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廈門海關關長楊前線至死不悔(圖文)
 
2001年8月17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中國官方媒體披露,捲入遠華走私大案中的原廈門海關關長楊前線至死不悔,他在看守所接受《焦點訪談》記者採訪時,鎮定地回答:「我不後悔,我是他(賴昌星)最好的朋友……」在北京接受審查期間,楊前線反覆替遠華公司擔保其清白和優秀,他拍著胸脯發誓:遠華公司連進口經營權都沒有,怎麼可能走私?」楊前線最後在法庭上甚至慷慨激昂:「我與賴昌星是好朋友。如果我收他的錢,哪怕是100塊、1000塊,我也認了。就是死,我也要死個明白呀。」

根據官方媒體披露的楊前線的言詞,記者發現與賴昌星在接受《遠華案黑幕》作者盛雪採訪時的介紹的情況接近。而中國檢察機關指控楊前線受賄,也只是一部「凌志」牌400黑色小轎車和一張華南虎皮。

不過,北京天訊網發表署名海韻的報導說,在賴昌星走私大案中,原廈門海關關長楊前線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楊前線從不隱瞞自己與賴昌星是「好朋友」。

這篇報導還用了一些文學手法描述楊前線:

楊前線進海關時並不出衆,1.7米的個頭,長得又瘦弱。那時海關有不少所謂幹部子弟,風華正茂,神氣活現。和他們相比,楊前線顯得太平凡,實在看不出他有什麼獨特的優勢。誰也想不到,若干年後,他會官運亨通,平步青雲,躍居成爲廈門海關關長。

楊前線命運發生轉機,是在認識張某之後。張某和楊前線是北京經貿大學海關進修班的同學。幹部子弟的張某不僅長得明眸皓齒,且言行舉止總透出一股大家閨秀的神韻。綠葉簇擁紅花,在張的衆多追求者中,當然也包括楊前線。起初張某根本沒把楊前線放在眼裏,但他不斷地遞情書,百般地獻殷勤,張某開始與楊前線談起戀愛。倆人形影不離,如漆似膠,很叫張某的一大羣追隨者心裏失落。

楊前線和張某很快在廈門成親。憑藉父親的威望和關係,她幫助夫婿在官場上大展身手。當然,楊前線自身的潛力也被開發得淋漓盡致。他從普通科員到當上副科、正科、副處、正處……一路青雲直上。

楊前線幾乎全部推翻了法庭的指控。他反覆強調,他與賴的關係是朋友關係



楊前線與賴昌星認識,是80年代中期的事。楊前線任泉州海關關長時,與賴昌星的關係更加密切。當時,他們曾聯絡地方政府官員和企業界老闆,創辦所謂豬蹄協會,楊前線任「會長」,隔三差五召集大家聯歡,啃豬蹄、喝燒酒、調侃鬥鬧,默契投緣。楊前線「從政」、賴昌星「經商」,二者結成政治、經濟利益的共同體———賴昌星利用楊前線作爲一關之長所擁有的權力資源和便利條件,策劃走私,投機取巧,大發不義之財;而楊前線又利用賴昌星雄厚的財力攻進更高層次的官場,爲自己搭就向上爬的階梯。

楊前線能當上關長,能有今天的飛黃騰達,賴昌星確實出了不少力。賴昌星爲楊前線的公關和向上「進貢」,提供了大量的「物質保證」。楊前線要到北京,賴昌星送到機場託運的「路易十三」洋酒就以成箱計算。一心想官運亨通的楊前線,怎能不爲賴昌星的「行俠仗義」而深深感動。

1998年下半年,打私風暴席捲華夏大地。楊前線爲賴昌星出主意,要他先避避風頭,相對減少在廈門關區經營的走私業務,想辦法往北方移動。爲此,楊前線還帶著情婦周兵和賴昌星「北巡」了一圈。其結果是:賴昌星沒有收斂在廈門關區的走私活動,反而在北邊又增加了些走私據點。

1999年6月17日至8月13日,楊前線13次與逃往境外的賴昌星通電話,分析形勢,商量對策,企圖阻止專案組工作的開展。楊前線一再提醒賴昌星,要把遠華留在香港的進口貨物的小提單全部銷燬掉,以免留下把柄。

楊前線從不隱瞞自己與賴昌星是「好朋友」。在北京接受審查期間,楊前線反覆替遠華公司擔保其清白和優秀,他拍著胸脯發誓:遠華公司連進口經營權都沒有,怎麼可能走私?

