,代表来代表去,最后代表的还是他自己。说中国共产党“代表最先进的生产力”,至少在现今的中国还看不出来,不过那架装满了窃听器的豪华专机倒是可以代表一点先进的生产力。说中国共产党“代表最先进的文化”,似乎也是信口胡吹,看看现在的中国社会,“鸡”“鸭”成群,遍地遗矢,无诚无信,实在是中国文化的大倒退。说中国共产党“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更是八竿子打不着。中共党徒,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人人恨不得刮地三尺。江核心躺在花十多万美金进口的卧具里,享受着专机送来的红鲤鱼时,“最广大人民”大概都在爪哇国里。这样的酒肉方丈却要手下的和尚嘴巴正,也太难为了那些和尚。上梁不正下梁歪,中国的贪官越反越多,也就没什么奇怪。

江核心对中共革命事业的最大贡献就在于“光讲不练”。江核心要和尚们牢记“三讲”,“讲政治,讲学习,讲正气”,直讲得唾沫横飞,口干舌噪,目的不过是要和尚们以核心为核心,对方丈言听计从,至于方丈念的到底是什么经,则无关紧要。明眼人都知道江核心念的根本就是假经,什么“三个代表”、“三讲”,都是哄哄下面那些和尚,或是欺骗天下的老百姓。所以“歪嘴和尚”把经念歪了,并不全是他们的错。要是嘴上讲一讲就能讲出“正气”来,中国历史上就不会有那么多贪官污吏,成克杰也不会在江核心的圣旨下枉送了卿卿性命。当年伟大领袖毛主席告诫“四人帮”“三要三不要”,被笔者小学三年级时的班主任用大红纸裱在了教室黑板上方的墙上,期末考试时,班主任心血来潮,出了一道考题“什么是三要三不要”,可苦了一帮黄口小儿,抓耳挠腮,竟不知道答案就在墙上。笔者敢打赌,要是在中央党校大礼堂的墙上贴上江核心的“三个代表”和“三讲”,再把现在中共的大小官员召集起来,考考他们什么是“三个代表”和“三讲”,十有八九的人将答不上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