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一場史無前例的浴血械斗
 
2000-11-26
 
【人民報訊】深圳寶安區西鄉鎮鶴洲村日前發生一起因經濟糾紛引發的大規模械斗,鶴洲村護村隊隊員與新盛公司員工發生斗毆,新盛公司多名員工在斗毆中被打傷,其中劉緒華的左手掌被護村隊員當場砍斷,倪吉峰被砍傷多處。事件發生後,黃田派出所立即成立了專案小組對事件進行調查,並力追捕疑兇。目前已有1名疑兇被緝拿歸案,其餘4人仍在追捕中。

據新盛公司有關人士介紹,案件發生在10月14日。當天上午,新盛集團公司董事長助理歐陽讚一行到寶安區西鄉鎮鶴洲村處理雙方的經濟糾紛事宜。由於一直未能與該村楊書記聯繫上,歐陽讚便讓村治安員通知楊書記,但未果。後歐陽讚與治安員發生爭執,並將治安員趕走。隨後,歐陽讚一行來到村委會,上樓找村委負責人解釋。正在這時,樓下突然發生了斗毆,一輛滿載護村隊員的大巴迅速向村委駛來,從車上沖下了幾十名身穿迷彩服、手持兇器的護村隊員。正在樓下等候的幾名新盛公司的員工躲閃不及,多人被打傷,其中劉緒華被護村隊員用大刀當場砍下左手手掌,倪吉峰被砍傷多處。歐陽讚被幾名護村隊員追打,情急之中跳進臭水溝才躲過一劫。

記者隨後採訪鶴洲村時卻聽到另一種說法。據該村劉文書稱,當天新盛公司的10多名員工手持器械衝擊村委,護村隊隊員出於自衛才與他們發生械斗,也有兩名村民因此受傷。劉文書稱,現在還不能確定是否護村隊員將劉緒華的手掌砍下,有可能是混戰中他們自己人砍的。

據了解,械斗與雙方之間的經濟糾紛有關。新盛公司於1988年在鶴洲村購買了大約3萬平方米的土地,並投資興建了新盛工業區。1995年,雙方合作興建梅村大廈,並以鶴洲村委的廠房作抵押向銀行融資,後來貸款被第三股東卷逃,雙方遂為誰承擔主要責任、誰負責賠償產生糾紛。據了解,目前案件仍在廣東省高院審理中,究竟誰應為貸款負責仍沒有結果。

砍手事件引起深圳寶安公安分局和黃田派出所的高度重視。黃田派出所黃所長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該案是黃田派出所成立以來第一宗惡性案件,派出所已成立了專案小組全力追捕疑兇。他說,無論事件是什麼原因引起的,但持刀傷人絕對是違法的。他透露,目前已有1名疑兇被抓獲,其餘4人仍在全力追捕中。

被砍斷手掌的新盛公司員工劉緒華接肢狀況良好,目前仍在醫院接受治療,據法醫初步鑒定為重傷。另一傷者倪吉峰已傷愈出院。

傷者:把斷掌夾在腋下報警

「如果我的左手不擋一下的話,掉在地上的恐怕不是手掌,而是我的頭。」提起被斬手一事,身高1.83米、體重100公斤的山東大漢劉緒華還心有餘悸,他向記者回憶了事發時的情景。

「當時見到護村隊隊員手持兇器向我們撲過來時,我立即招呼同事跳車狂奔。大概跑了五六十米後,回頭看見同事倪吉峰被斬倒在地,於是便折回去營救。由於手無寸鐵,我只能用手護住頭,沖過護村隊隊員的刀棒去救倪吉峰。當我拉起倪吉峰時,幾名護村隊員向我身上連砍數刀,但我當時只想拉著倪吉峰逃出去,也顧不上了。突然間,我覺得面前有一刀光閃過,便本能地抬起左手一擋,只聽『刷』的一聲,我的左手被一把大約1米長的馬刀斬了下來,頓時鮮血如註。我忍著巨痛從地上將手掌撿了起來,此時才發現地面上還有一大塊頭皮,我這才發現原來自己的頭被『削平』了一些。這時我只想著趕緊去醫院把手接上,但攔了幾輛車它們都沒有停下來,可能是司機們看到我鮮血淋漓都不敢停車吧。最後我只好把斷掌夾在腋下,掏出手機報警。警員在報警之後幾分鐘後便趕到了,他們把我帶到附近的衛生所作了簡單的處理後,醫院的救護車便把我接走了,之後我就什麼都記不得了。」

