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内总管」曾庆红之「三大忌」
 
陆不平
 
2001-1-21
 
【人民报讯】陆不平20日在大家论坛发表文章:"大内总管"曾庆红的未来政治前程正在逐步显示出三大忌讳:一曰"功高震主";二是"知情太多";三为"忠臣贰主"。

中共中央十五届五中全会于上年10月11日在北京闭幕了。出乎许多方面人士意料,中共中央组织部长曾庆红未能晋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进入党和国家领导人行列。不论这一结果是出于江泽民提曾不力,还是江泽民力提曾庆红但在党内反对派的强大抵抗面前暂时退却,都不能不让人对曾庆红在江泽民以后风波险恶的政治局势中的归宿产生几分猜测。

事实上,由于今天的中国现实政治在本质上还是中国数千年封建传统政治的延续,依然是当今"圣上"御笔钦点"革命事业接班人",依然是美其名曰"扶上马、送一程"和"关键时刻还得靠老同志"的垂帘听政,依然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人身依附关系,"大内总管"曾庆红的未来政治前程正在逐步显示出三大忌讳:一曰"功高震主";二是"知情太多";三为"忠臣贰主"。

打从中华民族开启帝王朝代至今,延续千年的"忠臣明主"这样一种人身依附的君臣关系,在中国共产党和政府机构中处处可见。普遍的可以看到在各机关、单位里某某下属是某某领导的人这一裙带关系,极端点的可以见到在一些大案要案中"舍身护主"的王宝森式人物。当然,下属到底是"忠臣"还是"奸佞"、圣上究竟是"明主"还是"昏君"就全凭各人良心和角度了。

尽管经过二十世纪近百年对封建王朝和文化的"革命","忠臣护主"这一古老封建传统在江泽民时代反而大有发扬光大之势。这也是无可奈何、事出有因的事。首先是"主上"出身不正。要知道,如今的核心当年是借"六四"镇压的东风,在小平同志的青睐下,乘火箭直升上来的,其速度绝不次于当年让毛泽东钦点"乘直升机上来"的王洪文同志。这种非民主程序产生的核心,最怕也最恨知情的人们指出这一点。(当然,对付华莱士这样的"洋鬼子",不必去管他冷嘲热讽说我们"叫起来像鸭子,走起来像鸭子,就一定是鸭子"的话,只要一口咬定"我们领导人也是民主选举的"就让他没辙)。越是缺乏领导权力合法性的核心,就越是需要有忠臣维护,以确立君主地位和树立君王威严。其次是这位"主上"的"道行"不深。执政十一年,事实已经证明江泽民既缺乏一个大国领导人应有的宽阔胸怀和面向世界、面向二十一世纪高科技信息时代的高瞻远瞩眼光和视野,又缺乏治理现代国家的战略部署与规划能力,以至外不能御侮辱以振国威,内不能清腐败以平民沸,终于弄到国际地位形象一落千丈,让人划入"无赖"国家行列,国内政经一派危机,一边猛打"法论功"、"中功"等民间气功团体,一边大喊大叫"稳定压倒一切"的气急败坏、疯狂狼狈的地步。尽管外有朱熔基治理经济、内有曾庆红操持"家务",奈何"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天下英才早以散落四海,覆水难收了。最后,在共产主义理想已经破灭、道德沦丧、唯物质利益的拜金主义盛行、"捞一把、留后路"等思想正在逐渐成为共产党大多数干部奉行的人生信条时,对"主子"的"忠诚"一一哪怕这种忠诚多么短暂和虚伪一一已经成了维护这个垂死政党的最重要的政治品质。

在上有老人垂帘听政、下有诸侯嚣张窥越的艰难时期,曾庆红为当今"圣上"江泽民从龙潜出山到确立"正统"直到如今成为不容置疑的党和国家的"核心"而殚精竭虑、呕心沥血、绞尽脑汁、出谋划策,在驯挫狂傲不桀"太子党"、降伏陈希同北京帮、击破李鹏派系势力等战役中立下汗马功劳,在海内外朝野评论家中赢得中南海"大内总管"之誉。

