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一场史无前例的浴血械斗
 
2000-11-26
 
【人民报讯】深圳宝安区西乡镇鹤洲村日前发生一起因经济纠纷引发的大规模械斗,鹤洲村护村队队员与新盛公司员工发生斗殴,新盛公司多名员工在斗殴中被打伤,其中刘绪华的左手掌被护村队员当场砍断,倪吉峰被砍伤多处。事件发生后,黄田派出所立即成立了专案小组对事件进行调查,并力追捕疑凶。目前已有1名疑凶被缉拿归案,其余4人仍在追捕中。

据新盛公司有关人士介绍,案件发生在10月14日。当天上午,新盛集团公司董事长助理欧阳赞一行到宝安区西乡镇鹤洲村处理双方的经济纠纷事宜。由于一直未能与该村杨书记联系上,欧阳赞便让村治安员通知杨书记,但未果。后欧阳赞与治安员发生争执,并将治安员赶走。随后,欧阳赞一行来到村委会,上楼找村委负责人解释。正在这时,楼下突然发生了斗殴,一辆满载护村队员的大巴迅速向村委驶来,从车上冲下了几十名身穿迷彩服、手持凶器的护村队员。正在楼下等候的几名新盛公司的员工躲闪不及,多人被打伤,其中刘绪华被护村队员用大刀当场砍下左手手掌,倪吉峰被砍伤多处。欧阳赞被几名护村队员追打,情急之中跳进臭水沟才躲过一劫。

记者随后采访鹤洲村时却听到另一种说法。据该村刘文书称,当天新盛公司的10多名员工手持器械冲击村委,护村队队员出于自卫才与他们发生械斗,也有两名村民因此受伤。刘文书称,现在还不能确定是否护村队员将刘绪华的手掌砍下,有可能是混战中他们自己人砍的。

据了解,械斗与双方之间的经济纠纷有关。新盛公司于1988年在鹤洲村购买了大约3万平方米的土地,并投资兴建了新盛工业区。1995年,双方合作兴建梅村大厦,并以鹤洲村委的厂房作抵押向银行融资,后来贷款被第三股东卷逃,双方遂为谁承担主要责任、谁负责赔偿产生纠纷。据了解,目前案件仍在广东省高院审理中,究竟谁应为贷款负责仍没有结果。

砍手事件引起深圳宝安公安分局和黄田派出所的高度重视。黄田派出所黄所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该案是黄田派出所成立以来第一宗恶性案件,派出所已成立了专案小组全力追捕疑凶。他说,无论事件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但持刀伤人绝对是违法的。他透露,目前已有1名疑凶被抓获,其余4人仍在全力追捕中。

被砍断手掌的新盛公司员工刘绪华接肢状况良好,目前仍在医院接受治疗,据法医初步鉴定为重伤。另一伤者倪吉峰已伤愈出院。

伤者:把断掌夹在腋下报警

“如果我的左手不挡一下的话,掉在地上的恐怕不是手掌,而是我的头。”提起被斩手一事,身高1.83米、体重100公斤的山东大汉刘绪华还心有余悸,他向记者回忆了事发时的情景。

“当时见到护村队队员手持凶器向我们扑过来时,我立即招呼同事跳车狂奔。大概跑了五六十米后,回头看见同事倪吉峰被斩倒在地,于是便折回去营救。由于手无寸铁,我只能用手护住头,冲过护村队队员的刀棒去救倪吉峰。当我拉起倪吉峰时,几名护村队员向我身上连砍数刀,但我当时只想拉着倪吉峰逃出去,也顾不上了。突然间,我觉得面前有一刀光闪过,便本能地抬起左手一挡,只听‘刷’的一声,我的左手被一把大约1米长的马刀斩了下来,顿时鲜血如注。我忍着巨痛从地上将手掌捡了起来,此时才发现地面上还有一大块头皮,我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头被‘削平’了一些。这时我只想着赶紧去医院把手接上,但拦了几辆车它们都没有停下来,可能是司机们看到我鲜血淋漓都不敢停车吧。最后我只好把断掌夹在腋下,掏出手机报警。警员在报警之后几分钟后便赶到了,他们把我带到附近的卫生所作了简单的处理后,医院的救护车便把我接走了,之后我就什么都记不得了。”

刘绪华说,这五分钟的生死经历让他毕生难忘。他希望警方尽快将凶手缉拿归案。

医生:身体强壮躲过大难

据负责为刘绪华接肢的西乡人民医院伍腾尧主治医师介绍,伤者送来时已处于半休克状态,但还会不停地说“快给我做手术"。

经检查,伤者左手手腕以下被斩断,手掌用塑料袋包着,可以看得出作过简单的处理,手腕伤口已被包扎起来。伤者头部有多处伤口,其中最大的一处伤口有8×6厘米那么宽,可以清楚地看见颅骨。颈部有一处约8厘米长的伤口,呈喷射状出血,幸运的是没有伤及动脉。肩胛部还有一条约10厘米长、1厘米深的伤口。由于出血过多的原因,病人进院时血压已经很低,已经处于半休克状态。手术从中午12时30分左右开始,一直到晚上9时多,在9个小时的手术过程中,伤者曾多次休克,幸好伤者的身体素质好,才未造成生命危险。

伍医生介绍说,手术十分成功,手掌再植后应该不会影响伤者以后的正常生活,但功能肯定不如以前。伍医生称,是强壮的体魄救了小伙子一命,如果他体质差一点的话,活下来的希望恐怕不大。

目击者:打得好惨啊!

