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原共青團幹部的對話
 
丹尼
 
2001-8-29
 
【人民報消息】時間:2001年8月17日下午1點。
地點:悉尼市區某單位。
背景:C女士來澳五年,W先生來澳十年,他們分別來自南方兩大城市,都是搞共青團工作的,這天W先生來到C女士的工作地點,以下是他們的談話紀錄:

C:今天沒上班嗎?

W:有上班,正好開車順路經過這裏。

C:你現在參加唱歌會不會影響你的法輪功修煉?

W:在個人愛好與信仰上是不會衝突的,在時間上會顯得緊張一些。

C:怎麼不會影響?唱歌會分散你的精神,不利於專心煉你的法輪功。

W:我是社會的一員,不能脫離這個社會,必須溶入社會,參加什麼活動會和大家一樣,只是在心性標準上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我會以堂堂正正的形象樹立法輪功學員的威德。

C:你怎麼想起唱歌呢?

W:唱歌是我的愛好,曾正式拜師學過美聲唱法,那些男高音的歌我都唱過,現在20年沒唱了,聲帶肌肉松了,高音上不去了,那個T女士聽過我唱歌,你認識T女士嗎?

C:怎麼不認識,她經常坐在我旁邊,常常談起她女兒的事,傷透了心。

W:T女士怎麼傷透了心?

C:她的女兒出事啦,跟著一幫孩子去搶別人的手機,結果被抓了,警察要家長監護看管,定期去警察局報到。

W:她女兒才上初一時就交上了男朋友,來澳前在學校裡是個乖孩子,聰明又會表演,來這裏西方社會不好的東西影響了她,這種不好的東西在法輪功裡都沒有,社會上一切不好的事在法輪功裡都沒有,法輪功學員的子女們不但身心健康,而且學習優異,這是普遍的現象。你的兒子也在練法輪功,你就放心了。

C:放心是放心,只是他太關注政治了。

W:那不是搞政治,只是一種反彈現象,是政治在搞法輪功,而不是法輪功在搞政治。比如你穩穩地站著,別人推你一下,你沒被推倒,那人反彈一下,這能說你在推別人嗎?法輪功在遭到迫害下、遭到不公正的誣陷下,只是去講明真相,討個說法不能算是搞政治。

C:那些在領館門口的學員把家醜都暴露給外國了,丟了中國的臉,家醜不可外揚嘛。

W:學員們只是講真相,領館是中國政府駐外機構,一個窗口,應當向政府反映情況,阻止鎮壓法輪功,可是他們拒絕了。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更加凶狠,完全象過去一樣關起門來迫害人民,可現在是信息時代,江澤民是搞信息的,是他自己在加劇製造醜聞,今年初江澤民正式向基層下達對法輪功使用暴力的文件,那些公安幹警獄吏可以濫施酷刑。今年打死法輪功學員人數急速增加,江澤民還有密令「打死白打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在這種情況下,海外學員如果不站出來揭露真相,那麼國內學員受迫害會更厲害。邪惡最怕曝光,領館門口的學員有力地揭露了邪惡,扼制了江澤民瘋狂的大屠殺。

C:江澤民他畢竟代表了黨和祖國,你們拿雞蛋碰石頭碰不過的。

W:也可以說不是,江澤民是靠八大老朽政變非法上臺的,中國人民已習慣這樣了,如果江澤民做的好,人民也默認了,黨和祖國從根本宗旨上應當是以人民的利益高於一切的,應當是愛人民的,江澤民不能代表黨,他只是篡奪了黨權,是共產黨中的敗類。他的罪惡滔天,血債累累,是反黨、反人民、反祖國的。鎮壓法輪功,只是他個人執意妄為,政治局裡就有幾個人反對鎮壓的,現在有更多的高層領導反對使用暴力酷刑洗腦,江澤民強姦黨和祖國,把個人淫威淩加於黨和祖國之上,現在幾百萬的公安幹警、國安人員成了江澤民的家丁打手。現在海內外許多人概念很糊塗,把黨和祖國等同,這是兩個性質不同的概念。政黨是一個骯髒變異的名詞,祖國永遠都是美好的。一個骯髒邪惡獨裁的統治者,當他把祖國億萬人民奴役於人間地獄酷刑下,祖國被強姦的慘不忍睹,滿目瘡痍,這麼邪惡的江澤民怎能代表黨和祖國?怎能代表人民的利益?祖國將會公審江澤民的。

C:不管怎麼說,你們突然有這麼多人包圍中南海令中共感到對他們的威脅。

W:包圍一詞是個陰謀,沒有口號,沒有標語,只是靜靜地站著,行使憲法賦予了上訪的權力,那怎叫包圍?這麼有序的上訪開創了中國民眾上訪最有理性最輝煌的典範。當時朱總理出來接見三名學員,這事本已溫和解決。是江澤民心胸狹窄,耍盡了陰謀、暴露了暴君的凶殘本性,是他破壞穩定的局面。

C:我是說你們如果不去中南海不就沒事了,公園不讓練就在家練唄。

W:是天津事件引發了中南海事件,如果沒有天津抓人打人事件,也會發生其他事件,因為羅幹等人蓄謀已久,要鏟除法輪功。羅幹利用天津事件挑起事端,本來天津方面已答應第二天登道歉啟事,但當晚羅幹通知天津方面,讓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去,就這樣外地學員到北京也是警察、公安帶路到中南海,把隊伍排成包圍架勢,逼迫江澤民下令鎮壓,這是羅幹蓄謀已久、精心策劃的陰謀,陰謀家總是搭配著暴君,歷代如此。現在許多法輪功學員在家煉功也被抓,民警用誘騙方法騙出來,然後直接送到勞改場,這類例子太多了。

C:我認為你們不夠忍,過去那些佛教、基督都被迫害時,他們都能忍受迫害,現在他們不照樣發展了嗎?

