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诗:江泽民生吞活剥李白
 
古德明
 
2001-4-27
 
【人民报消息】四月十三日,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拜会古巴领袖卡斯特罗,写了一首《次韵唐朝诗人李白早发白帝城书赠卡斯特罗同志》:「朝辞华夏彩云间,万里南美十日还。隔岸风声狂带雨,青松傲骨定如山。」这恐怕不能称为次韵。

「次韵」即人家原诗用甚么字为韵,你就依次序照用,但必须「别创新辞」(《旧唐书.元稹传》)。李白原诗是「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江泽民不能别创佳辞,竟然套用了李白半首诗,所谓次韵无非活剥生吞。

生吞活剥当然不是江泽民首创的吟诗法。唐朝有个张怀庆,「好偷名士文章」。例如李义府写过一首五绝:「镂月成歌扇,裁云作舞衣。自怜回雪影,好取洛川归。」张怀庆于是写了一首七绝:「生情镂月成歌扇,出意裁云作舞衣。照镜自怜回雪影,时来好取洛川归。」他偷郭正一、王昌龄的诗篇尤多,当时人们说他「活剥王昌龄,生吞郭正一」(《大唐新语.谐谑》)。

但张怀庆虽是生吞活剥,毕竟还守格律;江泽民则连绝诗格律都剥去了。李白《早发白帝城》诗用平起格,第二句应是「仄仄平平仄仄平」,江泽民一改就变成「仄仄平仄仄仄平」,是不懂近体诗基本作法。

至于诗意,中国人从来只知松树有节,未闻有骨;只知松涛随风起伏,未闻松树狂风之中安定如山。此外,李白「千里江陵一日还」是说只要一天就回到江陵;现在江泽民说「万里南美十日还」,想是他的飞机要飞十天才到南美,而那「还」字俨然以南美为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甚么。

也许,江泽民想说的,是往南美十天就回中国。「隔岸风声」则是指「美国权主义」。谨用这个意思次韵《早发白帝城》代江泽民赠卡斯特罗:「神州万里海云间,南美一旬笑去还。隔岸风狂雷雨闹,与君煮酒气如山。」

从前,明君不会以文辞自高。唐太宗允文允武,有朝臣想给他编文集,太宗不答应:「朕若制事出令,有益于人者,史则书之,足为不朽。若事不师古,乱政害物,虽有词藻,终贻后代笑,非所须也。只如梁武帝父子及陈后主、隋炀帝,亦大有文集,而所为多不法……凡人主惟在德行,何必要事文章耶?」(《贞观政要.文史》)只是缺德江泽民早就不理甚么仁义道德了。

原题为:常山月旦: 江泽民作诗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