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瑞環棒棒敲中江腦殼 眾代表群起彈劾賈慶林
 
2002-3-27
 
【人民報消息】兩會期間,內部刊物《兩會內參》報導了兩會的真實動態,如:代表、委員們最關注的焦點問題,批評、指責最激烈的狀況,對政治體制改革的關切和期盼,對賈慶林、王兆國、賀國強的被保不滿,對一系列數據的質疑,等等。另一份刊物《簡報》則間接反映了高層內部的明爭暗斗。

《兩會內參》供中央政治局、各代表團黨組掌握

《動向》第3期報導,兩會期間,大會有三種內部出版的刊物:一是由會議主席團秘書處編輯的《簡報》,供兩會代表、委員看的,其內容基本上是濃縮領導人和各團(組)有代表性人士的發言;另一份是由兩會主席團秘書處、中辦、國辦合編的會議《動態》,內容是以各代表團(組)的匯報情況為主,供各代表團黨組參閱、了解;再一種是由中共中央研究室、國務院研究室的調研員參加各代表團(組)討論時收集來的情況而匯編的,稱為《兩會內參》,供中央政治局、各代表團黨組掌握,一般代表、委員看不到。


發言八成半針對政治體制等六大問題

以下是選自《兩會內參》的報導。

《兩會內參》三月八日報導:兩會代表、委員近四千人次的發言、提議,有百分之八十六以上是針對政治體制和機制上的問題,以法治國如何貫徹問題,社會職工下崗、失業和農民利益受損害危機問題,政府部門和黨政幹部腐敗和素質問題等。該《內參》還報導,對政府部門的意見、抨擊,最集中在十六個部門,依次為:金融、公安、司法、教育、新聞、衛生、工商、人事、監察、稅務……等。代表指出:政府和金融內部,黑勢力操控了五千多萬股民四萬億資金。


激烈批評指責腐敗未見收斂等十種情況

該《內參》報導:代表、委員批評、指責最激烈的狀況是黨政部門、幹部隊伍腐敗狀況,為什麼未見收斂;

黨政幹部和人民群眾的矛盾加劇和尖銳化狀況;

社會風氣、道德敗壞、沒落狀況;

經濟建設的浮誇風狀況;

城鎮職工下崗、中青年失業率上升,對社會、政局穩定帶來危機狀況;

農村農民利益受到侵犯、農民自發暴力抗爭活動狀況;

金融證券被操控,市場秩序混亂,黑幕作業狀況;

幹部配偶、家屬和親屬,在政治上、經濟上、法律上的特權狀況;

政府部門和黑社會勢力操控社會秩序、商品流通、股票市場、彩票市場、娛樂場所狀況;

新聞系統的有價新聞、假新聞、領導意志新聞、抄襲新聞狀況。


「人民代表是行使憲法權利還是接受教育?」

該《內參》報導:山東、四川、黑龍江、吉林、江蘇等省人大代表、民主黨派政協委員提出:政府工作報告的方向、作用、形式,是改變的時候了。人民政府工作報告,應向人民代表匯報、交代一年工作成績、過失及過失的原因,哪一個部門或某主要領導要承擔責任。政府工作成績要由人民來評議、打分。代表、委員指責說:人民代表參加會議,究竟是行使憲法權利,還是來接受教育,向政府工作歌頌、附和的形式一套?


閩代表要求追究賈慶林王兆國等引起風波

該《內參》報導:福建省人大代表在會上提到,社會輿論反響從未間斷過,指控賈慶林、王兆國、賀國強等收受走私疑犯通過第三者轉贈財物,以極不合理的價格取得物業,這究竟是屬於什麼性質,總得對人民有個交代。會上,宋德福曾勸阻,要求勿離開主題,但在會上發生了爭議,有二名代表退出會場。有的代表認為要讓代表有的放矢,批評宋德福以權壓人的作風。


建議設政治特區比對其他地區孰優孰差

該《內參》報導有多個組的政協委員、政協常委提出:究竟什麼時候搞體制改革,政治體制改革的阻力在哪裏,政治體制改革要等什麼條件成熟才能進行?!又提出:究竟今天誰來監督共產黨執政,誰來監督共產黨領導幹部的工作、作風、行為?

