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急救中心草菅人命犯众怒
 
2000-10-11
 
【人民报讯】江淮晨报11日报导,几分钟的草草检查,没有进行任何的施救,就宣判一个生命的“极刑”之后匆匆离去,使其躺在冰凉的水泥桥墩下两个多小时。这就是桐城市“120”急救中心的救死扶伤吗?

  昨天,桐城市民管玉叙述了这场噩梦。3日晚,其弟媳熊金红在龙眠桥下洗衣时不慎落水,旁边洗衣人忙喊“救人”,相距100米的东环市场的戴剑闻讯赶来,拨打“110”报警后,连衣服都没脱跳入水中,将熊救起,并将她俯卧在水泥台面上“空水”。事后,据现场目击的市民估计,时间至少在8:40以后。

  “110”接警后迅速赶到,并拨打“120”求援。这时,桥上桥下已站满了围观群众。“120”急救车载着一名男医生和一名女护士来到现场,对溺水者翻翻眼皮,摸摸脉搏,按按肚子后,连挂在胸口的听诊器也没有使用,就宣布“人不行了”,起身走出几米远。在听到周围群众说“手在动,嘴里还在冒泡沫”时,又返回草草检查一遍,再次宣布病人“极刑”后离去。记录显示:“120”当时9:12出车,9:25返回。由于“120”的结论,人们放弃了营救。

  约10时30分,死者的丈夫管平路过大桥,当得知“妻子死亡”,连忙下到桥下,发现妻子的大腿尚热,赶紧进行“人工呼吸”,“吸出来的饭粒还是热乎乎的”。有人再次拨打“120”时,接电话的同志只一句“人已死了”就挂断了电话,有的热心人还赶到“120”值班室,要求出车。11:30左右,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马爱国带人赶到现场。因已经证实落水者是该院职工,遂进行呼吸排痰、注射强心针等现场急救后,又将其拉到该院急救半个小时后,告诉家属“病人确实没救了”。

  昨天下午,马爱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该市卫生局某部门就此事已组成调查组。他对“120”第二次出诊,叙述与死者家属一致,而第一次出诊情况则予以回避,只说“正在调查”。他介绍,判断病人已死亡的依据是:瞳孔放大,主动脉搏动消失,心音消失,呼吸消失,心电图拉成一条直线。但他强调,该市“120”急救车没有配备心电图机。但蹊跷的是:“120”出车记录上,原来死者姐姐的签名竟变成了死者的签名。

  据知情者透露,8月20日,该市一市民持刀自杀,“120”赶到现场,检查后宣布该人“已死亡”,但当刑警处理“尸体”时,发现还在动,再次拨打“120”求救。目前,这名“死人”仍然好好地在该市生活。

  昨天,跳水救人者戴剑颇为激动:“要不是相信‘120’,我驮也把人驮到医院去!”目前,原来不抽烟的死者丈夫现在一天四五包烟;10岁的儿子夜夜惊醒……死者的家属说,如果“120”尽力抢救,他们毫无怨言。现在,“要为死者讨个说法,要为全市76万人讨个公道,不能任由‘120’草菅人命!”(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