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原共青团干部的对话
 
丹尼
 
2001-8-29
 
【人民报消息】时间:2001年8月17日下午1点。
地点:悉尼市区某单位。
背景:C女士来澳五年,W先生来澳十年,他们分别来自南方两大城市,都是搞共青团工作的,这天W先生来到C女士的工作地点,以下是他们的谈话纪录:

C:今天没上班吗?

W:有上班,正好开车顺路经过这里。

C:你现在参加唱歌会不会影响你的法轮功修炼?

W:在个人爱好与信仰上是不会冲突的,在时间上会显得紧张一些。

C:怎么不会影响?唱歌会分散你的精神,不利于专心炼你的法轮功。

W:我是社会的一员,不能脱离这个社会,必须溶入社会,参加什么活动会和大家一样,只是在心性标准上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我会以堂堂正正的形象树立法轮功学员的威德。

C:你怎么想起唱歌呢?

W:唱歌是我的爱好,曾正式拜师学过美声唱法,那些男高音的歌我都唱过,现在20年没唱了,声带肌肉松了,高音上不去了,那个T女士听过我唱歌,你认识T女士吗?

C:怎么不认识,她经常坐在我旁边,常常谈起她女儿的事,伤透了心。

W:T女士怎么伤透了心?

C:她的女儿出事啦,跟着一帮孩子去抢别人的手机,结果被抓了,警察要家长监护看管,定期去警察局报到。

W:她女儿才上初一时就交上了男朋友,来澳前在学校里是个乖孩子,聪明又会表演,来这里西方社会不好的东西影响了她,这种不好的东西在法轮功里都没有,社会上一切不好的事在法轮功里都没有,法轮功学员的子女们不但身心健康,而且学习优异,这是普遍的现象。你的儿子也在练法轮功,你就放心了。

C:放心是放心,只是他太关注政治了。

W:那不是搞政治,只是一种反弹现象,是政治在搞法轮功,而不是法轮功在搞政治。比如你稳稳地站着,别人推你一下,你没被推倒,那人反弹一下,这能说你在推别人吗?法轮功在遭到迫害下、遭到不公正的诬陷下,只是去讲明真相,讨个说法不能算是搞政治。

C:那些在领馆门口的学员把家丑都暴露给外国了,丢了中国的脸,家丑不可外扬嘛。

W:学员们只是讲真相,领馆是中国政府驻外机构,一个窗口,应当向政府反映情况,阻止镇压法轮功,可是他们拒绝了。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更加凶狠,完全象过去一样关起门来迫害人民,可现在是信息时代,江泽民是搞信息的,是他自己在加剧制造丑闻,今年初江泽民正式向基层下达对法轮功使用暴力的文件,那些公安干警狱吏可以滥施酷刑。今年打死法轮功学员人数急速增加,江泽民还有密令“打死白打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在这种情况下,海外学员如果不站出来揭露真相,那么国内学员受迫害会更厉害。邪恶最怕曝光,领馆门口的学员有力地揭露了邪恶,扼制了江泽民疯狂的大屠杀。

C:江泽民他毕竟代表了党和祖国,你们拿鸡蛋碰石头碰不过的。

W:也可以说不是,江泽民是靠八大老朽政变非法上台的,中国人民已习惯这样了,如果江泽民做的好,人民也默认了,党和祖国从根本宗旨上应当是以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应当是爱人民的,江泽民不能代表党,他只是篡夺了党权,是共产党中的败类。他的罪恶滔天,血债累累,是反党、反人民、反祖国的。镇压法轮功,只是他个人执意妄为,政治局里就有几个人反对镇压的,现在有更多的高层领导反对使用暴力酷刑洗脑,江泽民强奸党和祖国,把个人淫威凌加于党和祖国之上,现在几百万的公安干警、国安人员成了江泽民的家丁打手。现在海内外许多人概念很糊涂,把党和祖国等同,这是两个性质不同的概念。政党是一个肮脏变异的名词,祖国永远都是美好的。一个肮脏邪恶独裁的统治者,当他把祖国亿万人民奴役于人间地狱酷刑下,祖国被强奸的惨不忍睹,满目疮痍,这么邪恶的江泽民怎能代表党和祖国?怎能代表人民的利益?祖国将会公审江泽民的。

C:不管怎么说,你们突然有这么多人包围中南海令中共感到对他们的威胁。

W:包围一词是个阴谋,没有口号,没有标语,只是静静地站着,行使宪法赋予了上访的权力,那怎叫包围?这么有序的上访开创了中国民众上访最有理性最辉煌的典范。当时朱总理出来接见三名学员,这事本已温和解决。是江泽民心胸狭窄,耍尽了阴谋、暴露了暴君的凶残本性,是他破坏稳定的局面。

C:我是说你们如果不去中南海不就没事了,公园不让练就在家练呗。

W:是天津事件引发了中南海事件,如果没有天津抓人打人事件,也会发生其他事件,因为罗干等人蓄谋已久,要铲除法轮功。罗干利用天津事件挑起事端,本来天津方面已答应第二天登道歉启事,但当晚罗干通知天津方面,让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去,就这样外地学员到北京也是警察、公安带路到中南海,把队伍排成包围架势,逼迫江泽民下令镇压,这是罗干蓄谋已久、精心策划的阴谋,阴谋家总是搭配着暴君,历代如此。现在许多法轮功学员在家炼功也被抓,民警用诱骗方法骗出来,然后直接送到劳改场,这类例子太多了。

C:我认为你们不够忍,过去那些佛教、基督都被迫害时,他们都能忍受迫害,现在他们不照样发展了吗?

