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地位已動搖:江澤民忙耍「自我批評」花招
 
——中央會議 反對聲高 核心不穩
 
2001-3-18
 
【人民報消息】
江匆匆召開中央工作會議的內幕

中共中央工作會議,一般都在中央全會之前召開,但今年卻提前在二月十二至十四日召開了,顯然有重要事情。可是會議結束後沒有新聞公報,只有人民日報和新華社記者寫的一則簡短報導,這篇報導空無一物,只是說了幾句大而無當的廢話和空話:「會議分析了當前的國際國內形勢,研究和部署了 新世紀初全黨必須做好的重要工作。」 「這次會議,對於開創黨和國家事業的新局面,具有重要意義。」結尾照例是要求全黨「團結在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如何如何。不過在「團結」之前加了「更加緊密地」五個字,無意中泄露了原來的「團結」不太「緊密」 這正是問題的關鍵所在。本來今年初剛剛開過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出席者也都是中央和國務院各部委以及各省市負責人,剛剛總結了工作和部署了今年的工作。現在不過一個月,又開一個 『工作會議』有什麼新的「工作」可言?

江澤民假作「自我批評」以自救

原來政治局擴大會議中,江澤民碰了幾個釘子,幾個議題都沒有過關(見「李瑞環拒接李鵬班」),特別是江澤民提拔曾慶紅的計劃在黨內兩次被否決之後,在今年一月政治局擴大會議上,雖專門作了一個「關於發揮曾慶紅同志在黨內核心層作用」的講話,誰知他又輸了。在二月九日至十一日召開的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上,他第三次提出曾慶紅任命案,又被否決!這使他又氣惱又感到核心危機惡化,在最高層中地位動搖,因此想藉中央工作會議煞一下「歪風」,又假作「自我批評」,以自我挽救,同時影射高層「反對派」,這叫做「兩手策略」。實行了五十多年的中共黨內獨裁制,領袖是不能批評也不作自我批評的,因為他永遠正確。僅有的例外是毛澤東在一九六二年一月的七千人大會上,因為「三面紅旗」導致三年饑荒,餓死幾千萬人,作了幾句自我批評,只是說,因為他是中央主席,所以全局的錯誤他有責任。第二個例外是華國鋒在一九七八年底的中央工作會議上,就他主張「兩個凡是」作了幾句自我批評。鄧小平比他們硬,自從當了獨裁者,從來不作一句自我批評。江澤民本來想學鄧小平,可是人望既差,水平又低,把個執政黨弄得進退維谷,黨內不能不怨聲四起,「反對派」更表現得有聲有色。所以他只好學毛澤東和華國鋒,作上幾句自我批評,以渡過難關。這就是中央工作會議的真正內容,這個內容,官方新聞是決不會報導的。

「對全局性錯誤承擔主要責任」的空話廢話

江澤民在會上的講話題目是「全黨在鄧小平理論旗幟下,迎接新挑戰,爭取新勝利」。這篇講話雖然也和以前一樣,空話廢話滔滔不絕,但是卻作了「自我批評」,對全局性的錯誤承擔了主要責任。江說:凡是帶有全局性的問題、普遍性問題、長期存在和積壓的問題、政策上失策或失當的問題、黨內的內部問題,中央要承擔、要檢查、要負責。作為總書記、中央政治局一班之長!我要承擔主要的過失、錯誤的責任,主要有以下六個方面:

(一)對黨政部門、對黨的領導幹部隊伍的思想建設、政治建設、作風建設如何落實,從嚴治黨、從嚴治政的中央既定決策、方針方面;

(二)對反腐敗斗爭工作的艱鉅性、複雜性、嚴峻性和腐敗現象屢禁不止狀況方面;

(三)對社會主義民主和法制建設和以法治國過程中受到阻力,主要是黨內、幹部習慣勢力的干擾、影響,而未達到預期目標和進度方面;

(四)對經濟改革,從計劃經濟體制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轉換的過程,出現全局性問題,防範措施和解決險策有失當、缺乏認識而造成被動方面;

(五)對黨內的地方主義、山頭主義、宗派主義等活動及其危害性、破壞性,沒有能夠及時採取組織措施解決,影響了黨的組織原則性方面,

(六)對當政部門之間的關係、黨政和人大部門之間的關係的處理方面;

他所說的這些錯誤和過失,都是拐彎抹角,聽起來不明不白。其實開門見山,無非是政治不改革,中共壟斷權力,導致全黨徹底腐敗,什麼民主法治根本談不上。再加上不徹底的經濟改革(不改公有制)所造成的社會問題,使民怨沸騰。在國內外的壓力下,黨內既沒有民主,又沒有能威攝全黨的強人,當然只能是分崩離析,山頭林立,爭權奪利,勾心斗角。

中共中央工作會議今年突提前召開,在高層反對聲浪高漲的情況下,江澤民被迫在會上作了「自我批評」。這表明他的政治舉措連連出錯,致使中共面臨的問題成堆,引起黨內離心,江的「核心」地位已經動搖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