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为何是武汉肺炎的总源头(2)(多图)
 
肖辛
 
2020-2-2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到性迫害、酷刑折磨而离世的法轮功学员(从左到右)曲辉、吴俊阳、杨玉永。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肖辛综合报导)以史为鉴,瘟疫往往是在人没有思想准备的时候降临了,范围有多大?没有人知道。人只是被动的承受。「瘟疫」这两个字都带病字旁,是以烈性传染病的形式出现的。

病是什么?是业力。没有业力就没有病。在人类的空间中,业力是以「病」的形式出现的。当大面积的业力形成一个巨大的业力场时,夺命的瘟疫就出现了。

很多人去疯抢口罩,致使口罩成为世界上最畅销品。实际上,最强大的防瘟疫办法不是在外部,而是在自己的心里。

从新闻报导中,我们看到在此次的武汉肺炎中出现一种怪现象:没有出家门,没有接触任何武汉肺炎患者,周围也没有患者,自己却成为了武汉肺炎患者。

谁传染他的?是江泽民及其御用宣传工具们。是他们把佛法修炼群体法轮功妖魔化了,使很多老百姓仇恨信奉「真、善、忍」天理的法轮功修炼群体,尽管这些绝大多数民众并没有看过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尤其是主要著作《转法轮》。

大家想一想,仇恨信奉天理的修炼者,是不是意味着自己直接或间接仇恨、否认天理?这可不是件小事,这意味着自己主动把自己排除出这个宇宙,那戴口罩是防不了瘟疫的。

所以,好几个人介绍自己的保命秘诀都是常念那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上期我们刊登的是《中共惨绝人寰的性迫害(1)轮奸》,本期刊登的是《中共惨绝人寰的性迫害(2)下体被电烂》。这些文字揭示了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邪党组织对佛法修炼群体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了性迫害的卑劣手段,其惨烈程度及严重后果,令人不忍目睹。




癞蛤蟆托生的江泽民由于极端妒忌强身健体有奇效的法轮功群体,于是开动国家机器,残酷镇压这个佛法修炼群体。

这个旷日已久的迫害,究其根源,是时任中共党总书记江泽民妒忌法轮功修炼者人数超过中共党员的人数,江说:「都去信他了,谁还来信我这个党总书记?!」于是,江于1999年7月正式开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修炼群体,活摘器官,至今没有停止。

下面我们讲述的是,为了逼迫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修炼,中共极尽邪恶之能事对女性和男性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性迫害,使他们身心遭到极大的摧残。

● 中共惨绝人寰的性迫害(2)下体被电烂

此篇揭露中共使用各种残忍的手段摧残男性法轮功修炼者生殖器的罪恶。

接上文:

「天津当局在2016年12月逮捕了杨玉永。据报告,他在押期间遭严重虐待,包括性虐待,13名犯人捏他的生殖器,并咬他的乳头。当被送医时,杨的器官完全衰竭。他的家人报告说,他的遗体浑身瘀青,脚指甲下有竹签的痕迹。」在2018年5月29日美国国务院发布的《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这样写道。

2017年7月11日,天津武清区法轮功修炼者杨玉永被武清看守所迫害致死。

「我晚上9点也被拖到那个阴森恐怖的房间里,恶警对我的折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8点。电棍不知换了多少根,橡皮棍把我身上多处打伤,臀部肌肉被打烂,膝盖被打肿,颈椎被打断,口吐鲜血,并多次昏迷……」大连市中山区法轮功修炼者曲辉生前描述道。

在这次暴行中,曲辉的生殖器被警察电烂。

● 13人侮辱他的下身


受尽酷刑折磨而去世的杨玉永。
2016年12月7日,杨玉永与妻子孟宪珍在家中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武清区看守所。

2017年6月28日,律师会见杨玉永时,杨玉永亲口讲述了监号里的13个犯人在狱警刘兆刚唆使下,对他施暴。

在录音中,杨玉永说,「首先就是管教扇嘴巴,后来就是,还撸生殖器。还有我光着脚,他用他穿着鞋的脚,给我碾一块儿,使劲踩。」

杨玉永离世后,家人看到他的遗体上有大面积瘀伤,背部伤痕累累,左乳头焦黑,从腰部往下到裤裆、再到大腿根全是血痕……

武清公安局、看守所没有向杨玉永家人交代他的死因,却出动百名警察和特警抢夺尸体。

● 曲辉:那种景象惨不忍睹


曲辉被酷刑折磨成高位截瘫13年,终去世。
曲辉曾是原大连港理货员,因坚持信仰,2000年4月13日,被非法投进大连教养院惨遭折磨。当时他31岁。

2001年3月19日下午,大连教养院进入大批警察并带上刑具,救护车载着氧气袋也开进了教养院。警察逐个逼迫法轮功修炼者「转化」。

曲辉生前描述说,被摧残过的法轮功修炼者横七竖八地倒在走廊里,有的口吐白沫,有的痛苦呻吟,那种景象惨不忍睹。

在这此疯狂的迫害中,曲辉的生殖器被警察用电棍电击溃烂,他的颈椎骨折,高位截瘫,最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用担架抬出了教养院。