劉緒華說,這五分鐘的生死經歷讓他畢生難忘。他希望警方盡快將兇手緝拿歸案。

醫生:身體強壯躲過大難

據負責為劉緒華接肢的西鄉人民醫院伍騰堯主治醫師介紹,傷者送來時已處於半休克狀態,但還會不停地說「快給我做手術"。

經檢查,傷者左手手腕以下被斬斷,手掌用塑料袋包著,可以看得出作過簡單的處理,手腕傷口已被包紮起來。傷者頭部有多處傷口,其中最大的一處傷口有8×6厘米那麼寬,可以清楚地看見顱骨。頸部有一處約8厘米長的傷口,呈噴射狀出血,幸運的是沒有傷及動脈。肩胛部還有一條約10厘米長、1厘米深的傷口。由於出血過多的原因,病人進院時血壓已經很低,已經處於半休克狀態。手術從中午12時30分左右開始,一直到晚上9時多,在9個小時的手術過程中,傷者曾多次休克,幸好傷者的身體素質好,才未造成生命危險。

伍醫生介紹說,手術十分成功,手掌再植後應該不會影響傷者以後的正常生活,但功能肯定不如以前。伍醫生稱,是強壯的體魄救了小伙子一命,如果他體質差一點的話,活下來的希望恐怕不大。

目擊者:打得好慘啊!

記者近日前往事發地點作實地調查,幾名現場目擊者向記者描述了事發時的駭人場景。

據鶴洲村新洲小學樓下一個士多老板講述,10月14日上午10時左右,他剛從菜場買菜回來,看到好多人在前面的溜冰場外混戰一團,一會兒便見到一個男人夾著一隻斷手沖出人群,直奔附近的鶴洲村社康服務中心。這時,一名老婦人忍不住喊出聲來:「打得好慘啊!當時人很多,有的拿鐵棍,有的拿滅火器,我們在旁邊圍觀的人一時也分不清誰在打誰。」

鶴洲村社康服務中心負責人告訴記者,當時,他接到鶴洲村治保會一位負責人的報告說前面有人受傷。「我剛吩咐兩位值班醫生出去找找,便看到傷者出現在了社康服務中心門口。有人試圖去扶他,他推了推別人的手,然後自己走進了醫療室。剛坐到凳子上,他便因失血過多出現休克症狀,渾身冒汗。"這位負責人馬上打電話通知西鄉鎮人民醫院調派救護車,一邊組織醫療工作人員進行輸液急救,包紮傷口,冰凍斷手,由於處理及時,保證了後來的再接肢手術取得成功。

四兇手仍在逃

寶安區鶴洲村護村隊斷手事件引起了深圳市公安機關的高度重視,黃田派出所有關領導親自帶隊,抽調精幹力量組成了專案組,寶安區公安分局也派治安科幹警先後幾次前往當地,協助偵查這起性質極其惡劣的刑事案件。黃田派出所有關負責人日前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現已初步查明參與這起傷害案的關鍵涉案人員有5人,目前僅有1名護村隊員被抓獲,其餘4人仍然在逃。

據黃田派出所有關負責人介紹,「兇案發生後,鶴洲村委對警方調查雖然不敢直接阻撓,但態度一直不積極。」為此,黃田派出所專門同鶴洲村委主要負責人進行了溝通,要求鶴洲村委一方面要積極協助公安機關破案,勸解其它涉案人員盡快投案自首,另一方面同傷者協商解決醫療費用問題。這位負責人強調,逃避不是辦法,警方已將此案作為刑事案件立案偵查,對在逃的4名疑兇發出了拘捕令。

