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熔基发怒拍案:这是官逼民反,不反才怪呢!
 
2001-3-30
 
【人民报消息】有十五个省(区)人大代表团提出了如何保障农民利益的议案。

河南省、安徽省、江西省、湖南省人大代表提出:农民负担的税多达五十多项,甚至连乡、县干部出差旅费,干部子女上大学费用、招待上级干部到农村考察费,都要以‘临时税’、‘支持政府税’、‘互助税’、‘光荣税’等名义向农民徵收。

出席河南省人大代表团分组讨论的朱熔基听了代表的发言后,发怒拍案,问省委书记、省长:“对这种逼命税,知不知情?这是官逼民反,不反才怪呢!”

温家宝在安徽省人大代表团的会议上说:“近年来,每年有七万多宗农民示威、游行、请愿事件,上千宗以暴力抗税、抗官僚、抗压制的事件,问题就出在政策、干部身上。”

在江泽民时代,农民的命不如一根草,到底有多少人被杀被虐,永远也没办法统计出数字来。

下面是国际特赦组织报告中首宗提及的例子:

三十岁的周健行,是湖南醇化镇的农民。

他的妻子九年前诞下儿子后已接受绝育手术。传闻她再度怀孕,警察要求作出检验。

周说自己找不到妻子,据报因而受到拘禁。「不让他吃饭、把他倒吊、用木棒鞭打他、用烟头灼他……据报,官员然后用烙铁在他下身打烙印、用铁线绑他的生殖器,把他的阴茎扯下来。」......

周在九八年五月十五日逝世。数千人在办公厅外骚动抗议,请愿及示威甚至扩展到省府长沙。

该案主犯被判处死刑,一年后却减为无期徒刑,「并获准在家中服刑。」

湖北一个乡党委书记写了一封信,上书国务院总理朱熔基,描述现今乡民的苦况,朱看后激动不已。这封信在全国媒体公开后更打动了亿万中国人的心,上月底他被《南方周末》评为年度人物,将他视作中国的希望、良知。可惜这个「中国的良知」却因揭露了农村的黑暗,开罪了地方势力,再也待不下去,被迫远走深圳打工。

他叫李昌平,三十七岁,经济学硕士,在乡镇工作了十七年,上书朱熔基时任湖北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去年他含泪写下题为《一个乡党委书记的心话》的信,告诉朱熔基:现在的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

农民难缴苛费出走

苹果日报28日报道,李昌平在信中说:「上级领导只听农民增收就高兴,报农民减收就批评人……如果有人讲真话、实话,马上就有人给扣上帽子『政治不成熟,此人靠不住』……可是我却经历了近三个月的思想斗争,因为我自己也觉得给您写信是『不成熟』的表现,是『靠不住』的表现,做实事求是的干部太难、太难啊!……」

他说,开春以来,棋盘乡的农民快跑光了,一万八千劳动力走剩三千人,都是抱「要死也死在城市、下辈子不做农民」的负气想法,以致全乡六成五的田被荒弃。

农民出走的主因是负担过重,八成农民种田亏本,但村民无论种田否都要缴纳宅基费、自留地费等,不论是刚出生的婴儿还是八十岁的老人,都要交纳人头费。「我经常碰到老人拉我的手痛哭流泪盼早死,小孩跪到我面前要上学的悲伤场面……」造成这种局面,主因是基层政府冗员过多,农民都养他们。

李昌平这封信令朱镕基大为震动,下令彻查,农业部派人暗查,证明李昌平所言非虚,朱再批示,湖北省派副省长亲到监利整顿。

李昌平有的是良心

乱收费问题解决了,但李昌平开罪了太多人,九月被迫辞职,到深圳打工。

为何李昌平能以近三万张网上和来信选票(得票率三成八)当选年度人物呢?一位网友说:「是因为他敢于面对现实,敢于揭露真相。而一个敢于面对真相的民族,才是一个自强不息的民族!」另一人则写道:「现在最缺甚么?第一是良心!第二是良心!第三还是良心!所以我投李昌平一票!」

农民为什么这么苦?看看江泽民的豪华专机就什么都清楚了!江竟然在国库极其空虚的今天,在“两会”上仍然要人大通过花30亿建一个大剧院,正如投李昌平票的那个人说的,江泽民最缺甚么?第一是良心!第二是良心!第三还是良心!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