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天堂在哪裏?
 
日本讀者
 
2001-6-19
 
【人民報消息】在人間建立共產主義社會的不可行性

當前人們對於大量史前文明發現而不顧,限於“傳統觀念”而本能地拒絕接受。同樣,共產主義學說的提出也是基於一百多年前當時的科技水平,然而,當前的科技發展帶來了令人震驚的成果,強烈地否定共產主義學說。遺憾的是,目前世界上少數國家不顧科學的事實,為了政治和政權的需要,仍然信奉共產主義學說,並用之灌輸民眾。因此,這樣的政權不願意拋棄共產主義學說,就不是限於傳統觀念了,而是出於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本系列文章僅從當前科技的發展,從學說的觀點上來客觀論述在人間建立共產主義社會的不可行性,以及天堂的客觀存在性及其走進天堂的方法。


共產主義社會是馬克思作為一種學術觀點提出的人類最終的社會發展模式,這是一個消滅剝削,消滅壓迫,人人無私,按需分配的和平美好的大同世界,被喻之為“人間天堂”。能否實現共產主義社會,以我個人的理解,就是人類自身能否消滅私心的問題,因為如果人人無私,就不會存在代表某種群體利益的集團或政黨,剝削與壓迫自然消亡,直至國家模式的消失。這樣,在人間能否建立共產主義社會的問題就轉化成對以下兩個根本問題的認識:(1)人類的由來與人類社會是否可以無限發展下去;(2)物質的極大豐富能否根除人類私欲,保證人類道德維繫在最高水平上,人人做到“我為人人”的無私境界。

(一) 共產主義學說的科學基礎

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想認為:“物質第一性,意識第二性,物質決定意識”。故這種物質決定論告訴了人們只要物質極大豐富,屬於意識範疇的人類的道德自然會在最高的水平上。在自然科學領域,牛頓的線性時間觀為馬克思主義哲學提供了理論依據,因為牛頓的機械時空觀認為時間是獨立於人類所感知的這個宏觀世界(空間),單向性地無限延伸,這樣人類社會的發展就可相應地理解成隨時間線性延長的無限進化和進步。牛頓的線性時間觀同時也為十九世紀達爾文的進化論奠定了理論基礎。進化論是在眾多的地質與考古研究結果中,有選擇地歸納總結出不同物種之間隨時間延長過程中的演化規律,例如,從無機到有機,從蛋白質的自然合成到生命的出現,以及最終得出人類是由猴子進化來的結論等等。按照進化論的觀點,人類社會是自然隨時間在不斷進步和進化中的。所以進化論反過來也在支持著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學說和驗證著牛頓的線性時間觀,它們三者是互為引證,相互支持的。

讓我們首先看看作為共產主義學說和進化論的自然科學基礎--------線性時間觀。大家都知道,牛頓的靜止時空觀是建立在牛頓三大定律的基礎上,是基於在我們這個宏觀世界中低速(遠遠低於光速)運行物體的運動規律的描述,自然就將時間與空間割裂開來討論。然而這種靜止時空觀在十八及十九世紀統治了人類科學二百多年的歷史,並為當前控制全球的實證科學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甚至時至今日,無數人依然還未走出這個理論的侷限。因為愛因斯坦在1905年提出的狹義相對論和在1915年提出的廣義相對論儘管從根本上動搖了牛頓的靜止時空觀,將時間和空間統一在“場”的概念上,然而這種雖然被天體物理學所證實的相對論卻並不能被普通老百姓所理解的。根據相對論得出的一些結論,諸如速度可以使時間具有伸縮性,時間可以閉合成環等等。也就是說,“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傳統佛教講的“輪回”等是客觀存在的,只是在不同時空結構中的體現而已。

既然時間可以閉合成環,牛頓的線性時間觀的存在與否不言而喻。共產主義學說和進化論就失去了它們的自然科學基礎。

那麼,支持共產主義學說的進化論,它是不是一個堅不可摧的真理呢?進化論的出臺是達爾文從無數考古和地質研究的實物基礎上,主觀有“選擇性”地選出符合進化論假說的實證,拋棄眾多和該假說相違背的實據。例如,進化論中選用了20億年前藍細菌出現的實證,卻未選用同樣20多億年前的上百個精緻金屬球及大型核反應堆的實證;進化論中選用了4億年前的原始魚化石,卻不選用一批4.5億年的精美石畫;進化論中選用了1億年前的恐龍化石,卻不選用1.35億年前的人骨,精緻的銅箭頭等等;進化論中選用了3000萬年前的獸,鳥等化石,卻不選用3300-5500萬年前的一批精緻石器;進化論信奉20萬前的非洲一雌猿人為今人之始祖,卻不顧50萬年前的汽車火花塞以及25萬年前的刻著婦女頭像的器具,等等等等。也許這就是達爾文“適者生存”的“規律”吧。

按照進化論的觀點,物種的出現是從簡單到複雜,從無機到有機再到生命,直至從猿猴到人。那麼,在中國雲南的澄江化石群從簡單生命體到複雜生命體同時存在的實證足以說明物種之間並不存在進化和演替關係!而至今的考古研究也未能找到信奉進化論者們所期待的不同物種間的過渡體,例如人猿進化的類人猿或類猿人化石。曾經作為進化論佐證的轟動一時的“牙哇猿人”,在嚴格的考證下已被推翻。而在大英博物館展出的“PILTDOWN猿人”則是眾多專家們的“人工偽品”。並且支持進化論強有力的生物學“實據”---------德國Haeckel提出的胚胎重演律(即人的個體在胚胎髮育過程中重覆種系進化的過程。因為它認為人類最初從魚類進化而來,所以人的胚胎有一時期極像魚。)居然也是基於偽造的基礎上。

達爾文將進化論作為一種假說提出,本來無可厚非,然而可悲的是時至今日,大量的考古實證和分子生物學的最新進展足以徹底推翻這種假說,但是在信奉共產主義學說的國家裏為了政治和政權的需要,依然將這種早該擯棄的假說當作真理在誤導民眾!

