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江泽民
 
2001年4月24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一个著名诗人,不一定诗写得多么好,只要他经常强行发表,就够著名了。从这个角度讲,称为著名诗人,也不算太过分。这位著名诗人仿佛对文学比对政治更有兴趣,举凡与人见面,嘴里必然口吐诗篇,自然是风雅得不得了。他尤其喜欢诗歌创作。此次在古巴与唐朝大诗人李白合写了一首七言古诗,赠与卡斯楚,再次一展著名诗人的才华,果然吟诗水平大有进步

江泽民虽喜欢吟诗,也比王X喜欢骂脏话好不了多少,有鉴与此,我愿意赠送他几首诗词随身携带,以备随时改写后四处乱送。

唐朝诗人李商隐有一首脍炙人口的《登乐游原》:"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江泽民今年早已过了理应退休的七十岁这一门槛,却仍老骥伏枥,一心想再为党工作几年,心情可以理解,但是古人说得好:"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对自己的生理年龄,江泽民需要有深刻的认知,况且现在又是心脏病、黑死病、爱滋病、肝病的「四面病歌」时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还是那位唐朝诗人李商隐,另有一首七言律诗《隋宫》,也值得江泽民反复咏叹:"紫泉宫殿锁烟霞,欲取芜城作帝家。玉玺不缘归日角,锦帆应是到天涯。于今腐草无荧火,终古垂杨有暮鸦。地下若逢陈后主,岂宜重问后庭花。" 江泽民总爱强调多少多少年不变,这可能是历史知识太少的缘故,在李商隐的笔下,隋朝尽管一度强盛到"锦帆应是到天涯"的程度,但也逃不脱"终古垂杨有暮鸦"的命运。靠镇压与谎言维持统治,其结局只能是“地下逢后主,别问后庭花。”。

当年南社诗人柳亚子曾作诗一首名为《孤愤》,以示对有人尽存妄想的愤慨。这首诗江泽民可以多多对照一下。诗中说:"孤愤真防绝地维,忍抬醒眼看群尸?美新已见杨雄颂,劝进还传阮籍词。岂有蟾蜍(原为:沐猴)能作帝,居然腐骨正乘时。霄来忽作亡秦梦,北伐声中起誓师。"

江泽民在与李白合写的赠卡斯楚诗中以"傲骨青松定如山"表达自己的形象,真是老而弥辣。可惜时代更变,如果始终带着花岗岩般的脑袋 "定如山",其结果只能是"尔曹身与名俱裂,不废江河万古流。"不知道自许体重九十公斤,言下之意谁也搬不动他的著名诗人江泽民意下如何?

改自王丹的《送江泽民》




 
分享:
 
人气:8,66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