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民的名义残害人民:空前绝后的丑恶嘴脸(三之一)
 
——评江泽民的伪善
 
李斯梁
 
2001年3月6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江泽民盗用“人民”和“维护国家利益”的名义镇压“法轮功”,实际上是为了宣泄其内心莫名其妙的仇恨和树立自己的权威,却给社会和大批民众带来深重的灾难。为了掩盖其真正的动机,江泽民编造了“自杀”、“有病不让吃药”、“自焚”、“邪教”等口实,其邪恶程度和乔装打扮的伪善交相呼应,构成江泽民的真正嘴脸。

所有的政治运动都是打着“人民”的名义发动的,但其背后实际上是独裁者霉暗的心理。这在中国大陆的政治历史上是一个尽人皆知的惯例。对“法轮功”的镇压更是对这种政治权术登峰造极般的运用。

“法轮功”问题不是一种民间纠纷,它从来没有面临真正来自民间群众的指责。如果炼“法轮功”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为什么在政府镇压前从来没有人听说过这样的事情?相反,为什么炼“法轮功”的人却如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多呢?对于一个具有“严重危害性”的功法,为什么江泽民政府在十九个月的时间里动用如此巨大的人力和财力却依然摆不平呢?

事实上,正是由于炼功人数的急剧增加,才引起江泽民莫名其妙的恐惧。但是,所有的民间气功都长期处于政府的严格管理和监视中,对“法轮功”的调查在镇压开始前已经反复进行了多次,为什么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呢?

显然,对“法轮功”镇压的口实并不是来自“法轮功”本身。一旦江泽民决定镇压的时候,什么“自杀”、“有病不医治”等等才突然借助大众传媒出现在人们面前。而且,在镇压的十九个月中,越来越严厉的指责不断推陈出新,什么“邪教”,什么“自焚”、什么“勾结外国反华势力”等等,定性也由“人民内部矛盾”转为尖锐的“敌我矛盾”。为了“人民”的利益,一个亿的“法轮功”信众被推向被抓、被打、被劳教、被开除、被酷刑拷打甚至被打死的深重苦难中。这不是一场典型的政治运动的图景吗?

于是,“为了人民和社会利益”便成为加强镇压行为合法性的一句口号。只有把打击对象说得极其危险和可恶,把打击对象缩小成“一小撮”并将其和“人民”对立起来,才能证明斗争和运动的极端必要,才能显示出政府对大众和社会利益的最正当考虑,才能动员和说服所有的民众参与和支持这种镇压。这难道不是以往共产党国家独裁者最善熟悉的逻辑吗?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我们在现实生活和文学作品中制造出多少“阶级敌人”搞破坏的故事!在前苏联,斯大林于1930年突然宣布查出了一个庞大的恐怖分子组织。官方说,这些恐怖分子怀着对社会主义的刻骨仇恨勾结境外帝国主义,企图促成帝国主义对苏联进行武装干涉。斯大林亲自设计了对这个组织的“头目”科学家拉姆津的审讯,办案人员开诚布公地对拉姆津说:如果被告承认自己参与了帝国主义国家武装干涉苏维埃政权的准备工作,就是抢先粉碎了帝国主义的干涉,就是拯救了祖国和社会主义政权。拉姆津忠实地配合了斯大林导演的这出闹剧。这样,对各个经济领域的知识分子的审判随后在俄罗斯大地上全面铺开。

摩罗在《牺牲人民的“革命逻辑”──读拉津斯基[斯大林秘闻]》中说,“一面是高举为人民谋幸福的旗帜,一面是将人民驱赶到绝望的深渊。面对如此奇怪的事实,革命一刻也不曾感到自身的矛盾和荒唐,而是按着革命逻辑一路高歌猛进”。

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干着残害人民的勾当,为了所谓全社会或者国家的利益可以不择手段地整治“一小撮”群众,在不断打击中强化领袖的权威,用“文革”式的宣传和心理胁迫煽动无知的群众跟随和认同种种恶行,却把这种人为调动的群众参与说成是独立的群众呼声。这就是中共统治下有关政治运动的一般规律。

在国家权力无所不在的情况下,一方面中共少数领导者的意志得不到任何制约,一方面政府完全可以掌握做表面文章必需的群众资源。因此,领袖们的恶行从来都不缺乏群众基础,而这些所谓的群众基础除了自欺欺人外从来没有真正增加那些政治运动的合法性。这就是一切政治运动能够得以实施又在最后被证明荒谬绝伦的原因。

今天,再提起“右派”、“阶级敌人”、“反革命分子”已经不合时宜了,“资产阶级自由化”也是可笑的老调重谈,有人就炮制出一个什么“邪教”。这些帽子有一个相同的特点,就是指责被打击对象在思想意识上具有不同于官方意识形态的色彩。说穿了,这里只不过涉及一个思想倾向或者看法不同的问题。这就是中国大陆以“人民”的名义发动的政治运动所力求解决的。在中共关注的治国方略中,没有任何事项比思想控制更重要的了,没有一次政治运动不是为了达到思想控制的目的,也没有一次思想控制的企图不是侵犯了基本的人权进而构成一种社会罪恶。

在“法轮功是某教”的铺天盖地污蔑下,被蒙骗的社会公众想没想过这些罪名是谁“认定”的?那些“自杀”、“自焚”事例是谁“总结”出来的?是“人民”吗?是人大吗?是法律机构吗?都不是,只是江泽民自己和他操纵的宣传机构的自说自话。“法轮功”信众遍布社会各个阶层,他们真的有那么大的“社会危害”吗?为什么这种“社会危害”需要政府动用所有的宣传机构进行大肆渲染和刻意灌输呢?然而,基于这样一个如此不牢靠的认定,江泽民就掀起了一场久违的波澜壮阔的政治运动。这里有没有什么问题?很多人似乎不在乎这些关键的方面,就当然地进行了“揭批”,以往政治运动的教训已经被遗忘了。中小学生也被要求参加反对“邪教”的签名活动,中国政府真会搞群众运动呢。当然,还有一些没有头脑盲目跟随的人。对于这样愚蠢的人们,何以指责政府的恶毒和伪善呢?面对民众的昏沉,清醒的人们内心只有无尽的悲哀。

 
分享:
 
人气:11,08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