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晚会医生谈「马踩蛤蟆」 人民网批罗干再闹笑话
 
肖庆庆
 
2002-3-18
 
【人民报消息】中央电视台制造假新闻已是不争的事实,中国老百姓因此戏称之为“中伤电视台”,焦点访谈成了“焦点谎谈”,《实话实说》是《假话假说》。这一点从中央电视台工作的人得到证实。

以前,CCTV、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做起事来不麻利也算马马虎虎,比如,「天安门自焚」虽然漏洞百出,起码录像后能在一个星期后播放给国民看;「京城血案」虽然疯子杀妻伤父母二十多天后才发现可以用来栽赃法轮功「震惊」全国,但毕竟没超过一个月。

今天,2002年3月18日14:55人民网发表了一篇文章,责任编辑是庄红韬,稿件来源:3月18日新华社,这篇文章大谈特谈的是一年多以前,比「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的还早的一件事:辽宁省大石桥市南楼经济开发区东江村村民、59岁的法轮功学员李艳华在2001年2月19日被恶警打死。

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法轮功明慧网在去年3月13日发表文章《辽宁省李艳华老人被恶警活活打死 》,文章说:「辽宁省大石桥市南楼经济开发区东江村大法弟子李艳华,女,60岁左右。2001年2月19日走出家门向世人讲清法轮大法真相时,被恶人举报后带至南楼经济开发区公安局。

南楼公安局的恶警们,强行逼问大法资料的来源,李艳华坚决不配合邪恶。恶警们为了请功,竟对这位瘦小的老人大打出手。他们用警棍完全没有人性地毒打李艳华老太太,最后把老人打得大小便失禁,浑身是伤,七窍流血,气绝而死。」

因为无法交代,「他们先把李艳华的尸体移至西江村的一个土坑内,又在旁边放了一些玉米秸叶,制造大法弟子自焚的假像。并让西江村的恶人村长刘胜说:“发现她时还有活气。”然而就连他们自己也觉得这一切很难自圆其说,就把李艳华的老伴冯明申叫来,对他说李艳华死了,是糖尿病导致死亡,并让老头承认李艳华是“痴迷法轮功而死”,还录了口供。」

蹊跷的是人民网今天突然发表文章说2001年5月底就破了案,但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今天才拿出这根棒子来呢?中共政法委罗干是不是打董文华打得晕头转向?这样玩忽职守怎么对得起江主席?

我很忙,本来没有时间看网,有几个朋友打电话说:「你不是喜欢看笑话吗?给你介绍一个很有看头的笑话。」于是我就看到了那篇文章。我记得很清楚:责任编辑庄红韬。

人民网上说:「2001年2月17日、18日,与李艳华同在一村的“法轮功”骨干分子王长顺派冯丽娟、王桂芳两名“法轮功”痴迷者找到李艳华,交给她一些“法轮功”传单并要求尽快散发出去,说“这是护法,做了可以上层次。” 」这里我们暂不评论其中的外行话,起码这段话证明李艳华去发法轮功真相材料时,身体没有猝死的毛病。

文章接着说:「李艳华在2月19日清晨6点多,带上“法轮功”传单离开家走到邻村的西江村挨家挨户散发。在散发了30多份传单后,身穿薄衣的李艳华在将近零下10摄氐度的气温下逐渐体力不支,严重的糖尿病、低血钾使其一阵眩晕之后栽倒在西江村村民张秀敏家堆在野外的柴垛旁,昏迷不醒。」

「送到医院后,东环医院的副院长兼内科主任周福胜立即组织医护人员进行抢救。据周福胜回忆,李艳华被送到医院的时候,生命体征已经非常微弱,当时的急救化验结果是:血糖高达9.7,血压分别只有18(高)和10(低),心律失常,窦性心律不齐伴过缓,但身体没有任何外伤痕迹,可排除暴力伤害的可能。医院的初步诊断是:糖尿病Ⅱ型,酮症酸中毒、昏迷,低血钾。抢救到2月20日早晨6点10分,年老体弱的李艳华由于酮症酸中毒导致呼吸系统衰竭临床死亡」。

首先我要指出的是,下面我所提到的血糖指数(毫克/毫升)和血压值(毫米汞柱)是世界通用的,也是中国所应用的数值。这和温度指数在中国、欧洲用摄氏、在美国用华氏,电压在中国、欧洲用120伏,而美国用110伏是不同的。

一、血糖正常指数:成人饭前不低于120MG/DL(毫克/毫升),饭后略高,出生足月婴儿正常值是40MG/DL,早产儿偏低,会略低于40MG/DL。当成人血糖指数低于60─65MG/DL时,就接近休克,因为血液打不出而心脏很难再跳动。

医书上说血糖「低」于60到65就要休克,而人民网说李艳华「当时的急救化验结果」:血糖「高」达9.7 !

难怪一位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和朋友谈起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相时,笑着说:“在里边工作的人都知道,要想播出一条法轮功的新闻,都是先找好合适的人,在指定的地方等着记者过去采访,按照写好的台词背一遍就行了,而且还有报酬。这都不是什么秘密了。”

就是背也没有关系,反正现在大家都在背,但起码得照着医书背啊!

二、正常人血压:高压在120(毫米汞柱)左右,低压在80─70(毫米汞柱)左右。高低脉压差是40(毫米汞柱)左右。

中国大陆是如何测量血压的呢?当护士给测血压时,用手挤压橡皮球,把水银柱打到220左右,当水银柱迅速下滑时,从听诊器中可以听到的「咚」第一声是被测人的高压,当水银柱继续下滑时,听到的变了调儿的第一声是被测人的低压,水银柱下滑的速度之快使人无法辨别下面的声音。

人民网的记者闭门造车,说李艳华的血压「分别只有18 (高)和10(低)」笑掉大牙!谁听说过高压18,低压10的?就算有,谁又能测得出来呢?而且活人的高低脉压差居然是2?

三、糖尿病是一种慢性病,不会猝死,当病人到了危重之时,常常腹部肿大,呼吸艰难,酮症酸中毒太深,连呼吸都带着难闻的气味,这时根本无法下床,无法自理,只能用药来维持多活几天。我在医院里见过一个30岁的垂危病人,他在最后几天腹部浮肿到胸部,真是生不如死。

李艳华去发法轮功真相材料,一会儿功夫就酮症酸中毒了?不到一天就死亡了?

当我看完这篇文章时,第一个念头就是:不知道责任编辑庄红韬是怎么负「责任」,怎么「编辑」的?我真的为他担心,编辑这篇文章时神经是否还正常?

我的父亲是个很著名的医生,我笑着和他谈起人民网上这篇文章。他没有笑,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说:「一个政权利用国家宣传机器来编造如此低下的谎言,看来已经到了末朝末代了,没有救了。连今年的春节晚会上那个节目「马年赛马」里都说到“马踩蛤蟆”!你想马踩蛤蟆的结果会怎样?」「蛤蟆当然要死!」 我大声说。「对,但我说的是蛤蟆一定会垂死挣扎!」

父亲说,中国、还有世界上有多少医生护士,多少病人及病人家属啊,他们对医学知识或多或少是了解的,江泽民政府找一些没有任何医学知识的门外汉来编瞎话,这不是自己在否定自己执政期间所有的宣传吗?这不是马踩蛤蟆,癞蛤蟆乱蹬腿吗?是啊,要不江泽民怎么最近公开下令对法轮功学员开了枪,而且要杀无赦呢!

父亲说他没有炼过法轮功,也没有看过法轮功的书,但他看过医学书啊!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