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六大人事突变──北戴河会议独家内幕
 
夏文思
 
2001-9-26
 
【人民报消息】编者按:北戴河会议期间,江系人马利用七一讲话,大肆捧江,发动诸侯劝留,造成江「欲罢不能」的局面……今年北戴河会议特别令海内外关注,因为循例要为明年十六大权力换代拿出人事蓝图,但是,笔者从不同消息来源了解到这次会议出现了人们意料之外的复杂局面,焦点仍是江泽民的退留问题,竟然没有拿出任何方案。高层人事安排也是无可奉告。

今年的北戴河会议,从七月二十八日到八月十六日举行了二十天,会议名称不叫工作会议,而是叫座谈会,有研讨会,工作会的性质。会议的主持者有江泽民、李鹏、朱熔基、胡锦涛等领导人,出席会议的有各界负责人,除政治局委员外,还有军队、退体元老和科技等方面的人员,会议广泛地讨论了新世纪形势下党的建设、治安、科技和国际关系等方面的问题。会议为六中全会和十六大起草了若干文件。

北戴河会议一片「劝留」之声

对于六中全会,已决定在九月二十三日至一十六日举行,主要议题是改善党的作风问题全会将提出反对本本七义、教条主义、,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消息人士指出,反对本本主义和数条主义明显是针对党内的「极左派」即邓力群等人的万言书对江泽民七一讲话的攻击。高层认为,这是关系党的生死存亡的重要议题。六中全会将是一次反左的会议,也将对中央人事作出增补,估计曾庆红补人政治局的问题,会顺利解决。甚至也不排除对政治局常委名额作出调整,可能性较大的是增加两名新常委。以最近的曝光度来看,一般认为将接任总理的温家宝与江泽--的爱将曾庆红可能当选。

消息来源透露,关于江泽民是否退下来的问题,在北戴河出现了一股很大的「挽留」声浪,估计这股声浪会继续到六中全会,甚至十六大。主张挽留者包括党内一些省市领导人和军方将领,他们的说法是,党和国家正处于一个历史性的转折关头,江泽民提出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和他在党内外与国际上的影响力,应该继续留任,为党掌舵,发挥他的历史作用。

江泽民本人则在党内多次提出十六大要退下来,也有许多人认为应该按照郎小平定的年轻化方针,实行权力交接班,但在北戴河的劝留声浪中,这种声音很微弱。

据消息人士说,江泽民与常委们心里明白,如果江不退,引发的问题会很严重,最高层以七十岁划线,早有共识,废除终身制是无人敢反对的,何况胡锦涛的接班部署早已确定,国家主席更有宪法规定,非退不可。但江泽民的恋栈之意十分明显,临近交班,活动量无丝毫减少迹象,胡锦涛还是摆在毫不显眼的位置,搞一个「三个代表」,更把江摆在毛邓并列的神坛上,捧得如此之高,怎样下得来?鉴于矛盾复杂,权力交替摆不平,原订在十六大前夕召开的七中全会,也将提前在明年春季举行。

「三个代表」制造江欲罢不能的局面

可以看出,江和他的亲信的真正谋算,就是要透过「三个代表」与诸候劝留,造成一个江泽民欲罢不能的局面。而传媒造势全在掌控之中,投上所好的求官贪利者不乏其人,他们的目的完全可以达到。北戴河会议便是拉开这场权力游戏的序幕。

消息人士表示,江泽民这场戏,由鼓吹「三个代表」及党内左派的反弹,已一发不可收拾,越玩越大。最高权力的诱惑,实在难以招架。有人形容他像吸毒者,鸦片鬼,已经上了瘾,不忍放手。但是,真要不退,又怕冒天下之大不韪,挡了第四代上升的之路,国际上的压力也不会小。因此,江和他的谋士们正在苦谋对策,寻找一个两全之计,既在面子上,光荣交班,堵住批评者的口,里子上又能掌控实权和影响力,做一个「太上皇」这就是北戴河会议关于权力交接的「无可奉告」的真实原因。一位知情者说,要判断江泽民是退还是留?还早得很呢。意思是好戏还在后头。

笔者二月份在本栏报导,江有意在六中全会提前开始,交班,好让第四代在十六大上集体亮相,是根据年初的内部消息作出的。没想到事隔半年,变化这么大。一位北京朋友告知,关键是七月份的情势发展,急转直下。七一讲话引起国内外巨大反应,七月中申奥一举成功,给江泽民打了两针兴奋剂,情绪极为亢奋。所以,八月初,在北戴河对纽约时报记者谈到「领导层变迁」时,颇有几分踌躇满志,说「一旦我离开历史舞台」,俨然自己已是历史大人物,说下一代领导人不会改变他的政策,自称「也许我太过自信了」。

