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向江澤民額頭的一把利劍
 
作者:範英著
 
2001-10-15
 
【人民報消息】幾年前,江澤民和喬石較勁,媒體上有所謂「水落石出」和「石沈江中」的不同預測。當時江澤民在向一位香港客人談話中,故作幽默地說,以他的體重,是不會被人推下座位的。果然,不久喬石退下去了。江在臺上整肅了陳希同,提拔了上海幫;更在軍中籠絡到一批支持者,以「黨指揮槍」的大原則,牢牢抓住軍權。如今他又拋出「三個代表」,自認為在理論和實踐的結合上,已經可以和毛、鄧比肩了。

誰想物極必反。他的志得意滿之日,正是他日落西山之時。

Tobe,ornottobe,--thatisthequestion.(活下去,還是不活:這是問題。──卞之琳譯文)莎士比亞這句名言,正是江澤民從今年「七一講話」到明年召開中共十六大期間的生動寫照。

且不說貪腐和失業引起的強烈民怨,且不說同僚對他戀棧心態的嘲諷和施壓,單是鄧力群等老「左派」們以「萬言書」形式的公開叫板,就夠他「喝一壺」的了。

細讀這份「萬言書」,發現這批發難者不愧是「毛主席的好學生」,他們很講策略,行文力求觀點和材料的高度統一,同時又仿效了當代尖端武器「多彈頭分導導彈」的功能,借題發揮,八面出鋒,以置敵於死地。當初毛澤東在延安搞「整風運動」,內容是整頓「三風」:從組織上反對宗派主義以整頓黨風,從思想上反對主觀主義以整頓學風,從宣傳上反對「黨八股」以整頓文風。今天鄧力群等人的「萬言書」,正是依此軌跡拋出投槍的。

毛澤東在談到反對主觀主義時,提倡了實事求是,有的放矢,用理論的箭,射中國問題的靶的。這話並不錯,他在各種策略上,特別是軍事策略上,確有很多高招,體現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的力量,從而拿下了大陸,也相當成功地拿下了人心,這是不爭的事實。你知道嗎,五星旗上圍繞代表中共那顆大星的四顆小星,有一顆是代表民族資產階級的(其餘三顆分別代表工人、農民、小資產階級)。在當時,對這些劃歸「剝削階級」的有產者,採取區別於對待所謂地主、富農的沒收政策,即團結、利用、改造的政策,和蘇聯相比,是個創舉。至於後來搞「五反」而走調,並不能否定此提法的聰明。今天,有人攻擊江澤民吸收資本家入黨,江完全可以以此類比,進行反駁。左派不會占多大便宜。

關鍵在於由此引出的另外一個問題,即宗派主義。「萬言書」作者們狠批江澤民的宗派主義,即拉幫結派搞山頭的野心家靈魂,以及謀取家族私利的貪婪嘴臉,則極具殺傷力。。請看這段原文:「鄧小平逝世之後,對江澤民的個人崇拜活動愈演愈烈,甚至超過華國鋒,而華國鋒同志正是由於這一原因不適宜再擔任黨的領導人。……江澤民的個人崇拜程度是黨內毛澤東晚年之外個人崇拜最嚴重的。個人崇拜從來都是上有所好、下有所圖,文化大革命時期的『大樹特樹個人權威』的鬧劇又在重演。最典型的是『七一講話』竟被政治局委員黃菊稱為繼往開來的當代共產黨人的新世紀宣言,是與時俱進的馬克思主義綱領性文件,是馬克思主義建黨學說的新概括、新發展、新闡述、新突破,要把思想統一到『七一講話』精神上來。(原載上海《解放日報』)這說明有人想坐轎子,也有人想抬轎子。黃菊同志迫不及待地想進北京,要當常委,在黨內帶頭搞個人吹捧,搞宗派,實際上是新的『四人幫』作風。全黨繫在江澤民身上,十分危險。」

單就這段話說,無所謂理論上「左」或右的問題,而是就江本人的野心及其僂□如黃菊之流的小丑嘴臉,做了入木三分的刻劃和揭露,並暗示他們理應被拉下馬來。「萬言書」中更有「過去縣委書記、省委書記傍大款,現在連總書記也公開傍大款了,兒子背地傍大款」的黨員和群眾的議論,矛頭直指江式家族。從這一點講,「萬言書」不愧一篇〈討江檄文〉,是垂向江澤民額頭的一把利劍!

「萬言書」和「七一講話」的文風也形成鮮明的反差。毛澤東提倡的「尖銳潑辣生動鮮明」的文風,以及「鈍刀子割肉是半天割不出血來的」主張,在諸如前人民日報社長吳冷西、作家魏巍等「老筆桿」下,有不錯的體現。相反的,「七一講話」充滿假大空的陳詞濫調,裝腔作勢,藉以嚇人,語言無味,像個癟三,讀時令人厭倦,在語言文字給人的第一印象上,先自打了敗仗。

不錯,毛澤東的反對宗派主義,實際上是排斥王明、張聞天等人的影響,樹立自家山頭,但當時他有劉少奇對「毛澤東思想」的強力闡述和定位,有康生的秘密操作,有陳伯達的日常文書處理,他「玩」得很瀟灑。江澤民呢,雖有曾慶紅、黃菊一斑人的死命保駕,卻是捉襟見肘,力不從心。看,在幾位「老革命」的衝擊下,他惱怒了,下手了,停刊的停刊,看管的看管。明眼人一眼便可看出,這並不表示他的有力量,恰恰相反,這純屬虛弱的表現。利刃在眼前晃來晃去,他體重雖有增加,寶座卻要坍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