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士顿阴霾散尽!江泽民现在身在何处(多图)
 
姜青
 
2002年10月29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想知道江泽民是否要出动,很容易,江走到哪里,哪里是阴风苦雨,头顶上伴随着他的是一片黑云。德国警察后来发现只要看黑云在哪里就可以准确判断江泽民在哪里。

江泽民出访芝加哥、休斯顿、布什农庄、墨西哥、旧金山的天气概况真有看头!看完您自有结论了。

10月22日中午江泽民到达芝加哥一整天没有出酒店,无雨,天晴,温度下降。酒店上空有阴云。

10月23日江泽民凌晨3、4点左右叫救护车,5点钟左右突然起风,阴风呼啸,气温骤然下降,寒气刺骨,下雨,阴冷阴冷,专机空姐等一行人先走,江在早上8点20分离开酒店,有一片黑云保护,雨一直漓漓拉拉到中午12点左右,天开始放晴。

10月23日中午11点40分,江泽民专机在休斯顿阿灵顿机场落机。乌云象是给机场戴了一顶乌黑乌黑的帽子,可钉可卯地罩在机场上空。大雨倾盆,还偶尔打着雷!

10月24日休斯顿整个城市上空象盖了一个漆黑的锅盖,暴雨滂沱,时小时暴,雨大时象天被戳了一个大洞,树枝在风雨中挣扎。时有闪电雷鸣。



江到访的前一天,10月24日傍晚7时左右,美国布什总统的农场阴云密布

10月25日早上,江泽民车队从酒店出发前往机场途中,在森严的警卫封路下在休斯顿官邸停留了约半小时,不知什么事情比赶紧去布什农场更重要,致使被江泽民视为比老命还要紧的必捞之票的布江会谈迟了半小时!害得严格守时的布什在寒风中等候许久,甚至抬腕看了看表、指着旁边的池塘对随从说:“咱们本来可以去钓鱼的”。


救护车没去布什农场
上午9:05分,江泽民乘中国国际航空公司飞机抵达维柯(WACO)的科技大学机场(TSTC),9:18分左右,走下舷梯。维柯天气很冷,但令人惊奇的是没有下雨,江车队一行前往布什农场时,警戒明显松弛,最不可理解的是如影的救护车竟然没有随江而行!天气寒冷,一直到江泽民离开维柯飞往墨西哥时,仍然没有下雨。而同一时间的休斯顿却被笼罩在黑暗之中,持续不断的小雨时而突然狂泄而下,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暴雨倾盆,夹杂着雷鸣闪电。

当地时间10月25日下午江泽民到达了墨西哥。墨西哥阳光灿烂,晴空万里,气温在华氏80度以上,偶有一丝丝云彩在行走中的江车队上空飘动。而同一时间的休斯顿仍然被笼罩在黑暗之中,狂泄而下的暴雨倾盆,夹杂着雷鸣闪电。

10月26日至28日期间直到江泽民离开墨西哥前往旧金山,墨西哥当地几天的天气都没有因为江泽民的出现而发生任何变化,气候出奇的好。而同一时间的休斯顿仍然被笼罩在黑暗之中,阴风夹着滂沱的暴雨,有时电闪雷鸣,还有部份地区出现了冰雹,休斯顿的飞机被迫延迟起飞和降落。

10月28日江泽民到达旧金山机场,在机场内停留两小时左右,没有出机场。于当地时间下午1点45分乘专机离开旧金山国际机场返回北京。有人说江泽民到旧金山,那里一定是阴风刺骨,暴雨连连。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旧金山28日天气非常好,晴空万里,气候温暖,阳光明媚,只有一点点黑云但没连成片。

同一时间的休斯顿,云彩很难看,呈静态,一块一块的小云象千军万马奔来,整个天空象是被烧焦的锅底。阴风夹着妖雨,有时电闪雷鸣,有的地区竟然下了冰雹。雨时大时小,有时一天会好几次大雨倾盆,天象漏了一样。仍然被笼罩在黑暗之中。

到昨天深夜,休斯顿天气依然阴风、暴雨、电闪、雷鸣,部份地区冰雹,飞机依然被迫延迟起飞和降落!

休斯顿的老居民说,这里的天气几十年从来都没有这样反常过,过去下了一场暴雨马上就晴,而且从来没有连着下一个星期雨的。自江泽民到了之后,当地时间10月23日到11月28日深夜,一天没停雨,暴雨下的都疯了。

昨天深夜大雨伴随着闪电,今天早晨天阴沉沉的,没有雨,沉到地面笼罩楼群的黑云上午变轻了,变淡了,云层变高了。

今天,壬午年九月二十四日,霜降后的第六天,休斯顿当地时间上午11点左右,结束了连日来的暴雨和阴霾天气,休斯顿重新出现了晴空!

纽约晚间则奇怪地出现了雨夹雪天气。


回顾:

据新华社2002年4月18日报导,应伊朗总统穆罕默德 哈塔米的邀请,江泽民18日乘专机从突尼斯飞抵伊朗南部法尔斯省省会设拉子,开始对伊朗进行国事访问。

据伊朗当地居民讲,伊朗旱了14年没有下雨,蛤蟆出身的江泽民一去访问,就下了大雨。

据香港媒体2001年5月10日报道,9日下午江泽民抵达赤角机场前,天空阴霾密布,天色灰暗,厚厚的乌云压得人几乎透不过气来。大约在下午两时半,江泽民在警方车队护送下,与董特首一同抵达停机坪。飞机起飞返京时,天空突然狂风骤起,电闪雷鸣,暴雨滂沱,江泽民的专机被风雷滚动、电雨交加的乌云吞没。此刻,香港中环等多个地区天色大暗,仿佛黑夜一般。

新华网明斯克2001年7月18日报导,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18日傍晚乘专机抵达明斯克,开始对白俄罗斯进行为期两天的国事访问。这是中国国家元首首次访问白俄罗斯,也是江泽民此次欧洲五国之行(俄罗斯、白俄罗斯、摩尔多瓦和乌克兰)的第二站。


2001年7月18日,当江泽民刚刚到达白俄罗斯的明斯克机场,还没有开始正式访问时,飓风就突然从天而降,那些仪仗队的士兵们赶紧捂住自己的帽子抱头逃窜,从照片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士兵铮亮的黑皮鞋已经成了土色。而一位不知名的中共官员则被狂风刮得双脚都沾不了地,一下跌坐在中国式的红地毯上,狂风依旧愤怒,把红地毯掀了个底朝天。


就在江泽民刚到明斯克机场的几分钟后,狂风将白俄罗斯准备给江泽民走的红地毯刮起拧成麻花并缠绕在一位中国摄影记者的身上,让他自顾不暇,根本无法拍照江泽民。而另一位中共官员只能努力叉开腿防止被狂风刮跑。

现在江泽民到底身在何处?!

 
分享:
 
人气:20,130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