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轉得江澤民暈頭昏腦
 
金堯如
 
2001-3-5
 
【人民報消息】中共一年一度的兩臺大戲匯演:「全國人代大會」和「全國政協大會」已於三月三日在北京先後開鑼。江澤民主席編導的「關係黨和國家命運的一場重大政治斗爭」,「共產黨大戰法輪功」亦已預告,排定上場。江澤民說得這麼嚴重,當然更引起海外華人和國際媒介的注意。以我而言,二月十五日我從報上讀到江澤民在他召集的臨時中央工作會議上講了那句嚴重的話,我即想到:這就是說,「也關係到江澤民主席這個黨中央核心的命運了!」

這場「共產黨大戰法輪功」的戲究竟將唱出個什麼調調和味道,現在還難說。香港報紙派駐北京的記者發出來的消息也有兩說。一說是:北京中南海消息人士透露,中國政府已定下在十八個月內,分三段清剿法輪功組織的具體行動方針,目的是務求將法輪功組織連根拔起。三月三日下午全國政協副主席葉選平在政協大會上的工作報告中將聲明,「不容香港被法輪功組織利用為顛覆中央政府的基地」。這個報告中還透露,「來自中南海的消息稱,對於法輪功挑戰中央政府的權威管制,國家主席已達極度憤怒的程度。」為此,「中共中央垮部門聯席會議,已遵照『最高指示』要『兩手抓,兩手硬』,部署打擊法輪功行動,分階段清剿法輪功。」這個消息,透露了江澤民的硬弓。

這個從中南海透露出來的消息,看來決非香港報紙記者自己所能杜撰的。因為今年二月初,就有北京消息傳出,江澤民在一次中央小型會議上說:「你們看,我斗不斗倒法輪功,我相信我能斗倒他們。」三日後,江澤民在接見「日本民社黨代表團」時要日本禁止華僑的法輪功行動,他說,「我體重九十公斤,法輪功推不倒我,只有我能壓倒他們。」江在這段話中,思想和情緒是完全一致的,因此也是可信的。不過,江在高層會議上那幾句話恰恰透露了高層中存在著極大分歧,會前會上對江全面清剿法輪功信徒有意見。所以,他擺出下定決心,作出「最高指示」和獨斷獨行的橫蠻的態度。

中共高層這個在清剿法輪功問題上的分歧與爭議,其發展趨向和江澤民的權力地位的變化強弱是值得予以注視的。

就在今日同一時間內,香港報紙駐京記者又傳出中央高層另一信息說:在今日兩會前,由中共政治局常委李嵐清主持的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最高機構「六一零辦公室」特別舉行一次工作會議,準備向兩會提交有關報告。李嵐清在會上傳達政治局指示:對「清剿法輪功」政策應作適當調整,應將大多數普通法輪功練習者同李洪志等一夥絕少數頑固分子區別對待,不要將法輪功人員統統當作邪教徒加以監控和打擊。他指出某些執行機構有簡短粗暴的作風,見有法輪功公開練功便加以驅逐或逮捕,乃至法輪功問題愈斗愈大,必須迅速糾正之。這顯然是高層會議上的爭論結果。

又一個從香港電臺發出的新聞稱:全國政協副主席葉選平的報告中原有「不容許法輪功利用香港作為反對和顛覆的基地」,但在大會上宣讀時都刪去這一句話,卻也強調要「支持和協助政府團結、教育、挽救絕大多數法輪功練習者」。

這就同第一個信息,聲聲口口「清剿法輪功」、「要將法輪功連根拔起」的政策有很大的修正,也不像江澤民所講的黨國命運所系生死存亡的一場斗爭了。

我看,除了中共高層有較大分歧之外,江澤民還受到兩個重大壓力:一個是中共六千多萬黨員內部,迄今為止還未見中下級黨員和基層幹部有何言論或行動來擁護、支持中央反對法輪功。他們似乎無動於衷。所以,天下一片太平。另一個重大壓力則來自外部世界。美國政府準備即將在聯合國會議上提出譴責中國人權的案子已將摘要發出。這一回重點是譴責中共鎮壓法輪功,嚴重違反、破壞宗教信仰自由。這個新的人權案可能影響到北京申辦二OO八年奧運這件大事,也可能「關係到中國參加WTO的時機,以致可能導致美國國會重新討論去年通過給中國的PNTR法案。這幾方面的外部壓力也迫使江澤民不能不考慮對待目前已引起國際上普遍而嚴峻注意的法輪功問題,江若一意孤行,則內內外外將發生什麼後果?

江澤民已被「法輪」轉得暈頭昏腦不知如何是好!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