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談西人法輪功學員天安門和平行動
 
2001年11月22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11月22日訊,20日晚,法輪功發言人張爾平接受大紀元時報記者採訪,他首先介紹了當天發生在天安門廣場的西裔學員和平請願行動的來龍去脈。

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講一下西人學員天安門請願被押事件的背景。

實際上,我們對這次行動事先並不清楚,因爲是西人學員他們自己組織的這次活動。從報道上看,這些學員是來自澳大利亞、加拿大、法國、德國、愛爾蘭、以色列、瑞典、瑞士、英國、美國、西班牙等不同的國家。他們的成員也是來自不同的文化背景和行業,其中包括公司總裁、原子能工程師、大學生、醫生、家庭婦女、母親,以及技術顧問,等等。他們來到天安門廣場的目的,用他們原話講,就是爲了:向中國領導人呼籲,並尋求結束已持續兩年半之久的、以鎮壓法輪功爲目的的暴力和恐怖主義運動。

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在過去的兩年多是法輪功學員經常採取的一種形式,這是因爲法輪功學員沒有其它申訴的地方了,因爲去中國的上訪部門等於去監獄的大門,百姓根本沒有任何真正上訪的機會。法輪功學員每次去的話就直接被送到勞改營,或者是轉化班,或者是精神病院。那麼這些白人學員就有這麼個想法:這樣好的一箇中國的傳統民族氣功文化 -- 法輪功在自己的發祥地不能得到弘揚,還遭到法西斯式的殘暴鎮壓,但在其他的西方的四十多個國家卻能得到和平的修練,弘揚,他們覺得不理解。

法輪功是在92年在中國大陸公開傳出之後,是曾得到中國政府的扶持,而且<<轉法輪>>這本李洪志老師寫的主要的法輪功著作也是中央廣播電視部出版的。我當時在美國學法輪功的時候還曾去過中國紐約領事館參加了他們的一個座談會,總領事來求見李洪志老師,並跟他和影,請他介紹法輪功,而且法輪功在紐約最初的這些報告會,也是在中國留學生中心,也就是中國政府駐紐約的一個禮堂裏進行的。

當時爲了宣傳法輪功,中國政府還發表了很多由體委部門和醫學部門的一些專家學者對法輪功的醫療效果的調查,抽樣調查,還有一些研究結果,用來說服我們這些在美國留學的學生接受法輪功,並在西方社會宣傳這一中國的文化。所以,中國政府知道法輪功是對去病健身有好處的,而且中國政府在上海電視臺和廣州電視臺都曾經播放過弘揚法輪功的電視新聞節目,並提到了法輪功對社會的道德回升,精神建設,身體健康有好處,因爲他們知道法輪功的核心是真善忍這種原則,這對社會當然是有好處的。

然而在99年7月20號,中國政府開始一反往常,把它自己對法輪功所稱道的話都自食其言之後,反而給法輪功在十月分強加了一個所謂的「邪教」名稱,然後進行這種對傳統文化的鎮壓。可以說。這是歷史上我們所看到的最大的,有系統的鎮壓和洗腦。這種給煉功人家庭造成各種壓力,送百姓到勞改營,精神病院等手段,實際上是地地道道的國家恐怖主義的鎮壓方式,而且爲此江澤民專門還成立了一個所謂的610辦公室。

人權組織,國際社會,包括歐盟議會和美國議會爲此做出了很多譴責決議。在聯大人權會議上,也有很多譴責中國政府侵犯法輪功人權行徑的聲音。很多國際社會成員,特別是煉法輪功的這些西人,爲此就覺得很不公道,並採取了這次和平行動。那麼在這次行動中,他們有五個具體要求:

第一,呼籲中國政府取消「610辦公室」以及其它爲指揮暴力迫害法輪功學員而專門設立的行政機構。

第二,要求中國警察立即停止對法輪功濫施酷刑折磨、強姦和性暴力、非法灌食/注射精神藥物以及其它形式的殘酷手段。據報導,這些手段已經導致超過1000名學員的死亡;我們要求那些犯下罪惡的人應承擔責任,受到法律的審判。

第三,政府必須立即無條件釋放全體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無論他們是被關押在監獄、勞教所、精神病院還是任何其它地方。必須歸還他們的基本信仰自由以及不受干擾地修煉法輪功的權利。

