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生請教福爾摩斯
 
茶博士
 
2001-3-15
 
【人民報消息】華生:我的學生都對偵探學有業餘興趣,而且個個自命不凡,有件疑案具有世界性,中國學生和歐美學生分歧很大。可不可以請你幫忙判斷一下。

福爾摩斯:請說。(以下簡稱華與福)

華:天安門自焚案,中國所有媒體,說法一致。而且有人證,反覆在電視上向國外宣示,但是被控方面否認是法輪功門徒所為。

福:為何?豈不正好證明江先生鎮壓過分殘酷,逼起自殺抗議嗎?江先生的態度如何?

華:大肆宣傳,但卻是另一種特別奇怪的邏輯,似乎自焚者不反對江先生,倒反對李洪志,說他們不為抗議,也沒有一句譴責政府的話,倒象是配合解說員的說客。

福:怎麼象配合政府的說客?

華:他們說自焚不是為了抗議大規模的殘酷鎮壓,對此一字不提,反而說因為受了李洪志先生的誤導和誘惑,以為自己燒死自己可上升入天國。

福:世界上有這樣的傻瓜嗎?這樣糊塗的群體,還用江先生兩年費全國之力去消滅嗎?

華:但是中國電視還引證了李先生的話?

福:是讓公民們自由去閱讀嗎?

華:O, No,把抄家所獲及全國所有法輪功書籍全部焚毀,好象怕得要命。

福:那麼引證的是全文?還是語句拼湊,改變了原來語序,結構?

:當然是斷章取義,全文模糊看不清楚,但是有自焚組織者的自述。

福:犯人供詞是一次全部公布,還是不斷有新自述,新內容?其引導傾向利於江先生還是利於法輪功李先生?

華:當然配合政府論點,與解說員互相印證,彼此呼應。

福:不用說了,學生是否提出以下邏輯,可測其智商:
1. 布爾什維克教父列寧有句名言:市場上叫賣最兇,喊得最響的,是假貨;
2. 組織自焚,那方獲利?那方受害?
3. 那方宣傳?那方沉靜和鎮靜?
4. 報導是否只有一種解釋。
5. 中國是否有不同報導,是否允許有不同看法與不同解釋?

華:有的學生提出若不是法輪功信徒,怎麼會講法輪功理論?

福:這位學生自己熟悉法輪功理論嗎?

華:No!

福:那麼犯人們說的肯定是江先生強加給法輪功的理論與邏輯,絕不會是李先生的理論與邏輯。

任何一種團體的門徒,都不會配合對手邏輯,一唱一合,打倒自己的師父,抹黑自己的功派。假門徒邏輯必然荒謬,說理一定荒唐可笑,驢唇不對馬嘴。

這是當年納粹玩剩下的把戲,上世紀卅年代,希特勒為欺騙全德公民,狠心燒了柏林帝國大廈還搞了公開的法庭公審,傳召過四、五個假共產黨員當場作證,搞得鐵證如山。演出象真事一樣,全國都相信縱火犯是保加利亞共產黨人季米特洛夫,一舉掀起全國仇恨狂潮。比江先生的特務機關高明多了。

我相信,偽造的錄相無論為何也會有漏洞。

華:對。漏洞百出。突發事件,措手不及,一片慌亂錄相抓拍,搶鏡頭,畫面會歪扭晃動,而且,天安門廣場天天有公安暴行,公開毆捕抗議者,根本不允許記者舉攝相機進入,連相機菲林都一律沒收。但該錄相機畫面穩定精確,錄相機、滅火器、救護車、擔架記者說明書萬事俱備井然有序,外行人也能看出是剪接得宜的宣傳電視劇。

福:造假再真,也會露馬腳。絕經不起專家審查,推敲。你可以讓學生們作為偵察課題分慢鏡研究。

華: 是的。我很佩服你當年對美國總統肯尼迪遇刺案的半秒鐘判斷?

福:這算不得什麼,這是初步偵察人命案的起碼常識。

華:什麼?

福:利害邏輯或獲益法則。 媒體導向克格勃,這絕無可能。赫魯曉夫正和肯尼迪總統構架和平共處,不會破壞自己的設想,拆自己的臺。誣陷古巴更不可能,那隻能引起再一次的豬灣入侵。放出這些口風加上嫌疑犯連續被暗算,這隻能來自政府內部。

華:果然如此。十幾年後歷史材料證明主謀來自總統夭亡的直接受益者。

福:不用那麼長時間。可以看江先生政權是否有後繼的欺騙行為,一般地說獨裁者都是只顧短期行為,靠蒙騙民眾維持統治的。

華:有。最近發生一起震驚世界的小學爆炸案,受到聯合國兒童及人權組織譴責。

三月六日中國江西省宜春市萬載縣潭埠鎮方林村,校辦花炮廠,強迫學童危險作業,安插引信引起大爆炸。法新社採訪報導死亡至少60人以上,許多屍體無頭或炸得屍骨無存,許多孩子埋在下面,現場極慘,許多家長哭暈。

福:這次比之那次自焚,江先生是否也大肆宣傳?

華:否。正相反。三天後中國電視主持人只說了幾句話,草草了事。

而且推翻了中國新華社以前的報導,不承認有校辦花炮廠,說是一瘋漢神經錯亂所為。

瀋陽報紙說:點燃兩包硝粉所致。

另一說法是點燃一包琉璜所致。

福:中國電視是否有現場報導,象自焚事件一樣?

華:現場畫面一閃而過。

福:爆炸威力及範圍?

華:兩層高樓炸沒了,全校一片瓦礫。

福:第一手記者採訪資料?

華:亡童父母都跪求記者真實報導,討還公道。都證明三年前由村中共產黨支部書記決定小學辦爆竹廠謀利,補助經費不足,強迫學童義務加工爆竹,不從則體罰跪在地上,家長反對被壓制。

福:校長是否鎮定?

華:現已畏罪潛逃。

福:地方當局有何不安?

華:動作迅速,購買棺材,為亡童家屬發賠償金每人人民幣三萬元,保險費三千元,家屬上訴,顯然害怕承擔罪責。

福:江先生有無表示?

華:若無其事,讓總理朱先生講了同樣否認的話。

福:中國媒體有何辯解?

華:1. 小學生加工爆竹是很久以前的事,早已停止;
2. 為了滿足小孩子們的好奇心,才允許他們加工爆竹,擺弄炸藥,安插引信。 3. 當時都在上課,並無加工爆竹之事。

福:不用說了,離奇之極。

你的學生有沒有人還相信這毫無信用,寡廉鮮恥的江政府?

如果有這樣的學生,智力測驗你給幾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