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壁黄沙倾国泻 沙尘只是警钟声──透视沙尘爆之更高境界 (图)
 
周同
 
2002-3-22
 
【人民报消息】据中国报刊报道中国气象台专家确认:从本月18日傍晚到21日,我国北方大部分地区自西向东经历了20世纪90年代以来最强的一次沙尘天气过程。

有关专家说,这次沙尘天气影响范围很广,我国长江以北几乎所有的地区都不同程度遭受了沙尘天气的影响;在新疆西部和北部、内蒙古大部、甘肃中部、陕西北部、宁夏、河北北部、京津地区和东北南部等地出现了强沙尘暴天气;其中,甘肃鼎新、金昌等地还出现了罕见的特强沙尘暴天气。专家认为,无论从影响范围,还是强度上讲,这次沙尘天气过程都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最强的。席卷140万平方公里,影响人口达1.3亿。

3月15日北京遭遇入春以来的首次沙尘天气。从下午2时起,天空天色越来越黄,就像傍晚的天色。在高处可以看到,黄沙在高楼和街道间飞舞,给行人和交通带来极大的不便。

自1999年起强沙尘暴突增。2001年前六个月,中国北方地区共出现18次沙尘天气过程,其中强沙尘暴3次、沙尘暴10次、扬沙5次。沙尘天气总数达41天。

据报道去年12月18日,中国东北出现了罕见的“黄雪”。报道说:“中国北方近日普遍降雪。吉林省的吉林市,雪却是黄色的。原来是大雪中伴着扬沙,沙尘在白雪上涂抹了一层黄色。环保部门确认,这些黄雪是因为下雪后天空中出现扬尘、扬沙现象造成的。报道援引当地气象专家的话说:‘冬季雪中伴有扬尘、扬沙现象在当地从未见过,在全国其他地区也十分罕见。’”

这次沙尘暴发生在中国的“两会”刚刚结束之后。令人想起去年中国“两会”开始之际突降的沙尘暴。回顾历史,1999年强沙尘暴突增,这同江氏集团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同时。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果江氏集团违背天理迫害善良的恶行不止,沙尘暴这样的灾难自然会接踵而来。

强沙尘暴的突增开始引发了人们对中国土地沙化的注意。据中国科学院的数据表明,中国土地沙化以惊人的速度在扩大。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70年代中到80年代中、90年代前5年和后5年四个时段的沙化年均扩展面积分别为1560、2100、2460和3436平方公里。 现在以每年一个多县的速度向中国的腹地渗透, 向北京、辽宁等地挺进。专家根据监测结果分析,造成中国土地荒漠化、沙化并加速扩展的原因有气候因素,但更主要的是不合理的人为活动,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过牧。二是滥樵、滥挖、滥采。三是滥垦。四是滥用水资源。这里不难看出是土地沙化的表面和根本的原因都归于人类道德的败落。人类道德准则愈来愈低下,土地沙化的速度与面积愈来愈大。

中国国家林业局2002年1月8日发布的第二次全国荒漠化、沙化土地监测结果显示,目前中国有荒漠化土地267.4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27.9%,土地荒漠化、沙化呈局部好转、整体恶化之势。

据介绍,中国现有沙漠及沙化土地面积达168.9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陆地面积的17.6%,主要分布在北纬35度至50度之间的内陆盆地、高原,形成一条西起塔里木盆地,东至松嫩平原西部,东西长4500公里,南北宽约600公里的沙漠带。林业专家称,在这条沙漠带以南地区的沿海、沿河和沿湖地区还分布着零星的沙地。在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高寒地区也分布着面积较大的沙地和戈壁。其范围包括全国除上海、香港及台湾以外的30个省、区、市的841个县、旗,以新疆、甘肃、青海、西藏、内蒙古等12个省区为主,形成万里风沙线,使中国近三分之一的国土陆地面积受到风沙的危害。全国有5万多个村庄和上百座城市经常受到风沙危害,由于沙进人退,村舍被掩埋,成千上万的农牧民背井离乡,成为“生态难民”。

浑善达克沙地是内蒙古自治区中部和东部的四大沙地之一,处在华北平原正北方。该沙地已成为距离北京和天津最近的一大沙尘源区。据调查资料和卫星图片分析,半个世纪以来,浑善达克沙地的沙漠化土地增加700多万亩,特别是流动沙地从1960年的26万亩增加到现在的450万亩,平均每年增加10万亩,90年代的十年间每年增加21万亩,扩展速度惊人。这个沙地的小于0.25毫米的沙粒占60%以上,最容易借助大风迁移到空中。目前,这个沙地每年以1.8公里的速度向南推进。逼近京津。

事实上,沙漠距北京的距离除了陆路可以计算的距离之外,来自空中和水路的沙化威胁已经达到0公里。一场大风,沙尘可以直达京津;怀来在永定河上游,有官厅水库,丰宁是潮河、滦河发源地,密云水库56.7%的水来自丰宁,水所带来的沙子正在无声地威胁京津的“水盆”。仅以官厅水库为例。官厅水库目前每年约有290万吨泥沙流入水库,淤积量已超过6.19亿立方米,约占总库容的27%。

张家口坝上地区北接内蒙古,海拔比北京高1300米以上,风沙一过坝上便可直驱入京。目前,这一地区沙漠化土地达1293万亩,占总面积的近7成,成为悬在北京头上的沙源地。

历史上著名的丝绸之路的西域,沙漠化肆意蔓延。敦煌一带,本世纪50年代红柳茂盛的地带,被称为“红柳园”,目前则一派荒芜。方圆三四十千米找不到红柳的踪影。农田和村落逐渐被沙海吞没,河西走廊的库都克沙漠,柴达木沙漠也在不断向东向南扩大,风沙和热风逐年加剧,每逢风沙来临,天空一片昏暗。内蒙古科尔沁沙漠已经越过内蒙古与辽宁的边界线,正以平均每年前进30米的速度向南推进,威逼中国东北工业大城市沈阳。

“人无德,天灾人祸。地无德,万物凋落。天无道,地裂天崩,苍穹尽空。”(《精进要旨》“法正”,李洪志著)

这说明了宇宙大法在制约人类的生存淘汰与否。当人类道德高尚, 积德行善,土地就肥沃。人们生存环境相应的符合人类的道德水准。随着人类道德水准的降低,土地就渐渐贫瘠,沙化。人们生存的环境就愈来愈恶化。历史上苏美人的文化,楼兰,尼雅等等就是一个个深刻的教训。在今天这些沙化的土地成为肆虐的沙尘暴滚滚而来的源地。它威胁到中国的存亡。当江氏集团还在不断迫害法轮大法;而人们还在听信着谎言反对法轮大法,对违背人类根本道德准则的事不闻不问,甚至做出助纣为虐的事时,真正的灾难可能顷刻就到。史前大西洲及文明在一夜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可不是天方夜潭。

(正见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