蔡惠娟原來是一個部隊醫院的護士,後來轉業到了廈門海關。她眉眼清秀、熱情奔放,時任她處長的楊前線很快被她的熱情烤得焦熱難耐。楊前線答應蔡,3年之後與妻子離婚,和她相伴永遠。蔡隨即與男友攤牌,然後一心一意跟著楊,扮演「地下夫人」角色。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三年,楊前線卻閃爍其詞。那時楊已從處長升遷到副關長的位置,一心想走仕途之路,決定了斷這段情緣。

蔡知道楊想拋棄她,又哭又鬧,歇斯底里。蔡還真能折騰,一會兒說要離家出走,一會兒又服安眠藥想自殺,害得楊焦頭爛額,苦不堪言。

蔡後來到香港定居,當然是楊前線通過賴的關係將她弄出去的。剛到香港,工作沒有著落,蔡無所事事。人一空虛,心就開始煩躁,尤其是楊幾天不給她打電話,她就想不開,又是吵鬧,又是訴苦,又是抱怨。沒有辦法,楊前線只好再次委託賴昌星把蔡安排到遠華工作。

中國官方媒體說,遠華案主要嫌疑犯賴昌星專門蓋紅樓並準備了許多美女供各級官員享用,許多貪官中了賴昌星的美人計。圖爲廈門海關關長楊前線在紅樓認識的美女周兵。



後來,蔡惠娟從香港調回廈門,每天出入紅樓好不威風。知道侯小虎等人在香港半山腰富人區買了房,蔡也想建家立業。賴昌星既善解人意,又闊氣大方,他耗資1000多萬元港幣,爲蔡買了一套地點好、裝修棒的豪宅。楊前線當然領了賴的這份情。

楊前線對蔡惠娟棄之不得、嚼之無味。賴昌星便適時給楊前線送上美女周兵,併爲倆人姘居提供豪華別墅。

最近媒體的說法是:4年前的一天下午,賴昌星打電話給楊前線,邀他去廈門悅華酒店喝茶。楊趕到時,不見賴的身影。他剛想離開,一位小姐起身主動招呼他。小姐溫文爾雅,抱歉地告訴楊:賴總突然有急事需要馬上去處理,我是他祕書,叫周兵,專在此恭候楊關長駕到。楊與周坐下來,閒談竟然延續了數小時。此時,楊已無法自制。

周兵第二天就離開了廈門,但她已給楊前線留下情與欲的誘惑、生與死的伏筆。

周兵的美稱得上鶴立雞羣,1.7米的個頭,白裏透紅的膚色,柔情與媚氣並存的大眼睛,給人一種雍容高雅的貴婦人氣質。這種既不張揚又顯靈性的高雅氣質,很快把楊前線給俘虜了。楊前線在官場上混,在仕途上爬,上下左右都得顧及,都得權衡,都得擺平,確實累人。而周兵除了美貌,也很聰明活絡。她不是風塵女子,況且周兵認識楊前線時已30歲,有過兩次婚姻,生活幾經挫折,性格不是很活躍,被稱爲「冷美人」。

