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天堂在哪里?
 
日本读者
 
2001-6-19
 
【人民报消息】在人间建立共产主义社会的不可行性

当前人们对于大量史前文明发现而不顾,限于“传统观念”而本能地拒绝接受。同样,共产主义学说的提出也是基于一百多年前当时的科技水平,然而,当前的科技发展带来了令人震惊的成果,强烈地否定共产主义学说。遗憾的是,目前世界上少数国家不顾科学的事实,为了政治和政权的需要,仍然信奉共产主义学说,并用之灌输民众。因此,这样的政权不愿意抛弃共产主义学说,就不是限于传统观念了,而是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本系列文章仅从当前科技的发展,从学说的观点上来客观论述在人间建立共产主义社会的不可行性,以及天堂的客观存在性及其走进天堂的方法。


共产主义社会是马克思作为一种学术观点提出的人类最终的社会发展模式,这是一个消灭剥削,消灭压迫,人人无私,按需分配的和平美好的大同世界,被喻之为“人间天堂”。能否实现共产主义社会,以我个人的理解,就是人类自身能否消灭私心的问题,因为如果人人无私,就不会存在代表某种群体利益的集团或政党,剥削与压迫自然消亡,直至国家模式的消失。这样,在人间能否建立共产主义社会的问题就转化成对以下两个根本问题的认识:(1)人类的由来与人类社会是否可以无限发展下去;(2)物质的极大丰富能否根除人类私欲,保证人类道德维系在最高水平上,人人做到“我为人人”的无私境界。

(一) 共产主义学说的科学基础

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认为:“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物质决定意识”。故这种物质决定论告诉了人们只要物质极大丰富,属于意识范畴的人类的道德自然会在最高的水平上。在自然科学领域,牛顿的线性时间观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提供了理论依据,因为牛顿的机械时空观认为时间是独立于人类所感知的这个宏观世界(空间),单向性地无限延伸,这样人类社会的发展就可相应地理解成随时间线性延长的无限进化和进步。牛顿的线性时间观同时也为十九世纪达尔文的进化论奠定了理论基础。进化论是在众多的地质与考古研究结果中,有选择地归纳总结出不同物种之间随时间延长过程中的演化规律,例如,从无机到有机,从蛋白质的自然合成到生命的出现,以及最终得出人类是由猴子进化来的结论等等。按照进化论的观点,人类社会是自然随时间在不断进步和进化中的。所以进化论反过来也在支持着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学说和验证着牛顿的线性时间观,它们三者是互为引证,相互支持的。

让我们首先看看作为共产主义学说和进化论的自然科学基础--------线性时间观。大家都知道,牛顿的静止时空观是建立在牛顿三大定律的基础上,是基于在我们这个宏观世界中低速(远远低于光速)运行物体的运动规律的描述,自然就将时间与空间割裂开来讨论。然而这种静止时空观在十八及十九世纪统治了人类科学二百多年的历史,并为当前控制全球的实证科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甚至时至今日,无数人依然还未走出这个理论的局限。因为爱因斯坦在1905年提出的狭义相对论和在1915年提出的广义相对论尽管从根本上动摇了牛顿的静止时空观,将时间和空间统一在“场”的概念上,然而这种虽然被天体物理学所证实的相对论却并不能被普通老百姓所理解的。根据相对论得出的一些结论,诸如速度可以使时间具有伸缩性,时间可以闭合成环等等。也就是说,“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传统佛教讲的“轮回”等是客观存在的,只是在不同时空结构中的体现而已。

既然时间可以闭合成环,牛顿的线性时间观的存在与否不言而喻。共产主义学说和进化论就失去了它们的自然科学基础。

那么,支持共产主义学说的进化论,它是不是一个坚不可摧的真理呢?进化论的出台是达尔文从无数考古和地质研究的实物基础上,主观有“选择性”地选出符合进化论假说的实证,抛弃众多和该假说相违背的实据。例如,进化论中选用了20亿年前蓝细菌出现的实证,却未选用同样20多亿年前的上百个精致金属球及大型核反应堆的实证;进化论中选用了4亿年前的原始鱼化石,却不选用一批4.5亿年的精美石画;进化论中选用了1亿年前的恐龙化石,却不选用1.35亿年前的人骨,精致的铜箭头等等;进化论中选用了3000万年前的兽,鸟等化石,却不选用3300-5500万年前的一批精致石器;进化论信奉20万前的非洲一雌猿人为今人之始祖,却不顾50万年前的汽车火花塞以及25万年前的刻着妇女头像的器具,等等等等。也许这就是达尔文“适者生存”的“规律”吧。

按照进化论的观点,物种的出现是从简单到复杂,从无机到有机再到生命,直至从猿猴到人。那么,在中国云南的澄江化石群从简单生命体到复杂生命体同时存在的实证足以说明物种之间并不存在进化和演替关系!而至今的考古研究也未能找到信奉进化论者们所期待的不同物种间的过渡体,例如人猿进化的类人猿或类猿人化石。曾经作为进化论佐证的轰动一时的“牙哇猿人”,在严格的考证下已被推翻。而在大英博物馆展出的“PILTDOWN猿人”则是众多专家们的“人工伪品”。并且支持进化论强有力的生物学“实据”---------德国Haeckel提出的胚胎重演律(即人的个体在胚胎发育过程中重覆种系进化的过程。因为它认为人类最初从鱼类进化而来,所以人的胚胎有一时期极像鱼。)居然也是基于伪造的基础上。

达尔文将进化论作为一种假说提出,本来无可厚非,然而可悲的是时至今日,大量的考古实证和分子生物学的最新进展足以彻底推翻这种假说,但是在信奉共产主义学说的国家里为了政治和政权的需要,依然将这种早该摈弃的假说当作真理在误导民众!