W:不能用这个例子来说明忍受迫害的观念就是正确的,人类的观念在几仟年前就不是那么纯了,也就是说开始变异了,耶稣是一个伟大的神,他来救度众生,来担负百姓的罪过,但并不是说他非要上十字架,凭什么要上十字架,他受刑时,他的弟子也围在旁边观看,至今还没有一本书记载他的弟子当时舍命相救的例子。这么伟大的神,弟子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神受刑钉在十字架上,那样的观念叫忍吗?今天许多国家的政府都会表彰见义勇为的市民,那么对一个神被邪恶势力受刑时,那样“忍”的观念是不是已经变异了的?“忍”不是逆来顺受,不是对邪恶的漠视,不是明哲保身对邪恶的纵容,忍是要有为捍卫真理而献身的和平理性大善大忍之心,忍是为了要唤起更多受害的人们唤醒世人沉积的良心去救度更多的世人,佛家也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法轮功前赴后继冒着生命危险去上访去讲清真相就是为了救度被中共欺骗不明真相的世人,这种大善大忍慈悲之心惊天动地,只有在法轮功才有的大忍之心。

你也知道,当年犹太人迫害耶稣后,结果犹太整个民族以两仟年的受难史来偿还债,现在仍在还,这是天理。那么江泽民在全世界范围镇压法轮功,这么一个伟大的宇宙大法遭到镇压,那么后果就更严重了,所以法轮功学员的护法行为是在拯救中华民族,是在救度世人,这才是真正的大善大忍。

如你儿子回国被抓进去监狱,你会不会出来说句公道话,假如你们那些唱歌的人被政府定性为邪教,你们不会出来讨个说法吗?

C:谁叫他学法轮功呢?现在弄得不能回国不能去香港,像我这样爱去哪就去哪里。

W:你应当为儿子的选择感到自豪,一个年轻人能够敢讲真话,敢于用大善大忍的精神走出来向世人讲清真相,真了不起。你看国内那些青少年,江泽民在全国搞百万人签名,逼着这些学生表态签字,逼着他们违背良心,讲假话,他们连《法轮功》的书都没看到,就受到良心上的迫害,江泽民是在摧毁中华民族的下一代,摧毁全民族的精神。我觉得你对法轮功的事好像不太了解,你有没有看你儿子给你捎来的法轮功资料?

C:我才不看那些东西,我两边都不听,不知谁真谁假。

W:我知道像你这种类型的不少,不愿听法轮功的这一方面的,头脑只装着中国政府宣传的东西,我们讲“真善忍”,法轮功的真相在《转法轮》书中都可以找到,现在华人受害实在太深了。我们过去都是搞共青团工作的,背景相同,你有没有想过去追求一种真正的真理?

C:什么真理不真理,那是虚无飘渺的东西,赚钱最实惠,有钱可以到处去旅游。

W:但人起码得讲良知,你还没回答假如你的儿子被抓,你会怎样表态。现在许多知识分子虽然对《转法轮》的教义不理解,但都表态坚决反对用镇压的手段来对付法轮功。现在法轮功学员被打死260多人,这么多人被监禁、被判刑,无数家庭妻离子散、无家可归、家破人亡,你难道都没有一点良知的表态吗?

C:不要和政府对着干,你们是搞不过共产党的,真是鸡蛋碰石头。

W:《转法轮》书里告诉人们,宇宙中的一切物质都包含着真善忍的特性。那么,你和我都是生命,也是由“真善忍”特性构成的。如果一个人不讲真话,那么他的生命是不是已经变异了呢?我们从来没有过要和政府对着干,是江泽民剥夺了人民信仰的权力,我们只是在讲真相、用和平理性的精神在向中国政府呼吁停止迫害。

法轮功从来没提过更多的要求,只要中国政府停止迫害,撤消通辑令、释放一切被关押的学员,给法轮功一个自由的炼功环境,一切都复归于平静,这些起码的要求不能说是与政府对着干。我们不讲什么鸡蛋碰石头,还是石头碰鸡蛋,那是人类的理,我们是按宇宙的特性“真善忍”来做的,如果连一句真话都不敢讲,那么这个民族也就太可悲了,邪恶势力也越加疯狂地迫害法轮功。

C:对不起,顾客来了,我们以后接着再谈,今天没时间了。

W:我也该走了,记住,应当为你有这样的儿子感到自豪,一个民族只有敢讲真话,才会给这个民族带来希望的曙光。再见。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