第四,政府必須恢復法輪功的合法地位,撤銷它給法輪功貼上的任何惡毒的標籤。

第五,中國政府必須停止誹謗法輪功和我們尊敬的師父李洪志先生,停止這場背信棄義的誹謗運動。必須恢復李先生的名譽,撤銷對他的無理通緝;允許他返回中國看望他的學員們。

以上是他們提出的五項要求,也是他們這次和平請願的聲明。在他們進行示威的十分鐘之內,警察出動了警車強制地把他們關押了起來,並送到天安門廣場附近的警察派出所。因爲關在裏面的歐洲學員手機能打到海外去,所以他們跟我們進行了聯繫,說他們受到了隔離審查和恐嚇。並且,在被壓上警車的時候,還有一位加拿大學員一時掙脫開來,在圍觀的中國人羣中喊「法輪大法好,世界知道,歐洲知道法輪功是好的。」這位小夥子也被拳打腳踢,最後關到警車裏。這就是整個情況的大概介紹。

當然,同時被關押的據說也有CNN的記者,還可能有其他的記者。整個這件事情已經受到了國際各種媒體的報道,象華盛頓郵報,美聯社,法新社,CNN,BBC,德新社等都已經進行了報道。德語的倆家電視臺和別國主要語種的電視臺也進行了報道。各國的大使館也同時收到了通知,而且每一個大使館都在要自己國家的人。後來,中國政府也被迫表了態,並限時責令他們出境。

問:到現在爲止,有沒有已經驅逐出來,或者離開中國的學員跟你們聯繫過?

張爾平:現在是這樣的,我們在加拿大收到加拿大外交部的通知,說今天晚上有加拿大的學員從中國回到機場,讓我們準備鮮花迎接。有消息說其它國家學員有可能會被釋放,但有待進一布覈實。

問:你剛才提到這些學員的所在國家,基本上都向中國政府要人了,這也涉及到這些學員的一些自由權力在中國境內受到了限制。那麼有沒有政府通過外交渠道,除了要人以外,還有其他方面的交涉?

張爾平:到目前爲止,所得到的消息說,所有這些駐華大使館得知他們自己的本國人士有涉及這一情況的時候,都在向中國要求直接去見他們,而且要求中國覈實這個消息並放人。例如,瑞典的外長在電視上還爲此專門聲援瑞典學員的權力。除了公開的各國援救渠道外,我們沒有與中國有其他方面的交涉。

問:中國官方的人民網上已經有表態了。對於中國官方的做法和他們的表態,法輪功有什麼評論嗎?

張爾平:中國官方發了很簡短的一個報道。因爲現在西方的主要媒體都在報道這個事情,而且說法根本與中方不一樣。國際輿論與我們基本是一致的。所以他們不得不做一個表示。但是,我們現在的要求就是:立即無條件的釋放這些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同時我們要求中國政府正視這些學員提出的五項訴求。

這件事情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前不久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MARY ROBINSON 剛去中國,而且她還特別提出對中國政府殘酷迫害法輪功人權方面表示強烈關注,特別她指出了:中國鎮壓法輪功導致中國在言論自由和集會的人權方面表示倒退。所以這次拘留進一步證實了聯合國對中國在人權方面,特別是在法輪功人權方面關切不安的原因所在。

問:這次的西裔外國學員在天安門廣場的動作應該講是破天荒的,非常出乎大家的意外,你剛才談到法輪功學員以前在國內的上訪請願幾乎等於是進牢門了。在這種情況下面,中國官方對西裔法輪功學員所採取的措施基本上是把他們驅逐出境。兩者還是有相當大的一個差別。根據你掌握的情況,法輪功西裔學員在遭遇這些事情以後會不會有進一步的反應?

張爾平:您剛才提出的問題很關鍵。我們注意到中國政府在處理這件事情的時候,採取了比較快的,把他們驅逐出境的一個措施。同時,這也說明了什麼呢?他們對國際社會對法輪功關注的程度和反映這麼強烈出乎了他們的意料。因爲,首先此事涉及了十二個國家,而且這些學員是自發地組成了這項活動。還有,西方國家的駐華領事館和大使館,就他們涉及了他們自己國家的人士被扣押,反應得如此強烈、如此迅速,這都是出乎中國政府的意料的。也就是說,中國政府沒有想到國際社會對法輪功人權的關注程度能夠達到這麼高,所以中方所做的一切反映,也是迫於無奈。

