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壁黃沙傾國瀉 沙塵只是警鐘聲──透視沙塵爆之更高境界 (圖)
 
周同
 
2002-3-22
 
【人民報消息】據中國報刊報導中國氣象臺專家確認:從本月18日傍晚到21日,我國北方大部分地區自西向東經歷了20世紀90年代以來最強的一次沙塵天氣過程。

有關專家說,這次沙塵天氣影響範圍很廣,我國長江以北幾乎所有的地區都不同程度遭受了沙塵天氣的影響;在新疆西部和北部、內蒙古大部、甘肅中部、陜西北部、寧夏、河北北部、京津地區和東北南部等地出現了強沙塵暴天氣;其中,甘肅鼎新、金昌等地還出現了罕見的特強沙塵暴天氣。專家認為,無論從影響範圍,還是強度上講,這次沙塵天氣過程都是上世紀90年代以來最強的。席卷140萬平方公里,影響人口達1.3億。

3月15日北京遭遇入春以來的首次沙塵天氣。從下午2時起,天空天色越來越黃,就像傍晚的天色。在高處可以看到,黃沙在高樓和街道間飛舞,給行人和交通帶來極大的不便。

自1999年起強沙塵暴突增。2001年前六個月,中國北方地區共出現18次沙塵天氣過程,其中強沙塵暴3次、沙塵暴10次、揚沙5次。沙塵天氣總數達41天。

據報導去年12月18日,中國東北出現了罕見的“黃雪”。報導說:“中國北方近日普遍降雪。吉林省的吉林市,雪卻是黃色的。原來是大雪中伴著揚沙,沙塵在白雪上塗抹了一層黃色。環保部門確認,這些黃雪是因為下雪後天空中出現揚塵、揚沙現象造成的。報導援引當地氣象專家的話說:‘冬季雪中伴有揚塵、揚沙現象在當地從未見過,在全國其他地區也十分罕見。’”

這次沙塵暴發生在中國的“兩會”剛剛結束之後。令人想起去年中國“兩會”開始之際突降的沙塵暴。回顧歷史,1999年強沙塵暴突增,這同江氏集團開始殘酷迫害法輪功同時。這是值得我們深思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如果江氏集團違背天理迫害善良的惡行不止,沙塵暴這樣的災難自然會接踵而來。

強沙塵暴的突增開始引發了人們對中國土地沙化的注意。據中國科學院的數據表明,中國土地沙化以驚人的速度在擴大。20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70年代中到80年代中、90年代前5年和後5年四個時段的沙化年均擴展面積分別為1560、2100、2460和3436平方公里。 現在以每年一個多縣的速度向中國的腹地滲透, 向北京、遼寧等地挺進。專家根據監測結果分析,造成中國土地荒漠化、沙化並加速擴展的原因有氣候因素,但更主要的是不合理的人為活動,表現在四個方面:一是過牧。二是濫樵、濫挖、濫采。三是濫墾。四是濫用水資源。這裏不難看出是土地沙化的表面和根本的原因都歸於人類道德的敗落。人類道德準則愈來愈低下,土地沙化的速度與面積愈來愈大。

中國國家林業局2002年1月8日發布的第二次全國荒漠化、沙化土地監測結果顯示,目前中國有荒漠化土地267.4萬平方公里,占國土總面積的27.9%,土地荒漠化、沙化呈局部好轉、整體惡化之勢。

據介紹,中國現有沙漠及沙化土地面積達168.9萬平方公里,占國土陸地面積的17.6%,主要分布在北緯35度至50度之間的內陸盆地、高原,形成一條西起塔裏木盆地,東至松嫩平原西部,東西長4500公里,南北寬約600公里的沙漠帶。林業專家稱,在這條沙漠帶以南地區的沿海、沿河和沿湖地區還分布著零星的沙地。在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高寒地區也分布著面積較大的沙地和戈壁。其範圍包括全國除上海、香港及臺灣以外的30個省、區、市的841個縣、旗,以新疆、甘肅、青海、西藏、內蒙古等12個省區為主,形成萬里風沙線,使中國近三分之一的國土陸地面積受到風沙的危害。全國有5萬多個村莊和上百座城市經常受到風沙危害,由於沙進人退,村舍被掩埋,成千上萬的農牧民背井離鄉,成為“生態難民”。

渾善達克沙地是內蒙古自治區中部和東部的四大沙地之一,處在華北平原正北方。該沙地已成為距離北京和天津最近的一大沙塵源區。據調查資料和衛星圖片分析,半個世紀以來,渾善達克沙地的沙漠化土地增加700多萬畝,特別是流動沙地從1960年的26萬畝增加到現在的450萬畝,平均每年增加10萬畝,90年代的十年間每年增加21萬畝,擴展速度驚人。這個沙地的小於0.25毫米的沙粒占60%以上,最容易借助大風遷移到空中。目前,這個沙地每年以1.8公里的速度向南推進。逼近京津。

事實上,沙漠距北京的距離除了陸路可以計算的距離之外,來自空中和水路的沙化威脅已經達到0公里。一場大風,沙塵可以直達京津;懷來在永定河上游,有官廳水庫,豐寧是潮河、灤河發源地,密雲水庫56.7%的水來自豐寧,水所帶來的沙子正在無聲地威脅京津的“水盆”。僅以官廳水庫為例。官廳水庫目前每年約有290萬噸泥沙流入水庫,淤積量已超過6.19億立方米,約占總庫容的27%。

張家口壩上地區北接內蒙古,海拔比北京高1300米以上,風沙一過壩上便可直驅入京。目前,這一地區沙漠化土地達1293萬畝,占總面積的近7成,成為懸在北京頭上的沙源地。

歷史上著名的絲綢之路的西域,沙漠化肆意蔓延。敦煌一帶,本世紀50年代紅柳茂盛的地帶,被稱為“紅柳園”,目前則一派荒蕪。方圓三四十千米找不到紅柳的蹤影。農田和村落逐漸被沙海吞沒,河西走廊的庫都克沙漠,柴達木沙漠也在不斷向東向南擴大,風沙和熱風逐年加劇,每逢風沙來臨,天空一片昏暗。內蒙古科爾沁沙漠已經越過內蒙古與遼寧的邊界線,正以平均每年前進30米的速度向南推進,威逼中國東北工業大城市瀋陽。

“人無德,天災人禍。地無德,萬物雕落。天無道,地裂天崩,蒼穹盡空。”(《精進要旨》“法正”,李洪志著)

這說明了宇宙大法在制約人類的生存淘汰與否。當人類道德高尚, 積德行善,土地就肥沃。人們生存環境相應的符合人類的道德水準。隨著人類道德水準的降低,土地就漸漸貧瘠,沙化。人們生存的環境就愈來愈惡化。歷史上蘇美人的文化,樓蘭,尼雅等等就是一個個深刻的教訓。在今天這些沙化的土地成為肆虐的沙塵暴滾滾而來的源地。它威脅到中國的存亡。當江氏集團還在不斷迫害法輪大法;而人們還在聽信著謊言反對法輪大法,對違背人類根本道德準則的事不聞不問,甚至做出助紂為虐的事時,真正的災難可能頃刻就到。史前大西洲及文明在一夜之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可不是天方夜潭。

(正見網)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