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狼师上课性侵女童多年(图)
 
2020-3-22
 



专家指中国儿童中有1%被强奸,公开的案件只是冰山一角。

【人民报消息】「2010年,邓某对我进行第一次侵犯,我今天站出来,要揭开我童年的伤疤……」3月20日,微博实名认证用户@中国刘杰爆料称广西横县云表镇某乡村小学教师邓某上课时多次性侵幼女,引发社会关注。

22日晚,媒体记者从赵女士姐姐赵佳处获悉,横县公安局认为赵女士被强奸一案有犯罪事实发生,需追究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

在讲台上多次被老师猥亵

「课堂上,邓某叫我上教室的讲台,解开我的裤子,摸完之后就叫我回到座位。我当时好奇地跟同桌说刚才老师摸我,但是被邓某听到,他示意我不要说出来,要隐瞒……」

在帖文里,赵女士写下数学老师邓某的性侵行为:「基本上每天有他的课,他都会叫我上讲台,重复这些行为,从一年级到四年级一直在侵犯我,五六年级的时候把我叫到办公室,坐在他的大腿上……」

「上述内容确为我妹妹所写,直到前几天我才知道她经历怎样的黑暗。」22日中午,赵佳告诉记者,自己作为姐姐感到非常自责和愧疚。

「我妹妹在云表镇上小学遭受侵害时,我刚上初中,父母离婚,母亲去了广东工厂做工,后来在南宁当保姆。我妹妹在外婆家生活,我在姨母家生活,只有周末才回外婆家。」赵女士称,我妹妹当时7岁,也是无知,还以为老师这样抱她是宠她的表现,她还想告诉同学,班上很多同学也都知道这位老师很喜欢抱着她。

一封信牵出不堪回首的往事




被性侵的赵女士模拟第三人口吻写给邓某的信。

赵佳称,因为是单亲家庭,母亲经常不在家,妹妹一直很压抑地活着。2017年妹妹上初中后,一直处在内心的煎熬之中,人很自闭、内向,还曾跟我说不想结婚。

赵佳告诉记者,直到2020年3月16日,舅舅在收拾屋子时偶然发现一封夹在笔记本的信并告知她,当时只是怀疑是妹妹写的,但舅舅和妈妈不敢去问她,于是我建议由我来问。

3月18日,在姐姐的开导下,赵女士打开心扉,称这封信是自己2017年模拟第三人口吻写给邓某某的。

信中赵女士写道,「我想对你(邓某)的做法做一个批判,八年前,你曾经对这个无知、干干净净的女孩子侵犯。你这么做是否想过后果?这个女孩子被玷污了,整天变得不自在,而她又是单亲家庭,她只有妈妈,她不敢告诉她妈妈……你好受了,那她呢?一次又一次地侵犯于她,你不可耻吗?你还配当老师吗?……现在我希望你能对这个女孩做出严肃的负责……我不想让下一个女孩子受到你的侵犯。」

赵佳称,邓某如今已66岁,应该退休一年左右,他当年是55岁,有配偶,他的孙子比我妹妹小2岁,在我们当地村里,他是老教师了,只要说到他,村里的人都知道。

赵佳还称,邓某曾送给妹妹一部旧手机和几十元,想以此来堵口。他有时候会给我妹妹零钱,有时候就给她买些零食,不想让我妹妹对外声张。我妹妹曾把所写的那封信编辑成短信发给他,他就用微信给我妹妹转了800多元,我母亲后来把这个钱转回去还他了。

赵佳表示,她曾联系邓某,但他不道歉。我们也打过电话,我妹妹提到过去的痛,他就立马挂断电话,后来也不接电话了。

现今中国,中共官员、教师、校长强奸、猥亵幼女的事件屡见不鲜,而且有逐年加重的趋势。

据了解,被法学界称为20年来最大法律争议的「嫖宿幼女罪」,成为中共官员强奸幼女最好的挡箭牌,导致性侵幼女案不断上升。

因为这项罪名的量刑最高只有15年,大部份强奸幼女的官员都被判处「猥亵罪」和「嫖宿幼女罪」,而大部份人都被轻判,有些甚至只是暂时拘留后释放。

不少律师认为,中国司法不独立、新闻不自由,即使废除嫖宿幼女罪也无法对性侵幼女的官员起到震慑作用。△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