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曲径通幽处」
 
章天亮
 
2001年3月22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3月15日下午,朱镕基的答中外记者问,有许多令人回味的地方,也从中讲出许多话外之意。下面,我们仅举两例谈谈我们的感受。

 一、英国SkyNews电视台记者的提问实际上是包含两个问题。一个是关于江西芳林小学爆炸案的问题,一个是关于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问题。对前一个问题,朱镕基表现了他的诚意:他对这一事件实际情况的了解来源于下面的报告。当海内外的新闻界对老朱的看法提出异议后,他只好又“亲自要求公安部长贾春旺再派遣一个6人的专家调查组,到江西去进行微服私访”。结果怎么样呢?和前一个报告大同小异。以朱镕基的聪明,当然也对这前后两个报告将信将疑。为什么呢?谁都知道,公安部直属罗干管辖,而罗干是江泽民的死党世人皆知。江西芳林小学的爆炸案牵扯到江氏的另一个亲信--教育部长陈至立的官运,如果道出实情,只怕陈的官位不保。在这江氏政权岌岌可危的时候,一损倶损,一荣俱荣的道理,罗干是深知的。保陈就是保江泽民,就是保罗干自已。这样一来,朱镕基要想从现在公安部看到江西芳林小学爆炸案的真实情况的报告,真可谓缘木求鱼了。但是,要老朱来背这个黑锅,背一个昏官的骂名,他可不干。于是,他就表白说:“但是我也相信,不管怎么样,历史是不能隐瞒的。我们将继续调查这件事情,使它能够水落石出。”这件事情能否在江氏在台上时水落石出,老朱心里有多大的把握我们姑且不论。
  
  可是对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事情,朱镕基心里还是比较清楚的:4.25中南海事件,老朱亲自处理,赢得了海内外一片赞誉,惹得江氏妒嫉心大发,在政治局常委会上大骂老朱“糊涂,糊涂”,不糊涂的朱镕基自此对此事装聋作哑,可江氏并不放过他,非要拉他下水不可,逼着他讲了两次假话。3月15日的记者会上,老朱是在全中国和世界一些地方电台观众的面前公开亮相表态,老朱也有点醒悟了,在这个事情上,假话都不能乱说,堂堂正正的朱镕基岂能当一个江泽民的陪葬品。但又不能马上与江泽之民公开彻底决裂,只好对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问题,来一个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这种在重大问题上不表态的表态,中国历史上是多次上演的。老朱在人民大会堂唱的这一出,还真有点历史意义。这无疑是给了江泽民一伙一记闷棍,相当有力。所以江氏的造谣机器新华社在播发老朱的答记者问时,删掉了问话中关于法轮功的一句。此种卑劣手段,只能是欲盖弥彰,反而突出了朱镕基不回答的历史意义。观看了老朱答记者问的现场直播的人再来看新华社的播发稿,就会对老朱的不回答意义有更深的体会,而新华社作为江氏造谣机器的真面目就更加清楚地暴露在世人面前。试想,一国总理在公开场合下的答记者问,他们都敢胡编乱删,那另外的稿件的真实性你又敢相信几分呢?

 二、当路透社的记者问到江氏的“三个代表”“以德治国”的思想意味着什么时,老朱这次不好以沉默来表态,就先简单地以几句套话作答,但这毕竟有违老朱的一贯作风,心犹不甘,最后又加了一句,要对这问题开一个什么讨论会。这最后一句才是老朱这段答语的点睛之笔。试想,被江氏自已和宣传机器炒得沸沸扬扬的“三个代表”思想,老朱还要开会讨论讨论,这不是一种否认吗?沉默是一种否定方式,这是一种中国式的聪明;不肯定也是一种否定方式,这也是一种中国式的聪明。在这两种方式的运用上,老朱可谓是姜还是老的辣,运用得炉火纯青。老朱这种不肯定的否认也无疑是往江氏高烧的头上泼冷水,不知能否使这江泽之民清醒几分!

  以这两例中我们看到,一个政治局的常委,国家的总理,对一个昏庸无能,邪恶残暴的国家主席错误的行为和思想有意见,竟不能明示,只能以曲折隐晦的方式表达。江泽民的专治独裁也可算是当今世界之最了。但朱镕基既然敢在大庭广众中如此表态,一方面表明了他的人格、品性,另一方面也表明,他还有力量能以这种方式表态,江泽之民无奈他何。江氏政权不稳也可见一斑了。

  实际上,任何形式的专制独裁都是短命的,这是历史的规律。江泽民是当今世界大国中的最后一个独裁者,也是世界上最后的一个最邪恶,最残暴的独裁者,他必将得到最可耻的下场!



 
分享:
 
人气:10,305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