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爷,百姓冤啊!江泽民暴政暗无天日(三之二)
 
卫人权
 
2001年3月16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接上)

(四)政匪一家,掠人为奴:

大陆无数血汗工厂被中央电视台记者揭露,奴隶生不如死,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插翅难飞,从哪里掠来?工厂主何来天大胆量?

中央电视台曾播出:

浙江临海血汗工厂,小奴隶仅十一、二岁,被骗或作为流浪儿童被公安收容,劳动条件之恶劣,令全国震惊!

在河南、河北的砖场,奴隶们被狼狗与打手们包围着,逃跑的奴隶,抓住被打断了手脚。
一些农场,奴隶们苦熬一季,没拿一分工钱,当地派出所便来抓人,奴隶只好逃命,白干三个月,倘被抓去,再卖它地,苦难再循环。

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全国最大暖气片生产基地:山东清徐县同戈站暖气片工业公司,成群奴隶拼命挤上采访车逃出公司大门。

《大众日报》披露,仅仅在一个公司已有两千奴隶获救。陕西人张增社夫妇被掠卖为奴,媳妇病了也不放人,弟弟带钱来赎人,也被扣,失去自由,当了奴隶。地方政府作后台,暗无天日,无法无天,一至于此。

在湖南省株州、衡阳、政府与居民的一项沉重负担是广东省警方经常把一批批被压榨得骨瘦如柴、气息奄奄的奴隶用火车、汽车拉来,抛在当地,扬长而去。靠当地居民及铁路警察搭救活了下来,乞讨返家或含冤而死。

衡阳铁路警察扣留过两名抛弃待死奴隶的广东警察,迫使广东警方出钱处理后事。

活着的奴隶控诉:广东警察经常半夜出动搜捕外地打工者,交不起罚款者,女的卖给发廊卖淫,男人卖给血汗工厂,一旦快累死或生病,老板便重金叫来警察把他们抬上车押送湖南省,广西省空旷地带抛弃。

一位身家百万的企业家也差点被掠被卖。在广州火车站、他买完去深圳的火车票,在路口碰到公安、保安看押几百名外地人去收容所,光天化日之下,也把他抓住,他向路人呼救并拿出所有证件,路人同声指责。公安恼羞成怒,指使十几个保安毒打:鼻骨、肋骨被打断,手机、钻戒、万余元现金搜掠一空,幸而未入火坑。

《南方周末》报导:去广州火车上,有位年轻的打工仔被乘警推下火车摔死,乘警说是“自愿”跳车摔死,《南方周末》呼吁知情者揭露真相。

另一女孩确系跳车自尽,因她买不起车票,乘警又不按规定把她交给下一站派出所,要以二百元身价卖给广东公安收容站,为此不惜长途压送五百多公里,将一名同胞女娃象待宰的牲畜一样绑着去卖二百元人民币。这是一个公民的身价。

为什么女娃宁可摔死也怕去公安收容站,恐怖如下地狱?因为那是转卖奴隶的中转站,对于纯洁女孩那是活卖性奴隶的地狱中转站。

江泽民为“稳定”压倒一切,不但纵容军队走私,为放肆消灭一切不稳定的萌芽,也放纵全国公安草菅人命,粪土法律而暗无天日。

农村劳动力大量过剩,上亿男女青少年涌入城市找工作,竟成了各地公安局以“收容氓流,取保放人”为名合法掠卖奴隶与性奴隶的创收财源。

(五)公安目睹暴徒杀人,袖手旁观,全无心肝:

《南方周末》报导:

重庆市木洞镇赌徒徐永明与胡姓农民打麻酱发生纠纷,胡某负赌债逃匿,凶悚7b徐永明于下午二时到河边捉住胡某六岁小男孩胡杰。一手提着小胡杰的双脚,手握着菜刀在田埂上狂喊:“太阳落坡,就杀胡杰!”近千名群众围观,又叫来近十名警察,没人去管,只看热闹。六岁的小娃在烈日下被倒提,暴晒五个多小时,嗓子哭哑,直到哭不出声,近十名警察也无人近前,袖手旁观,似与其职责无关,直拖到傍晚七时四十分,徐永明讨债无望,再次怪吼:“我要杀人啦!”捧了些水,洒在已不能动的可伶的小胡杰脖子上,当着近十名警察的面挥菜刀垛了下去,血花喷溅!

整个五个小时,警察旁观,不去营救!

记者愤怒地写到:

“苍天在上,愿围观者死后都将被判决到地狱那滚烫的油锅里受永远的油炸!”(摘自2000年9月28日南方周末。)

在无神论的大陆!记者却乞望神灵干予,为什么?江泽民统治下,好人进黑牢,犯人却放出腾地方,黑暗怕爆光,喊冤会治罪,名为“泄露国家机密”。

该记者把“伟大”的人民警察和“伟大”的人民称为“冷血的中国猪”。暴政下人麻木为猪,江泽民怕人民干予镇压,再不敢提“见义勇为”。过去见义勇为者被歹徒伤残,无人过问,若干涉警察公安作恶或行凶歹徒与公安一气,见义勇为者还会被裁脏陷害入牢,被打死牢房也司空见惯,家属泪往肚流,无真凭实据,敢怒而不敢言。

(六)政匪一家,公安局政委是黑社会保护伞

《南华早报》报导:

原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公安局政委马斯克包庇、纵容黑社会伤害他人、寻衅滋事,共收黑社会贿赂二十八次,达人民币卅九万两千二百元,港币三千元。

公安局政委马斯克明知丁旭等人是澳门一系列持枪抢劫在逃犯,却因受贿,同意这群逃犯来桂林躲闭并开赌场,且拉其胞弟马卫克入伙,在市百色饭店开设“百色饭店娱乐总会”公开聚赌。以周寿南为首,澳门逃犯丁旭、黄杰、陆忠灵、李富强、苏蔚宣等黑社会团伙在百色饭店还从事组织妇女卖淫,公安局政委与黑社会头子称兄道弟,情同手足,自一九九五年下半年起,时任公安局副局长的马斯克经常光顾淫窝,享受异性“按摩”。
一九九八年八月五日,市治安大队查处黑社会“洪兴社”抓获十四人,政委马斯克立即包庇,叫办公室主任打电话通知百色市有线台禁止播放此一新闻,并批示只许拘留十天放人。

大陆媒体不仅受党直接控制,并受公安威胁。

(未完待续)


 
分享:
 
人气:9,39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