"小曾子"功劳太大了,大得江泽民都不得不设法给他谋个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正果"。这"正果"得到了还好,要得不到,"小曾子"会不会心怀不满?甚至怀恨在心?纵使这"正果"让"小曾子"得到了,他会不会得寸进尺,得陇望蜀?把下一个目标盯在当今核心或核心二世位置上?没办法,古今中外,人性使然啊。"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不仅宋太祖得搞"杯酒释兵权",连老福特也不得不让功劳大大的总裁亚科卡卷铺盖"走人",因为他已经被提到头了,再提就没有福特+1世的份了。这都是文的。汉高帝刘邦对韩信就算武的了。"小曾子"的前程安排,在当今核心的心中恐怕都是模棱两可啊。

功高震主,这是曾庆红一忌。

曾庆红对当今核心的巨大功劳的另一面,却是他不可避免地参与太多和太深的"核心"机密。搞不好有时还得干点"圣明"不能亲自出马干的"脏活(DirtyJob)"。这些,即使当今核心眼下不在乎,一旦核心下台,大权旁落,谁又能保证曾庆红还会象核心在台上时那般忠心耿耿对待台下的"前核心"呢?更有谁能保证曾庆红不会在今后被急剧变化的政治局势所迫,来个"反戈一击",在"原则面前"演一场"大义灭亲",把江核心当年上台的前后内幕和台上十年的各种见得和见不得人的手段公布天下,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大家都在官场上,都是风云一时的过路政客。

看看赵紫阳就知道了,在官场上,信用、情义有时是很难讲的。想到这些,我要是江核心,都得提防著点这个"小曾子"。别"接班人"最后变成了"掘墓人"。这事儿历史上还少吗?

知情太多,这是曾庆红二忌。

如今全世界都知道曾庆红是"江核心的人",这是板上钉钉的铁一般事实。曾庆红今天红得发紫的地位(明的是中共中央组织部长,暗的江泽民的"心腹谋士、大内总管"),也是他以绝对的忠诚和为江氏江山立下汗马功劳换来的。

问题就在这点上。"一朝天子一朝臣"。曾庆红此次不能如愿进政治局,不见得是他自己有什么过失,恐怕多是因为他是"国王的人",是正在引起许多高级官员警惕和反感的"XX帮"。除非曾庆红日后自己做了那个"核心"或者江二世当上了"核心",否则,未来的"天子"、"核心"绝不愿重用曾庆红这个"外姓家奴"。这是人的本性和中国现实政治本质决定的:你曾那般忠诚于江核心,肯定不能再那般忠诚于我,你若能如此又忠诚于我,那你的忠诚又叫什么?"忠臣岂能事二主焉"?

忠臣贰主,这是曾庆红三忌。

中国当今的政治,说到底还是个"人"的政治。再说得赤裸一点,就是个"玩人"的政治,当"主子"的要把下属"玩"得服服贴贴、死心塌地、忠心不贰。做奴才的一方面要"玩"得深藏不露、察言观色、揣摩圣意、见风使舵,以图进取,一方面也要留点后路,别把宝全押在一注上,以免在主子失势时输光了血本。君不见,台上高唱"三讲"颂歌者正在私底下把子女移民海外?

毫无疑问,尽管人们有时将他联想到清朝慈禧太后时期的"大内总管""小莲子"(李莲英)身上,在当今中国社会里,曾庆红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很有"政治天才"的人物。然而,曾庆红毕竟不是生活在民主制度社会里,"天子"、"核心"再圣明也挡不住大自然的法则而即将退出中国政治舞台。"树倒猢猴散"的中国封建政治传统强加于他的上述三忌不仅是现实的,而且还是紧迫的、必然的。

摘自(大纪元)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