左派「小北戴河会议」批江

江泽民的如意算盘,正遭到三个方面的抵制。据知情人透露,首先是党内左派的挑战。所谓批江万言书共四份,网上流传的邓力群的那份,直斥江的七一讲话是「极其重大的政治错误」,而且违反党的组织纪律,分裂党,只差一点上纲「反党」了。此文影响甚大,份量最重。据悉,这份十七人签名的文件,是老辈经济学家、前国务院院政策研究室主任马宾起草的,他与江泽民在进出口委员会同事,早年有私交但现在对江很反感。此人思想接近邓力群。他是延安抗大出身,无所畏惧。另一份是青年经济学家胡鞍钢写的,主要批江违反党章,他曾发表声明,说末授权任何人予以发表,间接承认是他所作。第三份是三位军政老干部傅崇碧、郑天翔、刘振华署名的。第四份仅署名「一部份老同志」。据悉,四份万言书,全部属实可信。

这些文章,都以正统教条批江,包括毛的阶级斗争理论,知识份子对其并无好感,但据说,在民众和干部层内部却有相当的共鸣。一批离休干部,很欣赏万言书反对官商勾结的批评,下层民众更痛恨贪官。左派反江目标并不在颠覆,而是企图阻止江泽民将三个代表写入党章。邓力群在北戴河会议之前的七月份,曾在秦皇岛召开一个会议,邀请一批老左,声言反对将江泽民理论写入十六大政治报告和党章。被人戏称为「小北戴河会议」。

江泽民在北戴河会议上,曾傲慢地宣称,每次大会〔指中共党大会)总有人写这样那样的信,但真理总在我们手中,不必理会他们。但实际上,江派仍很害怕万言书的影响,中宣部长丁关根指示,不充许任何错误的东西公开发表。并下令左派刊物要交其挂钩单领导人审阅,即《真理与追求》的文章要交社科院长李铁映,《中流》的文章要交光明日报总编袁自发审批。在「小北戴河会议」上,老左们对此气愤难平,扬言拒不接受,抗命到底,江泽民获悉后,便下令关闭了这两份左刊。对左派挑战江权威,中共党内的右派〔即民主派」有不同反应。前社科院副院长李慎之说,他不赞成左派观点,但反对两刊,因为左派也有言论自由。另一位老干部说,邓力群上万言书是好事,江泽民搞独裁,我们反对,现在左派也反对,证明我们党内确实没有民主。

第四代与知识份子的不满

第二方面的抵制,来自第四代接班层的干部。江泽民不退,将引起李鹏一类老顽固拒不交权,全面阻碍第四代接班,如果交接过程推迟五年,很多人就失去了晋升的机会。一位第四代干部私下说:「江泽民不交班,上负天理,下负人心」,愤懑之情溢于言表。这代中不少人并不佩服江泽民,他们常说,不管是谁,只要摆上那个位置,都可以做得了,没啥了不起!还有军方人士暗示说:他〔指江)要是安排的好〔指交班),大家感谢他,否则,他会有麻烦。但胡锦涛等头面人物不便说话,他还被派去吉林宣讲七一讲话,迫使副书记林炎志作了检讨。

第三方面的抵制,来自知识界,尤其是自由派知识份子,他们对江十多年的执政本无好评,现在到期还不交棒,简直有如帝制复辟,绝不能忍受,他们将会利用他们在青年中的影响力,扩散对于江专制独裁的批评,也会借助国外传媒表达不满,互联网是他们可以利用的工具。

朱熔基对七一讲话表现低调

北京政界人士留意到,朱熔基对「三个代表」的表态比较低调,作为总理,他在国务院会议上曾号召学习过一次。对于世代交替,也不愿谈。但今年初却突然到清华大学发表讲话,宣布辞去清华管理学院院长,甚至说今后再也不来清华了。此举在政界引起颇多猜测。有人说,可能是被攻击为「清华帮」(因为胡锦涛,吴邦国都是清华毕业),而发泄不满,也有人说,可能是对江泽民、李鹏恋栈的不满,他过去说退下来,可以去清华教书,现在与清华断交,是否意味着,你们不退我也不退!其实,朱熔基当然不会和清华恩断情绝。不久前北京《中华诗词》上发表一首朱熔基的一七律诗《重访湘西并怀洞庭湖区》,有心人留一意到刊出的手稿,用的是「清华大学」的信笺,心思细密的总理应不是无意中用错了信笺吧。诗云:

湘西一梦六十年,故地依稀别有天:
去看学中多俊彦,张家界顶有神仙:
熙熙新市人兴旺,濯濯童山意怏然:
浩浩荡荡何日现,葱茏不见梦难圆。

辛已年三月未 熔基

观察家们认为,朱还是想退休回清华教书的。不题字的他,近来题字多了一点〔如给上海会计学院题「不做假账」四字,传为佳话),显示了一派「不如归去」的姿态,那当然也是有所寄托吧。

摘自(争鸣)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