支持共产主义学说的自然科学基础和进化论学说已经丧失,那么共产主义学说的自身又怎样呢?

共产主义学说自身的哲学基础是物质与意识关系的论述,即“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物质决定意识”。这种物质决定观鼓励人们对物质的无限追求与最大限度的创造,信奉物质的极大丰富便可以提高人们的道德观念,从而达到人人无私的境界.

然而,近些年的医学与物理学的实验研究已经表明了意识是一种象电磁波的形式存在,而作为意识活动的物质基础--------神经兴奋与抑制,则是由神经递质介导的。这就说明了意识也是一种物质。既然意识是物质,那么意识与一般意义上的物质之间是某种联系的关系,两者之间的影响是基于它们所处的不同时空结构所决定的,而不是物质决定意识。所以说,将人类的道德(意识的一种)的提高寄托在社会物质极大丰富的基础上显然是一种幻想,它们两者之间并不存在这种因果关系。因而,共产主义学说就失去了它存在性的根本------哲学基础。

(二)共产主义学说的实践

中国在1979年针对“什么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展开了全国大讨论,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是一条人间的真理。是非善邪是由实践的检验来定论,而不是取决于某种学说,某个政党,甚至某个个人。共产主义学说的正确与否应该由它八十多年来诸多信奉它的国家的实践来说明。

共产主义学说最初被列宁在二十世纪初在前苏联国土上实践,成功地建立了苏维埃政权。然而,至于成功的手段,我们从列宁的<<国家与革命>>中可略见一斑,“无产阶级专政就是毫不掩饰的,公开的,不凭借法律的,不与任何人分享的,通过一个党,甚至一个人,实行直接依靠暴力的专政。”所以这种政权的建立是基于人为地将人类的发展史断代分类,人为地强加于人类的阶级性,于是便为其暴力革命,不惜一切代价消灭异己戴上了“科学理论”的面纱,还冠冕堂皇地喻之为社会进步的象征与必由之路。从列宁的这段话对“专政”的定义,也就不难理解后来的斯大林为了自己政权不旁落他人而不惜杀死数以百万计无辜人民的罪恶。

这些所谓的对马克思共产主义学说的发展使后来世界上许多追随者们变得更加变本加厉。例如,中国毛泽东的“枪杆子出政权”和“无法无天”等论调同以上则是如出一辙.

真理是具有永恒性的。如果共产主义学说是真理,那么信奉共产主义学说的前苏联在历经八十多年的血雨腥风后却土崩瓦解,东欧诸国的共产政权也随之迅速解体。在中国,尽管这种政权在力排异己,暴力专政和愚弄民众的基础上仍然存在,勤勤恳恳地遵循马列主义的教诲,大力发展生产力。然而,在表面科技水平提高,物资有所丰富的虚幻下,君不见空气污浊,水质恶化,大旱大涝,沙尘暴频起等等。诱导人这种掠夺式地幻想改造自然的结果最终也只能是环境日趋恶化,怪病叠生,社会动荡,民不聊生。更为可怕的是在当前人人崇拜“金钱”的背景下,人心浮躁,道德沦丧。高尚的“雷锋精神”却被现代人变异为“傻”,抛弃助人为乐,追求“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众人失去了心法道德的约束,直至本以道德维系的婚姻不得不在最近的<<婚姻法>>中又加上诸如“不准包‘二奶’”等等的新条例。如果社会的最基本单元-------家庭出现了这样的危机,那么一个社会的稳定性是不言而喻的,一个这样的政权的未来是可想而知的。

因此,共产主义学说的实践表明,信奉这种学说的政权在一个个地消亡,极大地崇尚发展生产力,物质丰富化,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人类自身道德的沦丧和大自然一次次对人的严重警告。世界上诸多国家几十年的共产实践进一步表明了物质决定意识的错误性。故共产主义描述的“人间天堂”在人间是不可能实现的,相反却在加速人类的灭亡。

在人间能否建立共产主义社会?物质的极大丰富能否根除人类私欲,保证人类道德维系在最高水平上,人人做到“我为人人”的无私境界?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是最好的范例:当物质较前丰富之时而人心更加贪婪、社会更加败坏;越是物质丰富越是想“人人为我,我不为人人”,越是有权越想有钱,越是有钱越是堕落,越是堕落越想抓权……。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是一条人间的真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