該《內參》還報導:有民主黨派政協委員、學界人大代表提出建議:假設讓三個省區搞政治制度特區,來和其他省區的政治制度相比較、競賽,看若干年或若干十年,哪個省區發展好。這一建議得到不少代表、委員贊成。


「讓國家主人翁在生活上和公僕換個位吧」

該《內參》報導:北京、廣東、浙江、江蘇、湖北、河南等省人大代表,在發言時都表示擔憂社會上發生政治危機怎麼辦..要求政府不要不正視社會危機待發的火種。

該《內參》報導:一些來自基層的人大代表,學術界、民主黨派中的中年代表、政協委員,是用諷刺的手法反映社會上的呼聲、社會上的問題的。會議主持人都難以勸阻。不少發言、提議和在聯繫中的提案,都是針對現行政治體制和社會制度,是偏離了兩會的方向和會議的主題的。

該《內參》報導:吉林省人大代表向吳邦國提出:請副總理到國家主人翁的家庭去體驗一下下崗職工、失業人士家庭環境,就知道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了。職工為國家幹了幾十年,還要落個為晚年生活憂愁的處境,那國家主人翁還是和人民公僕換個位吧!


委員聯名提議政協要參政議政督政

該《內參》報導:有的政協委員、政協常委聯名提議:改革政協在憲法中的地位,提出政協要參政、議政、督政;改革政協委員產生組織法,由各方面按委員比例選舉產生。

據悉,李瑞環、葉選平分別在天津、廣東組發言時都說:這是方向,不會很遙遠,否則不能適應國情,不能適應中國在國際上應有的地位。


質疑經濟增長、下崗失業、國債外債等數據可靠性

該《內參》報導:不少兩會代表、委員,都對去年國民生產總值及增長數據提出質疑,對下崗職工、失業率統計數據提出質疑,對銀行不良資產數據提出質疑,對國債、外債實際數據提出質疑。

該《內參》報導:不少代表、委員在發言、提議中指出:連續發行國債,政府投資效率低,銀行壞賬、政府財政赤字大,股市泡沫形成,外債高企,內需市場疲弱等經濟、金融狀況,使經濟學家、國際商賈、國際評級機構,對中國經濟發展持觀望、消極的看法,社會人心對此也是十分脆弱的。


李鵬、姜春雲矛頭指向江澤民

另外,從兩會另一份內部刊物《簡報》可以看出,江澤民集團已經四面楚歌,以下是選自兩會《簡報》中報導的摘錄。

據兩會《簡報》報導.李鵬在重慶市人大代表組的發言說:從九八年中央強調擴大內需市場,實際上連續三年通縮,內需還是開拓不起來。作了統計.九七年供過於求,商品僅占百分之三十五點二,去年上升到百分之八十五。光號召開拓內需,怎麼開拓?這不科學、不求實嘛!

兩會《簡報》又報導.田紀雲在廣東省人大代表組發言說:大量連續發行國債,只能是一段時期內的權宜之計,加上龐大的財政赤字、銀行壞賬,國家經濟、金融危機的風險是很高的,不能盲目樂觀,更不能為了表面增長而違背了經濟規律。

兩會《簡報》還報導.姜春雲在山東告人大代表組發言說:去年國內生產總值,宣布是九萬五千九百三十三億元,比上年增長了百分之七點三。有人不信,是有根據的。從各省(區)、直轄市統計上報數據,國內生產總值達到十萬一千八百零八億元,比公布的多五千八百多億元。這個數字怎麼出來,又怎麼會減去五千八百多億?我和你們一樣不清楚。


李瑞環的弦外之音彈向誰?

該《簡報》報導:李瑞環在天津市人大代表組發言說:空話要少說,保證、承諾要少下,發誓的決心要少表。總不能說,下崗人多了,失業的人增加了,城市、農村上街遊行、示威、請願多了、上升了,是人民生活水平又提高了,對政府的期望又高了吧?!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