這位負責人還告訴記者,由於護村隊的工資、人員等都是村裡掌握,公安機關只在業務上進行指導,日常管理根本插不上手。有時接到群眾投訴護村隊員打人,一般都轉到各個鎮的綜治辦去處理。近年來,深圳市整治保安隊伍已初見成效,但村裡的治安隊具體由誰來管,至今沒有明確規定。目前,寶安區每個村都成立了護村隊,又叫治安聯防隊,本為協助公安機關維護社會治安,但由於這支隊伍魚龍混雜,缺乏管理,一出了事,群眾便誤認為是公安人員所為,嚴重損害了公安隊伍形象。

新盛公司:我們要討回血債

新盛電子公司的經理康明經歷了整個糾紛的過程。

10月13日,公司有兩位員工向康明辭職,並告訴康明,他們聽到了一些消息,說鶴洲村準備明天發動村民來廠鬧事。康明聽後感到問題嚴重,立即打電話向總公司匯報,要求總公司派人前來與村委協商。

10月14日,新盛集團公司董事長助理歐陽讚一大早便趕到新盛工業園,但怎麼也聯繫不上村委楊書記。歐陽讚決定先回市區,不料車到工業園門口時,無論司機怎樣按喇叭,正在打麻將的幾名村治安員(當時工業園已被村接管)就是不出來開門。歐陽讚頓時氣上心頭,沖下車去把麻將桌掀翻,並將治安員趕跑。後來,歐陽讚覺得此舉太衝動,可能會加深雙方的矛盾,於是便驅車到村委,希望能解釋一下。就在歐陽讚與康明上了村委辦公室大樓之際,下面卻發生了聳人聽聞的斬手事件。康明稱,當時歐陽讚正在與村文書劉某解釋,希望能見到楊書記,後來便聽到下面打起來的聲音。

康明稱,公司確實與鶴洲村委有經濟上的糾紛,但案子現在省高院審理中,至於誰欠誰的錢、欠多少錢還有待法院判決。公司為了避免矛盾激化,已經作了許多讓步,現在工業園實際上已交由村委管理,租金也讓他們去收,但村委這種喪盡天良的做法實在令人震驚。

康明表示,新盛集團公司絕不會就此畏縮,他們將通過法律的途徑討回這筆血債。

鶴洲村委:是對方尋釁滋事

鶴洲村委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斷手事件的起因是新盛電子公司代理人康某等人是「有計劃、有預謀地手持鐵管、滅火器來我村鬧事,衝擊我村委,嚴重威脅了群眾和幹部的生命財產安全,影響了村委的正常工作」。因此,希望公安機關寬大處理此事。

據鶴洲村委的文書介紹,新盛電子公司原來使用的土地是從鶴洲村委租用的,多年來已累計拖欠使用費近百萬元。根據雙方簽訂的協議,從今年7月4日起,新盛電子公司的廠房、宿舍等由村委接管。10月14日上午10時左右,「新盛電子公司代理人康某竟率帶黑社會性質的人手持鐵管、滅火器進入我村,衝進我村委,揚言要找書記,不然後果嚴重。」說完就往村委樓下沖去。這時,正在新盛電子公司門衛室值班的鶴洲村治安辦治安員楊某、陳某、何某等4人看到情況不妙,擔心在村委上班的人員受到傷害,他們來不及考慮就向村委走去。當時正在村委值班的消防員黎某拿著消防頭盔也跟了過去。當治安員剛到村委門口,就被十幾個手持鐵管的人圍了起來,有人還從車上拿出兩個滅火器向治安員噴射,他們邊打邊向高速公路方向撤走,在混亂中我們的治安員把對方一人打倒在地。(南方都市報)(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