记者近日前往事发地点作实地调查,几名现场目击者向记者描述了事发时的骇人场景。

据鹤洲村新洲小学楼下一个士多老板讲述,10月14日上午10时左右,他刚从菜场买菜回来,看到好多人在前面的溜冰场外混战一团,一会儿便见到一个男人夹着一只断手冲出人群,直奔附近的鹤洲村社康服务中心。这时,一名老妇人忍不住喊出声来:“打得好惨啊!当时人很多,有的拿铁棍,有的拿灭火器,我们在旁边围观的人一时也分不清谁在打谁。”

鹤洲村社康服务中心负责人告诉记者,当时,他接到鹤洲村治保会一位负责人的报告说前面有人受伤。“我刚吩咐两位值班医生出去找找,便看到伤者出现在了社康服务中心门口。有人试图去扶他,他推了推别人的手,然后自己走进了医疗室。刚坐到凳子上,他便因失血过多出现休克症状,浑身冒汗。"这位负责人马上打电话通知西乡镇人民医院调派救护车,一边组织医疗工作人员进行输液急救,包扎伤口,冰冻断手,由于处理及时,保证了后来的再接肢手术取得成功。

四凶手仍在逃

宝安区鹤洲村护村队断手事件引起了深圳市公安机关的高度重视,黄田派出所有关领导亲自带队,抽调精干力量组成了专案组,宝安区公安分局也派治安科干警先后几次前往当地,协助侦查这起性质极其恶劣的刑事案件。黄田派出所有关负责人日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已初步查明参与这起伤害案的关键涉案人员有5人,目前仅有1名护村队员被抓获,其余4人仍然在逃。

据黄田派出所有关负责人介绍,“凶案发生后,鹤洲村委对警方调查虽然不敢直接阻挠,但态度一直不积极。”为此,黄田派出所专门同鹤洲村委主要负责人进行了沟通,要求鹤洲村委一方面要积极协助公安机关破案,劝解其它涉案人员尽快投案自首,另一方面同伤者协商解决医疗费用问题。这位负责人强调,逃避不是办法,警方已将此案作为刑事案件立案侦查,对在逃的4名疑凶发出了拘捕令。

这位负责人还告诉记者,由于护村队的工资、人员等都是村里掌握,公安机关只在业务上进行指导,日常管理根本插不上手。有时接到群众投诉护村队员打人,一般都转到各个镇的综治办去处理。近年来,深圳市整治保安队伍已初见成效,但村里的治安队具体由谁来管,至今没有明确规定。目前,宝安区每个村都成立了护村队,又叫治安联防队,本为协助公安机关维护社会治安,但由于这支队伍鱼龙混杂,缺乏管理,一出了事,群众便误认为是公安人员所为,严重损害了公安队伍形象。

新盛公司:我们要讨回血债

新盛电子公司的经理康明经历了整个纠纷的过程。

10月13日,公司有两位员工向康明辞职,并告诉康明,他们听到了一些消息,说鹤洲村准备明天发动村民来厂闹事。康明听后感到问题严重,立即打电话向总公司汇报,要求总公司派人前来与村委协商。

10月14日,新盛集团公司董事长助理欧阳赞一大早便赶到新盛工业园,但怎么也联系不上村委杨书记。欧阳赞决定先回市区,不料车到工业园门口时,无论司机怎样按喇叭,正在打麻将的几名村治安员(当时工业园已被村接管)就是不出来开门。欧阳赞顿时气上心头,冲下车去把麻将桌掀翻,并将治安员赶跑。后来,欧阳赞觉得此举太冲动,可能会加深双方的矛盾,于是便驱车到村委,希望能解释一下。就在欧阳赞与康明上了村委办公室大楼之际,下面却发生了耸人听闻的斩手事件。康明称,当时欧阳赞正在与村文书刘某解释,希望能见到杨书记,后来便听到下面打起来的声音。

康明称,公司确实与鹤洲村委有经济上的纠纷,但案子现在省高院审理中,至于谁欠谁的钱、欠多少钱还有待法院判决。公司为了避免矛盾激化,已经作了许多让步,现在工业园实际上已交由村委管理,租金也让他们去收,但村委这种丧尽天良的做法实在令人震惊。

康明表示,新盛集团公司绝不会就此畏缩,他们将通过法律的途径讨回这笔血债。

鹤洲村委:是对方寻衅滋事

鹤洲村委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断手事件的起因是新盛电子公司代理人康某等人是“有计划、有预谋地手持铁管、灭火器来我村闹事,冲击我村委,严重威胁了群众和干部的生命财产安全,影响了村委的正常工作”。因此,希望公安机关宽大处理此事。

据鹤洲村委的文书介绍,新盛电子公司原来使用的土地是从鹤洲村委租用的,多年来已累计拖欠使用费近百万元。根据双方签订的协议,从今年7月4日起,新盛电子公司的厂房、宿舍等由村委接管。10月14日上午10时左右,“新盛电子公司代理人康某竟率带黑社会性质的人手持铁管、灭火器进入我村,冲进我村委,扬言要找书记,不然后果严重。”说完就往村委楼下冲去。这时,正在新盛电子公司门卫室值班的鹤洲村治安办治安员杨某、陈某、何某等4人看到情况不妙,担心在村委上班的人员受到伤害,他们来不及考虑就向村委走去。当时正在村委值班的消防员黎某拿着消防头盔也跟了过去。当治安员刚到村委门口,就被十几个手持铁管的人围了起来,有人还从车上拿出两个灭火器向治安员喷射,他们边打边向高速公路方向撤走,在混乱中我们的治安员把对方一人打倒在地。(南方都市报)(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