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是杀害红色苏区「AB团分子」的元凶
 
2001-5-11
 
【人民报消息】剪不断,理还乱,是迷团?

谁是当年乱杀「AB团」的元凶?我们的党史专家、历史学者,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为什么至今没有勇气说出 历史真相?不是不知道,而是不能说。当年最早在江西苏区以「消灭AB团」的名义,大量肃清红军队伍中的「异己分子」的人,是咱们的领袖毛泽东!


简述「AB团」兴衰

历史上确有过一个叫「AB团」的反共组织。那是一九二六年十一月八日,蒋介石率中路北伐军攻克江西省会南昌后,发现江西的国民党省党部、市党部,完全被共产党藉国共合作的名义控制住,这还了得,当即指示国民党中央驻南昌的特派员段锡朋组织起一个反共组织,以图从共产党手中夺回省、市党部的控制权,这个组织就叫「AB团」。


毛泽东、王佐、袁文才结拜兄弟

「AB团」早在一九二七年四月二日以后就自行解散了,根本不存在了。为什么到了一九三O年年初,又首先在江西苏区,跟着又在闽西苏区、湘鄂西苏区、鄂豫皖苏区,爆发大规模的屠杀「AB团分子」的惨案呢?当然不能说没有个别的「AB团」残余分子混进了红军队伍,但为什么要在革命队伍内部大开杀戒?历史的真相说出来,往往不堪入耳和入目,后辈人甚至会觉得太荒谬,太离谱,难以置信。

最早开展「肃清反革命,消灭AB团」运动的,是一九二九年下半年,在赣西南根据地,亦即井冈山根据地。那时红一方面军的总政委和前敌委员会(简称「总前委」书记都由毛泽东担任。他要借「消灭AB团」这个名义去铲除原盘踞在井冈山地区的王佐、袁文才土著部队势力(有些回忆文章称王、袁为土匪)。现在所有的历史教材都称毛泽东于一九二七年率湖南秋收暴动农军开辟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立了第一个红色工农政权。其实人家王佐、袁文才早就在井冈山上「占山为王」了,毛泽东所率领的湖南农军是到山上来入夥,又成功地对王、袁士着部队进行了「收编」而已。毛泽东为了在井冈山上站稳脚跟,还和王佐、袁文才二人喝了鸡血酒,结拜为兄弟。王佐、袁文才都是井冈山地区人,又同为一八九八年出生,本乡本土的,群众基础好,说话办事,一呼百应。毛泽东及其湖南农军毕竟是外来户。一座井冈山,岂可容下三只虎?王、袁两只当地虎自然是被清除的对象了。最好不过的理由就是「暗中勾结AB团,打入红军内部进行阴谋活动」。

历史不应忘记袁文才

老一辈革命者知道袁文才、王佐的已不多,年轻一辈更不知道他们为何许人物了。可以这么说吧,没有他们二人,就没有井冈山那个革命根据地。袁文才,原名袁选三,井冈山北麓宁冈县人,七岁进第坪私塾读书,一九二一年考入水新县禾川中学,后因家贫辍学务农。一九二三年为反对土豪劣绅的压迫,参加当地的马刀队,曾带领马刀队袭占宁冈新城。一九二六年九月,受湖南农民运动影响,在中共宁冈县支部领导下,率马刀队参加宁冈暴动,成立县农民自卫军,任总指挥。同年十一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所以他的革命武装斗争资历,比周恩来领导的「八一南昌起义」,毛泽东领导的湖南秋收起义都要早出许多时间。一九二七年大革命失败后,他与王佐率领的井冈山农民自卫军相配合,继续开展武装斗争。曾根据中共吉安地委指示,率队会同井冈山、安福、莲花等地农民自卫军攻入永新县城,打开监狱,救出了一批共产党员和群众,后任赣西农民自卫军副总指挥。同年十月,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进驻宁冈萸坪后,他率部接受整编。一九二八年二月起任工农红军第一师二团团长兼一营营长、工农红军第四军十一师三十二团团长。先后率部队参加新城、龙源口、黄洋界等战役,粉碎湘赣军阀的「会剿」,保卫和发展井冈山根据地。曾被选为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主席,中共湘赣边界特委委员。一九二九年任红四军参谋长,随部向赣南进军。不久因与红四军党代表毛泽东闹不和,返回井冈山发展地方武装,坚持武装斗争,并兼任中共宁冈县委常委。一九三O年二月二十四日被秘密杀害,年仅三十二岁。

