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笑话:地狱有门,不能只有我们俩!
 
2001-3-13
 
【人民报消息】天高无月,阵阵阴风从四面八方吹来,搜刮着二个正走向无间地狱的恶鬼的身体。四周不时传来狼哭鬼嚎,当中年轻的蛤蟆鬼吓的哆哆嗦嗦,迈不开脚。

“怕什么!”体态臃肿的老蛤蟆鬼发话道。他两手往上提了一提在阳间被北京人嘲笑为“办公桌”的大肚皮,再往后把露出半边疙瘩皮的屁股烂肉使劲赛进裤头里,又伸手到前面把被蛤蟆油撑开的拉链拢了拢,接着说:“当初你把农民活命的口粮,下岗工人养家的钱,退休老人治病的救命钱,还有他们的孩子读书的学费拿去做生意的时候;当我围剿法轮功走到绝路的时候,你让人在天安门自焚的时候;让那几个烧得黑糊糊的碳人在电视上替我们骂法轮功的时候;你可是一点儿也不在乎下地狱。全忘了?”

老蛤蟆鬼顿一顿,喘口气,接着说:“只怪黄鼠狼曾庆红放得屁不够分量,大狼狗罗干鬼咬下的人不够多,使那签名的百万人不够心甘情愿,我们现在才没了伴儿。”

走着走着,远远看见一群巡逻的夜叉拿着火叉直向他们飘过来。火叉上毒辣辣的火舌,在阴风中虎虎作响,离老远都能听见。二鬼不禁吓软了腿。

忽然,黑暗中从后面窜出两条影子,直向老蛤蟆鬼扑来,一个抱住了老蛤蟆鬼仅剩的一条腿,一个咬住了空荡荡的裤腿。老蛤蟆鬼虽然胆生毛,但此时也吓得收不住尿,尿流了一地。

“主席啊,我们终于赶上来了!地狱有门,不能少了我们俩啊!”

二鬼定神一看,原来是自家养的黄鼠狼和大狼狗——曾庆红和罗干。不仅喜上眉头。

小蛤蟆鬼有点不悦地问道:“你俩怎么来的这么晚?”

黄鼠狼说:“报告主席,我俩临下来前根据主席的指示布了一个阵——三途阵。所以来晚了一点点。”

老蛤蟆鬼精神一振,“哦——办得如何?说来听听。”

大狼狗说:“黄鼠狼运用主席的三个代表运动,放了好多臭屁熏人,再用三讲给人洗脑,同时布下讲官途、讲钱途、讲糊涂的三途阵,使中毒的变成三讲代表。我再用刀逼着他们在三反棉布上带头签名,再把他们挑在枪尖,送到世界各地传播蛤蟆毒……事成之后……哈——哈——哈——”由于邀功心切,大狼狗话没说完就兴奋得大笑起来。

老蛤蟆鬼听得出神,要不是小蛤蟆鬼提醒,口水流到脖子都不知晓。他眼睛一亮,问:“可有糊涂虫倒在我们的枪口上?”

“来不及看结果我们就下来了。”

老蛤蟆鬼大叫道:“太好了!我们走慢点,看看我们到底能拉上几个。皮痒了的时候,不愁没人来挠痒了。大伙也不会寂寞了。哇——哇-哇-”

阴风中,响起了一长两短的蛤蟆叫。

不料才叫了一声,夜叉的火叉就穿过了他们的琵琶骨。四鬼的身躯挂在火叉上,火添着四鬼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根神经,每一块骨头,痛得四鬼呱呱乱叫。老蛤蟆鬼蛤蟆油特别多,蛤蟆油在火中劈劈啪啪响,不断冒出屡屡黑烟。

老蛤蟆鬼毕竟邪力略胜其余三鬼,边叫喊边问:“夜叉大人,要把我们带哪去?”

“上天安门。你们生前把天安门变成刑场,现在要把你们吊在天安门上空,让阳间的人都来咒骂你们,看清你们的真面目。然后下无间地狱,永世偿还罪业。走!别耽误了时间。”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