支持共產主義學說的自然科學基礎和進化論學說已經喪失,那麼共產主義學說的自身又怎樣呢?

共產主義學說自身的哲學基礎是物質與意識關係的論述,即“物質第一性,意識第二性,物質決定意識”。這種物質決定觀鼓勵人們對物質的無限追求與最大限度的創造,信奉物質的極大豐富便可以提高人們的道德觀念,從而達到人人無私的境界.

然而,近些年的醫學與物理學的實驗研究已經表明了意識是一種象電磁波的形式存在,而作為意識活動的物質基礎--------神經興奮與抑制,則是由神經遞質介導的。這就說明了意識也是一種物質。既然意識是物質,那麼意識與一般意義上的物質之間是某種聯繫的關係,兩者之間的影響是基於它們所處的不同時空結構所決定的,而不是物質決定意識。所以說,將人類的道德(意識的一種)的提高寄托在社會物質極大豐富的基礎上顯然是一種幻想,它們兩者之間並不存在這種因果關係。因而,共產主義學說就失去了它存在性的根本------哲學基礎。

(二)共產主義學說的實踐

中國在1979年針對“什麼是檢驗真理的標準”展開了全國大討論,最終得出的結論是“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是一條人間的真理。是非善邪是由實踐的檢驗來定論,而不是取決於某種學說,某個政黨,甚至某個個人。共產主義學說的正確與否應該由它八十多年來諸多信奉它的國家的實踐來說明。

共產主義學說最初被列寧在二十世紀初在前蘇聯國土上實踐,成功地建立了蘇維埃政權。然而,至於成功的手段,我們從列寧的<<國家與革命>>中可略見一斑,“無產階級專政就是毫不掩飾的,公開的,不憑借法律的,不與任何人分享的,通過一個黨,甚至一個人,實行直接依靠暴力的專政。”所以這種政權的建立是基於人為地將人類的發展史斷代分類,人為地強加於人類的階級性,於是便為其暴力革命,不惜一切代價消滅異己戴上了“科學理論”的面紗,還冠冕堂皇地喻之為社會進步的象徵與必由之路。從列寧的這段話對“專政”的定義,也就不難理解後來的斯大林為了自己政權不旁落他人而不惜殺死數以百萬計無辜人民的罪惡。

這些所謂的對馬克思共產主義學說的發展使後來世界上許多追隨者們變得更加變本加厲。例如,中國毛澤東的“槍桿子出政權”和“無法無天”等論調同以上則是如出一轍.

真理是具有永恒性的。如果共產主義學說是真理,那麼信奉共產主義學說的前蘇聯在歷經八十多年的血雨腥風後卻土崩瓦解,東歐諸國的共產政權也隨之迅速解體。在中國,儘管這種政權在力排異己,暴力專政和愚弄民眾的基礎上仍然存在,勤勤懇懇地遵循馬列主義的教誨,大力發展生產力。然而,在表面科技水平提高,物資有所豐富的虛幻下,君不見空氣污濁,水質惡化,大旱大澇,沙塵暴頻起等等。誘導人這種掠奪式地幻想改造自然的結果最終也只能是環境日趨惡化,怪病疊生,社會動蕩,民不聊生。更為可怕的是在當前人人崇拜“金錢”的背景下,人心浮躁,道德淪喪。高尚的“雷鋒精神”卻被現代人變異為“傻”,拋棄助人為樂,追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眾人失去了心法道德的約束,直至本以道德維系的婚姻不得不在最近的<<婚姻法>>中又加上諸如“不准包‘二奶’”等等的新條例。如果社會的最基本單元-------家庭出現了這樣的危機,那麼一個社會的穩定性是不言而喻的,一個這樣的政權的未來是可想而知的。

因此,共產主義學說的實踐表明,信奉這種學說的政權在一個個地消亡,極大地崇尚發展生產力,物質豐富化,最終的結果只能是人類自身道德的淪喪和大自然一次次對人的嚴重警告。世界上諸多國家幾十年的共產實踐進一步表明了物質決定意識的錯誤性。故共產主義描述的“人間天堂”在人間是不可能實現的,相反卻在加速人類的滅亡。

在人間能否建立共產主義社會?物質的極大豐富能否根除人類私欲,保證人類道德維繫在最高水平上,人人做到“我為人人”的無私境界?

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是最好的範例:當物質較前豐富之時而人心更加貪婪、社會更加敗壞;越是物質豐富越是想“人人為我,我不為人人”,越是有權越想有錢,越是有錢越是墮落,越是墮落越想抓權……。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是一條人間的真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