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911恐怖襲擊與美國的中東政策
 
胡平
 
2001-11-4
 
【人民報消息】美聯社十一日電:紐約市長朱利安尼拒絕接收沙特阿拉伯塔拉爾親王的一千萬美元救難捐款,因為親王在一項聲明中說,世貿中心遭襲的部分原因要歸咎於美國的中東政策。

親王的聲明說:「在這種時刻,我們必需解決導致這一罪惡攻擊的一些問題。我認為美國政府應重新審視它在中東的政策,並對巴勒斯坦問題採取較平衡的立場。」

朱利安尼斷然駁斥這種說法。他指出:「這次攻擊沒有任何道德根據,幹下這事的人殺害五六千無辜生命,沒有權利提出理由。這些言論不但錯誤,而且它們也是問題的一部分。」

我完全理解朱利安尼的立場。因為無論美國的中東政策有多大偏差,它都不構成對無辜平民進行恐怖襲擊的理由。再說,美國在中東地區一無軍事占領,二無殖民統治,三無種族滅絕,再壞還能壞到哪裏去?更何況,長期以來,美國政府在巴以之間進行調停,促成和談,這是連巴解領袖阿拉法特都不否認的。以色列早就有發展核武器的能力,也僅僅是由於美國勸阻才沒有發展。只要對中東問題略加研究,你就會發現其問題十分錯綜複雜,要找出一種令各方都滿意的解決方案實非易事,你就不會輕易地責怪了。

沙特親王的觀點並不是孤立的。911恐怖襲擊事件發生後,不少人發表類似言論,一方面譴責恐怖分子,一方面又指出美國的中東政策是致禍之因。

我對此種觀點絕難茍同。讓我憂慮的是,這難道不會產生鼓勵恐怖活動的效果嗎?

恐怖分子正可以這樣教訓阿拉伯-穆斯林世界內部那些反對恐怖襲擊的人們和派別:瞧吧!還是我們的辦法靈。我們穆斯林兄弟受了那麼多年的苦,遭了那麼多年的罪,死了那麼多人,整個世界卻視而不見,充耳不聞;你們打了那麼多次正規戰,發過那麼多次呼籲,到頭來一點不起作用。事實證明溫和路線根本行不通!事實證明正規戰爭也完全行不通!事實證明唯有恐怖手段才真有效!是的,以前我們也採用過恐怖手段,我們炸過美國的大使館,還炸過以色列的兒童校車,但是我們以前還做得不夠狠毒,殺死的平民還太少太少,所以效果不大。只有象911這樣,一炸就炸死幾千人,全世界才會為之震動,麻木不仁的各國人民才會充分注意到我們的不幸,才會注意到美國的罪惡,才可能形成壓力迫使美國政府改正錯誤。這次我們只死了十幾個人,只花了幾十萬元,我們就取得了過去死幾百萬人花幾十億元都得不到的成功。就因為我們比所有人想象的還更殘酷;不錯,我們的名譽遭到毀謗;可是我們卻為整個阿拉伯-穆斯林世界爭得了公正。我們不是英雄不是烈士嗎?我們堅信,今後,一定會有更多的人效仿我們的行動。只要我們心目中的正義沒實現,我們就決不放棄恐怖活動,而且就是要針對平民,越殘酷就越成功。

恐怖戰是心理戰。如果我們害怕了,如果我們趕快接受他們的政治勒索,如果我們回過頭來去要求受害者「改正錯誤」,恐怖分子不就勝利了嗎?

美國是一個高度民主、高度開放的社會。美國的任何政策都是可以批評,可以爭論、可以改變的。正因為人們有廣闊的正當渠道去影響美國的各種政策,因此,任何人都絕對無權以反對美國的這一政策或那一政策為藉口去製造恐怖活動。

一九九五年,美國奧克拉荷馬聯邦大廈被恐怖分子炸毀,這起爆炸案的主犯麥克維聲稱他是因為反對美國聯邦政府所以才去炸聯邦大廈的。當被問到,在聯邦大廈工作的人都是普通工作人員,因而是無辜的,為什麼要殺害他們呢?麥克維說:他們甘願為邪惡的機構服務,因此就是有罪。後來,麥克維被判處死刑,判決書上特地說明判死刑是因為他犯了謀殺罪,和他的政治觀點無關。

眾所周知,在美國,對聯邦政府不滿者大有人在;就連最支持聯邦政府的人也承認聯邦政府的工作決非沒有錯誤,無可批評,但是那絕不構成進行恐怖活動的理由。你不能說,美國奧克拉荷馬聯邦大廈被炸的部分原因在於聯邦政府自己的錯誤;你不能說,要解決聯邦大廈遭受恐怖襲擊的問題,就必須讓聯邦政府改正它的錯誤。

需要指出的是,針對無辜平民的恐怖襲擊和針對專制統治集團的暴力革命是根本不同性質的兩回事。你可以為暴力革命辯護,但是,任何人都無權從事殺害無辜平民的恐怖活動。

911恐怖襲擊事件引起了許多人關注中東地區的矛盾,關注西方世界和阿拉伯-穆斯林世界的矛盾。然而,我要提請人們注意的是,和不少人想當然的觀點恰恰相反,911恐怖襲擊並不是中東地區矛盾尖銳化、激烈化的結果,也不是西方世界和阿拉伯-穆斯林世界的矛盾尖銳化、激烈化的結果;而是中東地區的矛盾不大尖銳、不大激化的結果,是西方世界和阿拉伯-穆斯林世界的矛盾不大尖銳、不大激化的結果。

恐怖分子是唯恐天下不亂,恐怖分子唯恐矛盾緩和。恐怖分子只是一小撮,他們在本國、本宗教內部都是規模很小的少數派,例如本拉登,除了阿富汗,連大多數穆斯林國家都不肯收留,正因為目前在阿拉伯-穆斯林世界占統治地位的大多是相對溫和的派別,所以恐怖分子才要隱姓埋名製造大規模的恐怖襲擊,其目的正是為了挑撥離間,製造混亂,趁混水好摸魚,拼命使原本不大尖銳的矛盾尖銳起來,使原本不大激化的矛盾激化起來。由此可見,恐怖分子的目的決不是有限的,理性的。所謂反對美國的中東政策只是他們的一個藉口而已。只有看清恐怖分子的巨大野心和反人類性,我們才能看清恐怖分子的罪惡本質。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