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做神秘的「十五屆五中全會」
 
陳勁松
 
2000-10-11
 
【人民報訊】自由亞洲電臺10日評論:為時三天的中共「十五屆五中全會」在北京京西賓館舉行,三百五十名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雲集於此,中紀委的委員們也列席了會議。該會有為中共召開「十六大」做預備的意思,一系列重大問題勢必在會上討論。由於會議涉及引人注目的「十五計劃」,因而幾乎被定義為「經濟」會議。

所謂「五年計劃」,是中共仿效蘇聯計劃經濟模式,而設立的階段性中期經濟建設計劃。半個世紀之後,在市場經濟的浪潮衝擊中,「五年計劃」已經被譏諷為計劃經濟「最後的尾巴」。

然而,按照慣例,在這個沒有任何經濟專家列席的會議上,當權者仍將裝模作樣地審議所謂《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個五年計劃的建議》。隨後即將這一「建議」作為「國策」加以推行。

儘管會議依例閉門進行,其實,卻並沒有什麼機密可言。在那份實際上是由一批御用專家撰寫的「十五計劃」中,大概會強調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將每年的經濟增長率保持在平均8%左右,這一經濟增長率指標,是一個「社會穩定」值,是經濟任務,也是政治任務,必須加以確保。同時也要確保2010年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比2000年再翻一番。相應地,因應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前後的形勢,西部開發,基礎設施建設和環境保護等,將成為無可避免的話題,而這些話題,已屬老生常談,老百姓耳熟能詳,談不上什麼「機密」。

在這個故做神秘的會議上,唯一具有一點新聞價值的,可能是:「十五」期間,政府將允許出售各類國營企業的大部分股權。即民間所說的一個「賣」字:賣光了土地,再賣家當。前者指一哄而上的房地產,後者指一賣了之的國企「改革」。

但即便這類話題,也都不屬於什麼「機密」。而真正「機密」的,倒是另一些東西,如愈反愈腐的腐敗問題;關係世紀交接的「十六大」人事安排問題;棘手的臺灣問題;愈壓愈旺的法輪功問題;等等。但機密的不是這些問題,而是對付這些問題的手段。有這些問題擺在面前,預料會議開得不會輕鬆。

經濟上按部就班,政治上裹足不前,即經濟上持謹慎的攻勢,政治上取全面的守勢,是「上海幫」治國的特點,說穿了,「上海幫」就是一個「維持會」,江澤民就是「維持會」會長,只要共產黨一黨專制的船不翻,他們便以為萬事大吉。

江澤民們認為,上述任何一個環節上出了差錯,都可能導致自身政權的翻船,從而招致滅頂之災。繼蘇聯解體、東歐解放之後,最近幾年,南非,印度尼西亞,秘魯等專制政權又紛紛瓦解,尤其南斯拉夫的民主劇變,令中共當局膽戰心驚,危機感日深。依照他們的思維,非但不是要向前推進政治改革,倒是要向後收縮防線。於是,如何日夜防範和加緊鎮壓異己力量,反而可能成為會議的中心議題,成為這一閉門會議上真正的「機密」。(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