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一地凤凰来 一地蝗虫灾(图)
 
荏淑一
 
2020-3-30
 



黄霸与严延年两人在汉宣帝时代都同为太守,两人治理政务的风格和做法截然不同,来自上天的回馈也不同。

【人民报消息】「凤凰来仪」、「蝗虫成灾」在中国历史上常见,到了现代几乎看不到「凤凰来仪」,「蝗虫成灾」却是相当地多。中国传统文化讲「天人感应」,历史上发生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君臣都能认识到是天人感应的显象,是上天对人间的回馈和警讯,对应君臣有嘉德或是行事不当的征象。这里就举西汉时两官吏的例子来对照一下。

西汉时代有两个有名的臣子,两个都有「第一」的表现。一个是最善于治理百姓的官吏黄霸,可以称他循吏第一;一个是西汉最有名的酷吏严延年,可以叫他酷吏第一,他们两人在汉宣帝时代都同为太守,两人治理政务的风格和做法截然不同,来自上天的回馈也不同。

循吏第一黄霸 凤凰来仪献瑞兆

《汉书.循吏传》说:黄霸「外宽内明」得民心,「治为天下第一」,外地居民纷纷慕善举家而来,他治理的颖州外来的户口一年一年增多。

黄霸从少年就学习法律,当副手时深得长官信赖,为人温良谦让,处事公正,得到同事、人民的敬爱。后来被推举为扬州刺史,之后任颍川太守。西汉末年,刑法渐渐走向严罚酷刑,黄霸任地方首长始终反对酷刑,始终秉持仁治的理念,仁慈宽厚的风度在当时非常与众不同,所造的政绩也卓然超群。

黄霸秉性宽恕,一生任官廉洁守法。他明察秋毫,亲民爱民,处理争讼以法律为据,治理政务以教化为本,在颖州太守任内,改变人民争讼争利的风气,使得地方人民转为明礼尚义,先他后我,孝子顺孙贞节妇女越来越多,「田者让畔,道不拾遗」,民风纯朴蒸蒸向善。

黄霸实际推动种种仁政让人民能够安居乐业,境内连连丰收,老人、鳏寡等等不愁衣食赡养,孤儿、穷人都有人帮助。颖川郡在他教化治理之下,成了人民安居的乐园,前后八年间狱中没有重罪囚犯,外地居民纷纷慕善举家而来定居。

当黄霸治理颍川时,出现凤凰来仪的祥瑞吉兆,并得到汉宣帝赠金爵嘉赏。

屠伯严延年 蝗虫聚灾示凶警

和黄霸同一时代的严延年,是东海下邳人,出身官宦世家。严延年和黄霸一样少年时代就学习法律条令,学成回乡为郡吏,后来当上河南太守。

严延年自恃才能,汲汲贪图功绩,他在河南太守任上严刑酷罚,杀害许多人。冬季处决犯人时,严延年将郡中各县的囚犯集中到郡府一起执行死刑,众死者的血流成河,流了数里远,严延年「屠伯」的恶名不胫而走。

严延年的好友张尚写信劝告他,请他稍微放松诛杀,给轻罪的人一个改过机会。可是严延年巧言以对,仍然我行我素。

一年冬天过年前,严母从家乡来过年团聚,路上正好看到许多押往刑场的囚犯,严母非常震惊难过,半途在都城供人休息的驿亭停了下来,拒绝和严延年见面。

严延年向母亲请罪,母亲训诫他这个用刑急刻的儿子:「你今天有幸当了郡守,千里之地都是你的治理领域,我看不到仁爱教化,却看到你以安全为借口愚弄人民,借故用严刑峻罚大量杀人,想立自己的官威,这岂是为民父母的本色?」

严母已经看到这个儿子的前途危在旦夕,在过完年回乡前又凝重劝导他:「天道在上,神灵明察人间的一切,人不可以独断杀人,我不想老来看着青壮的儿子罪大受刑罚遭杀戮啊!」

当时,隔邻黄霸治理的颖川郡出现凤凰齐翔,而严延年的河南郡发生蝗灾。严延年早年对黄霸看不上眼,现在更是忌妒,口出酸言酸语,自己一点悔改之心都没有。朝中遇左冯翊官职出缺,汉宣帝下旨征用严延年补缺,但又听说严延年为官严酷,就又命人追了回来。严延年就猜疑某人作梗,心中怀恨。

严母返乡时劝告他的话,严延年并没放心上,更不用说改正了,才过一年多,他的恶行遭致天谴,被举发十罪,因罪遭刑,尸体被弃置街头示众。△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