如果要是沒有這麼大的國際輿論壓力,沒有這麼多的國家集體壓力的話,他很可以視若妄聞,甚至是按照他們國家的憲法和所謂的反邪教法對他們進行非法拘留,甚至採取其他懲罰性的行爲。但是現在所有的西方主流的媒體、所有的西方國家和政府,都在給中國施加壓力。西方法輪功學員經歷了此事後能想象出大陸學員們更加艱難的處境,會加倍的讓世人了解真相的。

問:我剛才也提到這是一個破天荒的創舉,前所未有的。中國政府碰到這樣的情況,也應該講是相當棘手的。從另外一個方面講,我想這個對海內外的法輪功學員也好,或者是關注法輪功這個事件的所有人也好,都很想了解:類似的事情,是不是還會繼續發生?或者是會朝什麼樣的方向演變?

張爾平:至於還會有人再去或者可能人數更多呀等等,這些事情不好推測,因爲這取決於江澤民政權的所作所爲。此外,法輪功的行爲都是自發的,在這方面只能說呼聲會更多。至於採取什麼樣的形式就很難講了,因爲這些行動畢竟是自發的行爲,也是江澤民逼出來的反響。善惡有報嘛!由於法輪功能夠和平地在越來越多的國家進行修煉,弘揚,那麼國際社會對在中國這樣的一個發祥地受到的壓抑打擊,會表示更加不解。它只能會使更多的國際政界和媒體對這件事情給予更高的關注,而且對於中國人權的問題也給予更多的關注了。從這個角度來講,等於把中國對於法輪功人權方面的這種迫害,進一步凸顯出來。

問:我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自從北京政府對於這個國內的法輪功學員展開大規模的鎮壓的以後,我們看到法輪功在海外各個國家好像有一種新的發展勢頭。這次在天安門廣場的這些學員,基本上我相信大概有不少是在中國鎮壓以後,參加到法輪功的,能不能介紹一下就是目前海外的,特別是你們這些西裔學員發展的狀況?

張爾平:這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問題,爲什麼?以前,中國政府在海外和國內宣傳法輪功的時候,因爲中國氣功班都是由國家體委和氣功研究會,(各個省市都有氣功協會)來做宣傳,做得也很費事兒。那麼在海外,領事館宣傳法輪功也使了很多勁兒,替民族文化說好話嘛。那麼在鎮壓之前還是有限的人們了解這個法輪功到底是什麼;鎮壓開始之後,由於西方媒體的人權報導,(其實這是一個很悲哀的事情,)但是中國的鎮壓和西方的媒體報導確實是幫助了很多世界各地對法輪功有一些認識和了解。坦白講,也是替法輪功做了次宣傳。

那麼很多人,特別是白人,通過這個鎮壓這次活動,發現法輪功很好。在專制國家被禁之後,很多人有一種反向心理,想要了解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實際上,這個問題在中國也出現了:我聽說《轉法輪》的盜版本在中國賣得很貴呢,也很流行,因爲很多人想知道法輪功是在講些什麼,也不信政府的宣傳。所以在中國大陸現在有很多種盜版,很多人在偷看法輪功的網站,探聽法輪功的消息。還有一個明顯的例子就是,很多中國代表團到了美國和歐洲的時候,私下在打聽法輪功的消息,你給他送材料時,他們當著衆人的面不敢收,但是私下卻很願意接受的。我想強調的是,兩年多來,中國人和西方人其實都知道了法輪功不參與政治,不反對政府,所訴求的無非是個人信仰的權力而已。

問:你們是不是掌握目前西裔學員,白人學員,或是外籍的不是華裔的在海外的法輪功學員,處於大概一個什麼樣的規模?

張爾平:很難統計具體人數,因爲我們沒有常人機構的註冊名單。法輪功是一種個人修煉,就是你自己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我們到今天連一個辦公室都沒有,我們現在打電話幹什麼都用自己的手機,用自己的電腦。法輪功完全是一個個人修煉行爲,個人的一種身心的修練,按著這個功法去煉,按著真善忍去修。大家做任何事情都是自願的。所以,李老師講法輪功有大道無形的特點。

由於李老師傳的是高德大法並教人向善,法輪功在海外的飛速成長壯大是顯而易見的。現在在海外有40多個國家的人們在修煉法輪功,法輪功的書籍也已被翻譯成十多種文字。

 
分享:
 
人氣:12,554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