历史不应忘记王佐

王佐,原名王云辉,号南斗。井冈山南麓遂川县人,生于贫苦农民家庭,早年学过裁缝,后在井冈山上拉起队伍,与土豪劣绅作斗争。一九二七年初,在大革命影响和遂川县农民协会的劝导下,将队伍改编为农民自卫军,配合袁文才率领的宁冈县农民自卫军开展武装斗争,后任赣西农民自卫军副总指挥。同年十月,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部队进军井冈山后,他率部接受整编。一九二八年二月起任红军第一师二团副团长兼二营营长,红军第四军十一师三十二团副团长,后兼湘赣边界防务委员会主任,负责防守井冈山的五大哨口和筹集物资等工作。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被选为中共湘赣边界特委委员,遂川县工农兵代表大会执委会常委。在粉碎湘赣军阀「会剿」和保卫井冈山根据地的战斗中,他率部英勇杀敌,出奇制胜。一九二九年一月红四军主力进军赣南闽西后,他率三十二团协同红五军守卫井冈山,后任红四军五纵队司令员。一九三O年二月二十四日,他和袁文才一起被秘密杀害,年仅三十二岁。

李韶九奉命杀害王佐、袁文才

毛泽东委派自己的亲信、湖南长沙老乡李韶九任红一方面军总前委肃反委员会主任,并授权李韶九随时随地逮捕、处决师级和师级以下被告发参加了「AB团」的任何官兵。一九三O年初,留守井冈山根据地的红五军中,有人密告红四军军参谋长袁文才和五纵队司令员王佐「秘密加入AB团成为骨干分子、准备拉部队下山反水」。

李韶九率领一支肃反连队前往井冈山,于二月二十四日以开会的名义把王佐和袁文才两人诱骗到永新县红五军一处营地,突然将他们捆绑逮捕,并以两分钟的时间宣布了两人「参加AB团密谋叛乱的罪行」,之后立即以革命的名义对他们执行死刑。王佐、袁文才怒问李韶九是奉谁的命令来杀害他们?李韶九回答是总前委的决定。王、袁二人这才大骂毛泽东过河拆桥,忘恩负义,竟然杀害结拜兄弟……。

为节约子弹,也是为了避免惊动四周民众,行刑队是以大刀将王、袁二人砍死,装入麻袋,抛入一处深山岩洞里灭了迹。

不招供,不停刑

李韶九和他的上司都知道,王、袁二人虽然被除,但他们所带领多年的两支井冈山当地农军,好几千人马,仍分布在红一方面军各部队中,不少人已当上了团长、营长、连长、排长,不清除掉这些人,日后仍是大患。于是随着以「消灭AB团」为目标的肃反运动的深入,一批又一批的「AB团分子」被告发、被逮捕,随即以刀、棒、石块、绳索等原始武器处死───为的是节约子弹,留着打白狗子。几个月内,仅在红四军中就肃出了四千四百多人,绝大部份被处死。

怎么能在短时间内「挖」出四千四百多名「AB团分子」呢?最主要也是最根本的办法.严刑拷打、逼供。受刑不过的人就乱供乱咬,供了就抓,抓了再用刑,再招供,形成恶性循环,「AB团分子」也就越抓越多,越杀越多。当时的严刑逼供,并不是少数办案人员的胡作非为,而是党和军队领导机关的公然提倡、普遍采用的手段。紧接着,肃反工作从红军部队扩展到党、团、苏维埃机关。一九三O年九月二十四日,中共赣西南特委(亦即井冈山地区最高领导者)发出第二十号《紧急通知》在「彻底肃清AB团的具体办法一节」中,明文规定:「AB团非常阴险狡猾奸诈强硬,非用最残酷拷打,决不肯招供出来,必须用软硬兼施的办法,去继续不断的严刑审讯……找出线索,跟踪追问,主要的要使供出AB团组织,以期根本消灭。」

肃反委员会对被审讯人施行的刑罚多达一百二十余种,「不招供,不停刑」不仅要招认自己是AB团,还要招供出AB团的组织系统,不仅要招认自己是被谁发展的,还要招供自己发展了谁;不仅要招认谁领导自己,还要招供自己又领导了谁,不仅要招供准备谋杀谁,还要招供计划派谁去谋杀,不仅要招认何时参加暴动,还要招供谁是暴动的组织者和总指挥……。(部份材料摘自争鸣)

编者按:当我们看到“不招供不停刑”时不能不想到高瞻等海外华人学者的命运,工人、农民的领袖,狱中的异议人士还有被虐杀的法轮功信徒们,当我们读完AB团的材料时对于中共在建国以后所实施的暴行就不惊奇了,大陆历次政治运动都是从制造和散布谎言开始的,每一次整人都利用了无中生有的诬陷,每一次平反都意味着谎言破产和阴谋败露。围绕谎言发生的一切从来都是中共领导人的精心安排。

现在对于六四事件和法轮功问题的处理中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共当年的残暴的影子。中共不是今天才变得毫无人性,是从它诞生的那天起就开始了屠杀和谎言。只是到了江泽民当政时期更加登峰造极、更加无耻流氓而已。今年的七月一日是中共血腥的八十周年诞辰,不少被封闭的大陆人民还在受江泽民为首的中共的蒙蔽和欺骗,还在把希望寄托在共匪身上,这是最可悲的,让我们把真实的情况陆续披露出来,把中共的恶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只有这样,中共这个政治骗子和江泽民这个十足的政治小丑才无法继续玩弄民众于股掌之中!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