楊前線的官位、風度、智慧、能力對她很有吸引力;加上楊的見多識廣、善解人意,倆人很快從對方身上找到自己所需要的真感覺,乾柴碰烈火,叭叭地開始燃燒。

周兵一個月內從香港飛廈門3次。週一到廈門,楊前線除了非親自處理的公務外,幾乎都泡在酒店與周纏綿。賴昌星有好幾處別墅,他挑了湖里區華景K3那棟相對隱蔽、又相對豪華的別墅,作爲賀禮獻給楊前線。周兵深居簡出,很少在公衆場合露面。楊前線上北京、福州開會時常帶著她,但登記時均用的是化名。

楊前線對周兵感情篤深;周兵對楊前線更是死心塌地。她是他的活力之源,而他又是她的生命之光。周兵從無怨言,也從不給楊前線任何壓力。她說,今生今世能遇見他已是上蒼的恩寵,她已知足。周兵最大的夙願就是爲楊生個兒子,即便沒有名分!

庭審時提到兒子時,楊前線的眼眶有點兒晶瑩。他很誠懇地向法官聲明,他與周兵確實是愛情,而不是利益關係。

一場等待很久的世紀大審判,終於拉開了帷幕。

2000年9月17日上午,位於廈門湖賓北路的市中級法院戒備森嚴。這天,開庭審理的是「頭號種子」楊前線。

楊前線故作姿態,他走進法庭時側身朝觀衆席上熟悉的人點頭微笑,依稀當年氣壯山河的模樣。近8個小時的法庭審理,站在被告席上的楊前線越來越緊張、驚恐,手不時地哆嗦,說話語無倫次。當然,有時也顯得鎮靜,不停地爲自己辯解。

圖爲廈門海關關長楊前線在聽取法庭審判時一臉從容的表情。


廈門特大走私案首批案件2000年11月8日一審公開宣判,廈門海關關長楊前線,福建省公安廳副廳長、福州市公安局局長莊如順,廈門市副市長藍甫,中國工商銀行廈門市分行行長葉季諶,廈門海關東渡辦事處船管科科長吳宇波,廈門海關駐東渡辦事處和平碼頭船管科船管組組長方寬榮,廈門市公安局對外聯絡處處長王可象,以及黃克臻、陳文遠、王金挺,接培功,黃山鷹,莊銘田,李土專14人被判死刑。

在此之前,互聯網上有不少聳人聽聞的信息,說楊前線受賄達億元,有的說達幾千萬元。而檢察機關指控楊前線受賄,其實只是一部「凌志」牌400黑色小轎車和一張華南虎皮。

楊前線幾乎全部推翻了法庭的指控。他反覆強調,他與賴的關係是朋友關係。楊前線最後在法庭上甚至慷慨激昂:「每個人都只是滄海一粟,廈門關區發生如此重大的走私行爲,作爲關長,我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知道賴昌星在搞一些走私,但沒想到做得如此之大,據說是500多億。我感到痛心疾首。給國家造成如此巨大的經濟損失,我願意以死謝罪。但我個人絕沒有主觀故意。我與賴昌星是好朋友。如果我收他的錢,哪怕是100塊、1000塊,我也認了。就是死,我也要死個明白呀。」

而遠在加拿大的賴昌星也與楊前線「靈犀相通」,遙相呼應。他通過電話告訴專案人員:楊前線和莊如順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你們中共裏最廉潔的公務員。他們沒收我一分錢,沒爲我辦一件事。如果你們把我抓回去,別人的事我都會講,他們倆的事我一句都不會講。

賴昌星爲楊前線「兩脅插刀」;楊前線反過來爲賴昌星「赴湯蹈火」。

楊前線至死不悔,他在看守所接受《焦點訪談》記者採訪時,鎮定地回答:「我不後悔,我是他(賴昌星)最好的朋友……」

楊前線被一審判處死刑。賴昌星在異國他鄉兔死狐悲,他裝出迷惑不解的樣子,在電話中問專案人員:「你們爲什麼要判楊前線死刑?我走私的事,與他沒有多大的關係。他最多也是默認罷了,並沒有參與,都是我找海關下面的人乾的……」

 
分享:
 
人氣:28,807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