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內生死大搏鬥(一)──你死我活,江被點中死穴 (圖)
 
中南客
 
2002-10-11
 
【人民報消息】(一) 你死我活,江被點中死穴


話不投機
1997朱熔基就職演說中,激動表示:“死而後已,哪怕前面是火焰山,地雷陣!”事出有因;1996香港《爭嗚》等刊物報導過朱曾九次逃過暗殺,包括一次在人民大會堂前停車場上,發現一輛總參牌照的吉普車,內藏爆炸物;北京前幾年盛傳總理岳母被殘害於家中,屍體被大卸八塊,據猜測是沖總理夫人而來,警告其夫功高鎮主,岳母成了替罪羊;2001,中央紀委主任尉建行接到信封炸彈,收發及警衛已炸死4 人,而且彈碴粘有毒劑,沾上必死。本來北京青龍橋駐軍中有專司檢測寄給中央首長信件的專業機構,這次偏偏未查,來信下款寫瀋陽軍區某部。凡此通天大案,都不可能查個水落石出,盡皆不了了之;今年尉建行訪查到山西,不敢住安排好的招待所,防不勝防。

上述點滴屬於暗鬥;至於明爭:尉建行,李瑞環,胡錦濤,溫家寶都被圍攻修理過;為擠進政治局常委,羅幹與曾慶紅更在內部會議上撕破臉,互相揭發,聲言要撂挑子,曾心臟病復發住院;朱熔基不肯幫襯江留任,明說:“我們都老了,該退了,讓年青的來鍛煉,比我們幹得會更好!”馬上招來老部下朱小華被定死罪,朱說“罪不致死!”矢言:“我退下,也要把他拉下來!”並聲言要把最大太子黨,超級巨貪江綿恒拿下“既使得不到處理,也要揭發出來!”頗有明朝海瑞罷官前把當朝元老徐階之子要犯明正典刑的氣魄。

被江指為“身邊野心家”的,也有巧妙的招數,去年北戴河後,香港《鏡報》等多家刊物登出秦勝文章《江XX全退,只待換界》;原原本本忠實報導江在政常會上,為換取造神的四項決議,信誓旦旦懇言全退的原話,至今江難以食言,留任難以啟齒。效法袁世凱勸進,又立即被政常會集體制止,操縱媒體歌功頌德,還得掛上“為核心的集體領導”,學習三代表運動又暗被抵制,空走過場,處處流年不利,急得發火。


酒逢“知己”
在江留任問題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中共中央政常會七人中四票反對。李嵐清態度不明朗等於棄權,造成江4比2頹勢,次日海外網站就翻出李19年前桃色事件,被老賬新算!

類似海外網站透出的消息,無不反映中共爭權內鬥的尖銳,雖然江醜聞不斷,充斥海外,但以守為攻,反擊也很見手段:

偶見一篇“兩害相較取其輕”的文章,先說江年老昏瞶,留任會幹更多蠢事,利於中共加速垮臺,反之若胡接班為害更久更烈,後面卻露馬腳,建議江要不擇手段,不必顧忌,恬顏留任。這個筆名為“葉主任”的,是以反共名義,對江小罵大幫忙的一位。

另一篇以預言家姿態給胡若上臺的後十年算卦,竟說胡比江強硬好戰,專給美國下圈套,火箭還要打到臺灣,對法輪功民眾的鎮壓比江還要殘酷,乾脆在全世界註冊反法輪功團體,用錢買動各國政府,一起鎮壓反法輪功。一下給胡樹立三個敵人,要把反胡統一戰線擴大到海外,套在美國、臺灣及歐、美、日、非、拉60余國的法輪功頭上。

面對江的算命則是安然退休,平安下臺,老死床第,似乎沒有任何欺世賣國罪行,秋後無賬可算。

此篇又署為“威力如水”,顯然希望此文威力如水那樣滲透海外,可謂用心良苦。

但江氏致命死穴卻被人點中!

9月11日前,“無業遊民”在《北大論壇》討論區看到反革命口號:天津廣播教育電視登出絕密消息“江與俄羅斯簽定條約,出賣相當於100個臺灣的土地”要言不繁。副題為“新聞自由,天賦人權”兼揭江雅號“新聞公敵”。背景為群山中的綠色長城,寓意如上屆北京亞運會征來的會標:長城組成6.4,紅太陽象徵開槍!

平地一聲雷,打了個江措手不及,於是鋪天蓋地發起鑫諾攻擊,把民眾注意力引境外,此地無銀三百兩,反而欲蓋彌彰。事傳千里,海外龍的傳人全美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聲明要求江公布邊界條約內容,提交全國最高權力機關;全國人大審議,討論,表決。並向聯合國公開註冊。

事情鬧大,江氏知道不會善了,已在準備秋後對他算賬。

( 待續 )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