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眼所限!原来太阳表面不长这样(多图)
 
尉迟鸣
 
2020-2-28
 



夕阳西下时的太阳我们很熟悉。



这是迄今为止对太阳表面的最详尽的观察。


太阳是太阳系中心的恒星。


再放大,太阳表面长的这样,和我们的肉眼直接看到的太阳完全不一回事。

【人民报消息】太阳,谁没见过?!

但是,最近,天文学家们专门用于观测太阳的新型望远镜已发布了新的一批图像,结果令人叹为观止,看起来她不是太阳,但是她确实是太阳,只不过这不是我们看见过的太阳!

报道说,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位于毛伊岛哈莱阿卡拉的Daniel K. Inouye太阳望远镜比我们人类的肉眼厉害,它们以我们所见过的最精致细节展示了恒星表面的形态——如得克萨斯州大小的对流粒子以及微小的磁特征——后者如同磁场的根茎,从那里延伸至太空。

马拉诺天文研究所夏威夷大学的天文学家Jeff Kuhn说:「在人类从地表研究太阳的历史中,这实际上是自伽利略时代以来的最大飞跃。重要性无以言表。」

真的如此重要?天文学家是这样认为的。他们通过人造的太阳望远镜看到的,是在人的这个分子空间里研究得来的。

过去,看到《圣经》里描述上帝用泥土造人,感到很困惑:人怎么会是泥土造的呢?现在才得知,在神看来,分子就是「土」。我们人体是由分子细胞组成的,我们人类能够达到的空间只能是分子构成的地方,因此人类空间是宇宙中唯一迷的空间。除非修炼正法,提高层次,否则人类只能在土里钻来钻去。

报导说,恒星表面的瑰丽现象已经足够惊人,不过科学家更感兴趣的是那些被等离子体扭曲和缠结的磁场,它们可以引发强大的太阳风暴,能够摧毁地球上的电网(尽管机率很小)。

科学家说,强度较低的太阳风也能影响到通信和导航系统,并产生华丽的极光,但我们对外层空间气象的理解和预测能力仍极为有限。这就是科学家们对Inouye太阳望远镜寄予厚望之处。

新闻读到这里,突然想起11年前的另一个新闻。

◎ 上帝居住的地方被淡化




1993年12月中旬,宇航员维修过哈勃太空望远镜之后,短短几天就出现奇迹,望远镜聚焦在遥远天际的一个星团,结果拍摄到宇宙中璀璨的天国世界!

1993年12月26日,哈勃太空望远镜拍摄到宇宙中的天国世界。这是哈勃太空望远镜传回美国马里兰州格林贝尔特的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的几百张图片显示的。

这些照片清楚的显示出,在茫茫的夜空当中,有一大片璀璨无比的城市,绝对是城市,这简直就是现实生活中的神话故事!

这些图片被NASA隐瞒了16年之久。2009年被忍无可忍的女研究员梅森博士(Marcia Masson)壮着胆儿披露出来。

2009年,梅森博士说,哈勃太空望远镜的目的是为拍摄远在宇宙边缘的图像,但16年前镜头一度发生故障,直到有宇航员奉令去将它修复。修复完成后,该望远镜传回的第一张图片是千变万化的色彩和亮光。当调整聚焦后,传回的图片出现了天国城市,美国航天局分析家惊呆了,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那些千变万化的色彩和亮光来自于神的世界!

梅森博士引述美国航天局内部专家的话,表示那片城市绝对是天国,「因为就我们所知,人体生命是不可能存在于一个冰冷的、没有空气的太空中。」

「经过检查和再检查,他们的结论是『图像是真的』。他们还推论,那个城市不可能是由我们已知的生命在居住。」梅森博士说,「我们发现的是上帝居住的地方。」

「就是它,它就是我们一直在等待的证据!」相信有神存在的梅森博士兴奋的说。

美国航天局的专家证实,1993年此图片引起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和副总统戈尔的兴趣,他们要求每日提出简报。

1993年,美国航天局曾按教皇约翰·保罗二世(2005年去世)的要求,将照片传给他。由于美国航天局拒绝对12月26日的照片报导作出评论,所以梵蒂冈方面低调处理,保持沉默。

航天局专家们承认,美国航天局已发现到一些有可能改变未来全人类思维和信仰的东西了。

获得航天局那一张照片副本的梅森博士认为拍摄到神的世界决不是偶然的,她说:「歪打正着,超级好运之下,美国航天局哈勃望远镜瞄准了特定的地点、在特定的时间里,拍摄到了这些照片。我没有特定的宗教信仰,但是我并不怀疑是有某人或某事在影响着,让哈勃望远镜对准了某一个特定的太空位置。」

随后,她更明确阐述自己的观点: 「某人或某事是指上帝自己吗?宇宙那么广阔,所有地方都是美国航天局可以拍摄探索的对象,为何会偏偏选中那里呢?肯定是有生命操控这件事情。」

但美国航天局一直没有把所发现、所拍摄的宇宙真实告诉给人类,包括那些在宇宙中飞行的像星系一样庞大的仙女。他们只把可以愚弄人类的毫无价值的东西放到那些杂志上误导人。

1993年拍照到天国世界,距今已经27年。从梅森博士2009年爆料,距今也过去了11年。但是,天文学家们不但没有更换转筋的脑袋,而且还依旧在误导读者。

◎ 太阳望远镜是科学家眼里的上帝

管理Inouye的联合大学天文研究协会的Matt Mountain表示:「在地球上,我们可以准确地预测世界各地是否会下雨,但还没有发展出太空气象学。我们对太阳风的预测能力比陆地天气落后50年,甚至更长。我们需要掌握太空气象背后的基本物理学,而这显然要从太阳开始,这是Inouye太阳望远镜未来几十年中的任务。」

Inouye太阳望远镜的负责人Thomas Rimmele说:「都和磁场相关。要揭开太阳的最大谜团,我们不仅必须能够清楚地看见1.5亿公里外的这些微小结构,而且还必须非常精确地测量它们在恒星表面的磁场强度和方向,以及延伸到外部大气的数百万度高温的日冕。」

国家科学基金会天文科学部的天文学家戴维·波波兹(David Boboltz)说:「最初的图像仅仅是个开始。自伽利略于1612年首次将望远镜对准太阳以来,Inouye太阳望远镜将在投入使用后5年内收集更多有关太阳的信息。」

◎ 为什么太阳表面不长这样




2002年拍摄的高清晰度太阳黑子图像。这是有史以来拍摄到的太阳最高清晰度的照片之一。

科学家兴奋的说:高清晰度太阳黑子图像是有史以来拍摄到的太阳最高清晰度的照片之一。这令人惊叹的图像底部显示的是一个太阳黑子的细节,顶部是玉米粒一样的沸腾颗粒状液体。

这张照片在2002年拍摄,使用了位于加那利群岛的瑞典太阳望远镜,它使用先进的高分辨率自适应光学系统和其它图像处理技术,来消除地球大气层的模糊效果。

太阳表面是长这样吗?不是。这是人造的太空望远镜拍照回来的图像。是给穿着肉身,长着肉眼的人类看的。

我们得知,宇宙所有的空间都不迷,只有人类空间是一个迷的空间。所以,尽管天文学家如此兴奋,但却永远也无法证实太阳的真相。(文/尉迟鸣)△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