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看待民众中所谓“敢言”的名人(图)
 
单然
 
2020-4-29
 



“方方日记”将集结成册,其中左图为美国版、右图为德国版封面。



现年64岁的方方本名汪芳,是湖北省作家协会前主席。武汉1月23日宣布封城后,她从1月25日起,天天上网发表日记,至3月25日停笔,累计60篇。

【人民报消息】目前武汉某作家的日记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持不同意见的两派势如水火,被推上风口浪尖的作家成了一部份人心中敢说真话的英雄被热捧,不少名人发声力挺。

理性、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对事不对人的。

无论是西方媒体还是哪些个人,他们做了、说了能起正面作用的事实,对讲真相救人有好处,我们都可以用,但用了不等于全面肯定某家媒体或者某个人。这个世上,好人也可能做坏事,坏人也会可能做好事。无论媒体还是个人,最后审判看的是其对大法的态度。

该作家的真名,网上能查到,有资料说,是现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或原主席),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应该说是对中共的邪恶有一定了解之人。在其以往的作品中也多有对文革的反思。这次疫情中,她记录了一些官媒上看不到的情况,说了一些普通人不敢说的话,赚取了不少民意。可是毕竟是属于没有脱离党文化的人,很容易被邪灵操纵利用,甚至通过“高人气”来润物无声地促成中共想做却棘手的恶事,如全民监控就是一例。

在官方指派社区挨家挨户上门彻查疫情而遭到市民抵制时,该作家在日记中提出了用手机监控14亿人的建议,要求动用电信、移动、联通外加微信、支付宝,五管齐下,“强行联络每一个手机用户,每人必须回应每天的健康打卡。”很快,强行微信登记、每天上报体温全面铺开。

监控14亿人,这是中共做梦都想做的事。中共虽然一直在暗中实施各种监控手段,但要拿到台面上毕竟心虚,做起来总有障碍。可是该作家的提议却为他们铺平了道路,并顺势普及了健康码(健康码的邪恶之处已有同修撰文陈述过),堂而皇之的实施起全民监控来。

虽不能说健康码的推行是该作家一人之功,但她所起到的作用却是不容小觑的。一开始也有人质疑手机监控的隐私问题,可她说生存比隐私更重要,现在是活下去的问题,轻易就打消了正处于死亡恐惧中的人们的顾虑。

该作家在接受采访时说:写日记的基点是与政府绝对保持一致的,绝对配合政府的每一项举动,并且努力帮助政府说服不理解的人。这话说明作为体制内的人,该作者是非常清楚游戏规则的,绝对不会碰触红线。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正义律师被迫害、真正敢言的人被封杀,普通民众稍微说一句“敏感”的话就被封号、删号,而该作家却能一直发声的原因所在吧!

该作家和一些力挺她的人,不排除他们有时真的会受良心驱使,想站出来说说公道话,但因为他们的基点是在中共一边的,所以免不了会在关键时刻妥协或主动为中共背书,小骂大帮忙,反而成为了中共对百姓洗脑的工具,成全中共的恶行。

比如最近,中共为了摆脱全球追责和“去中国化”的困境,提出了全球共同抗疫的说法;对国内威胁说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对海外说人类是命运共同体。马上,该作家也开始说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西方人士是因为不信任中国的抗疫经验而表现出来自负,导致无数人丧命,这个教训是全人类的。

该作家把中共隐瞒疫情的罪恶一笔就抹掉了,轻易就违背了自己之前追责的言论,又肯定了中共抗疫的成就,把中共造成的对全人类的祸害推诿到了西方人士的头上。这正是中共想要的。而由于该作家目前的热度,肯定会有大批的人被带动上当,这比中共官方直接跳出来灌输这些谎言效果要好得多。

另有一位“名嘴”表面出来挺她时也是说,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共识的底线就是活下去。这些言论都是出自中共,目地是阻止人们认清它的邪恶并问罪。

人群中的所谓极左好辨认,经历过文革之祸的中国人尚有抵抗力,大法弟子也好辨识那些人,但所谓的偏右的人却具有一定的迷惑性。这些年讲真相中常遇到这类人,平时他们也抨击中共的专制,也讲应该推行普世价值和言论自由,在网络上还比较活跃,常常与左派发生激烈的争执,给人一种他们对邪党认识很清楚且很有正义感的样子,可是真正让他们退出中共时,他们马上就变调了,说你们法轮功就是太极端了,中国这么大这么乱,没有中共怎么行?目前哪个组织能比中共强?他们否认前三十年,肯定后四十年,实际还是在维护中共。

应该说他们也是受中共邪灵欺骗之人。不管他们的内心作何想法,只要他们不退出中共并停止为中共说话,结局也将是可悲的,

既然这样,对于他们的言行我们就要有所判断,不要为他们的表面所迷惑,否则有可能在赞扬他们并转发他们的文章时,无意中也帮了邪恶的忙。△

(转自明慧网,略有删除)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