W:不能用這個例子來說明忍受迫害的觀念就是正確的,人類的觀念在幾仟年前就不是那麼純了,也就是說開始變異了,耶穌是一個偉大的神,他來救度眾生,來擔負百姓的罪過,但並不是說他非要上十字架,憑什麼要上十字架,他受刑時,他的弟子也圍在旁邊觀看,至今還沒有一本書記載他的弟子當時舍命相救的例子。這麼偉大的神,弟子難道就眼睜睜地看著神受刑釘在十字架上,那樣的觀念叫忍嗎?今天許多國家的政府都會表彰見義勇為的市民,那麼對一個神被邪惡勢力受刑時,那樣「忍」的觀念是不是已經變異了的?「忍」不是逆來順受,不是對邪惡的漠視,不是明哲保身對邪惡的縱容,忍是要有為捍衛真理而獻身的和平理性大善大忍之心,忍是為了要喚起更多受害的人們喚醒世人沉積的良心去救度更多的世人,佛家也講「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法輪功前赴後繼冒著生命危險去上訪去講清真相就是為了救度被中共欺騙不明真相的世人,這種大善大忍慈悲之心驚天動地,只有在法輪功才有的大忍之心。

你也知道,當年猶太人迫害耶穌後,結果猶太整個民族以兩仟年的受難史來償還債,現在仍在還,這是天理。那麼江澤民在全世界範圍鎮壓法輪功,這麼一個偉大的宇宙大法遭到鎮壓,那麼後果就更嚴重了,所以法輪功學員的護法行為是在拯救中華民族,是在救度世人,這才是真正的大善大忍。

如你兒子回國被抓進去監獄,你會不會出來說句公道話,假如你們那些唱歌的人被政府定性為邪教,你們不會出來討個說法嗎?

C:誰叫他學法輪功呢?現在弄得不能回國不能去香港,像我這樣愛去哪就去哪裏。

W:你應當為兒子的選擇感到自豪,一個年輕人能夠敢講真話,敢於用大善大忍的精神走出來向世人講清真相,真了不起。你看國內那些青少年,江澤民在全國搞百萬人簽名,逼著這些學生表態簽字,逼著他們違背良心,講假話,他們連《法輪功》的書都沒看到,就受到良心上的迫害,江澤民是在摧毀中華民族的下一代,摧毀全民族的精神。我覺得你對法輪功的事好像不太了解,你有沒有看你兒子給你捎來的法輪功資料?

C:我才不看那些東西,我兩邊都不聽,不知誰真誰假。

W:我知道像你這種類型的不少,不願聽法輪功的這一方面的,頭腦只裝著中國政府宣傳的東西,我們講「真善忍」,法輪功的真相在《轉法輪》書中都可以找到,現在華人受害實在太深了。我們過去都是搞共青團工作的,背景相同,你有沒有想過去追求一種真正的真理?

C:什麼真理不真理,那是虛無飄渺的東西,賺錢最實惠,有錢可以到處去旅遊。

W:但人起碼得講良知,你還沒回答假如你的兒子被抓,你會怎樣表態。現在許多知識分子雖然對《轉法輪》的教義不理解,但都表態堅決反對用鎮壓的手段來對付法輪功。現在法輪功學員被打死260多人,這麼多人被監禁、被判刑,無數家庭妻離子散、無家可歸、家破人亡,你難道都沒有一點良知的表態嗎?

C:不要和政府對著幹,你們是搞不過共產黨的,真是雞蛋碰石頭。

W:《轉法輪》書裡告訴人們,宇宙中的一切物質都包含著真善忍的特性。那麼,你和我都是生命,也是由「真善忍」特性構成的。如果一個人不講真話,那麼他的生命是不是已經變異了呢?我們從來沒有過要和政府對著幹,是江澤民剝奪了人民信仰的權力,我們只是在講真相、用和平理性的精神在向中國政府呼籲停止迫害。

法輪功從來沒提過更多的要求,只要中國政府停止迫害,撤消通輯令、釋放一切被關押的學員,給法輪功一個自由的煉功環境,一切都復歸於平靜,這些起碼的要求不能說是與政府對著幹。我們不講什麼雞蛋碰石頭,還是石頭碰雞蛋,那是人類的理,我們是按宇宙的特性「真善忍」來做的,如果連一句真話都不敢講,那麼這個民族也就太可悲了,邪惡勢力也越加瘋狂地迫害法輪功。

C:對不起,顧客來了,我們以後接著再談,今天沒時間了。

W:我也該走了,記住,應當為你有這樣的兒子感到自豪,一個民族只有敢講真話,才會給這個民族帶來希望的曙光。再見。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