在教养院期间,曲辉被折磨得多次昏迷。一次醒来,他听一个名叫韩琼的医生在检查了他的身体情况后说:「没事,还可以打。」此人后来是大连教养院医院的院长。

一个名叫乔威的警察极其狠毒,一边打曲辉一边狞笑着对旁边的人说:「多少年没这么过瘾了。」

曲辉说:「只有地狱的魔鬼才会把折磨人当成乐趣。」

2014年2月21日,历经13年的卧床及与伤痛抗争,曲辉离开了人世,时年45岁。

● 刑讯逼供 下身青紫


不愿放弃修炼的吴俊阳被折磨致死。
辽宁省本溪市化肥厂职工吴俊阳,曾因坚定修炼,被非法关押在本溪市威宁营教养院,遭到酷刑折磨。

2004年9月16日,吴俊阳再次被绑架,并连夜遭到刑讯逼供,致生命垂危。

家人见到吴俊阳时,只见他躺在医院一蔽室处的长条木凳上,无任何被抢救的迹象。他双眼淤血,微微睁开,用微弱嘶哑的声音对家人说:「我是被『人民』警察打成这样的。」

因经济拮据,无钱医治,他要求回家。被抬回家中时,已双目失明,全身多处外伤、淤血,阴茎呈青紫色,说不出话,处于昏迷状态,不久含冤离世。

● 用小绳捆住 不让小便

李光,山东莱州法轮功修炼者,在山东潍坊潍北监狱因不「转化」遭酷刑折磨。2004年11月底,遭王姓教导员用两根五万伏电棍电击头、脊梁、大腿、生殖器,被电昏死。

警察还不让他睡觉,一睡觉,就对他泼冰水,掐睾丸,令其惨叫……最后在警察唆使下,犯人把毛巾捆住他的胳膊,用开水往毛巾上浇,疼得他满地打滚……

还不够,他们又把他的生殖器用小绳捆住,紧勒在其腰上,使他尿不出尿,还不时牵拉绳子,他痛苦得惨叫、昏死……

几天后,12月3日,李光惨死在一监区的小黑屋子里,年仅36岁。

● 私部被砸 他顿时昏死过去

张致奎,山东省招远市辛庄镇大庄家村法轮功修炼者,在长春市净月潭山上的秘密刑房里,被处长梁某等反覆将反铐的双手从后背翻到身前,致骨头「喀嚓」断裂。

狱警电击其全身、用烟头烧全身,使其痛不欲生,一次次昏迷。他被铐在老虎凳上的脚腕皮肉因痛苦挣扎被磨烂,骨头和筋都露了出来……

他再次被凉水浇醒后,狱警用蜡烛将其整个后背烧焦,再浇上蜡油,他疼得不停地颤抖。

警察又开始电击其生殖器,把生殖器击穿了。见他仍不屈服,警察紧接着拿起铁棍,砸他的生殖器,张致奎顿时昏死过去……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要做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 被使劲捏 痛得他死去活来

韩德权,50多岁,辽宁兴城市法轮功修炼者,在沈阳大北监狱由于不「转化」惨遭迫害。犯人王维海逼他写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的「决裂书」,韩德权不理睬。王对他拳打脚踢,使他疼得无法动弹,肠子就像要掉出来。

王维海一边说「你还装死」,一边用手使劲捏其睾丸,痛得他死去活来,全身冒冷汗,不停地抖,大声咳嗽。

旁边助威的打手怕弄出人命来,把王喊走了。韩德权被折磨了两个多小时。

韩德权向监区长赵鹏反映情况,要追究犯人王维海的责任,赵鹏耍赖:「你能拿出证人吗?」

● 脚踩小便处十几分钟

2001年6月3日,时年65岁的法轮功修炼者王恩昌,被非法关押到大连教养院。狱警队长王琦为强制王恩昌放弃修炼,用电棍电、胶皮棒(俗称狼牙棒)打,指使人用马扎砍其膝盖、小腿。

王琦说:「这就是国家法律,我就代表政府。」王恩昌疼痛难忍,瘫倒在地,心脏像爆裂似地痛。

然后,暴徒用脚使劲踩老王的小便处,连踩了十几分钟。更想不到的是,王琦用一个水瓶吊在王恩昌的小便头上,以折磨、侮辱他。

迫害使王恩昌数年伤未痊愈,有时一宿他要起夜十几次,腰部经常疼痛,只好跪在床上把腰翘起来,以减轻痛苦。

● 他的阴部被电击棍棒打肿

张忠余,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修炼者,原吉林省档案局《兰台内外》杂志社副总编。2002年3月,和法轮功修炼者刘海波同时被绑架到宽城区公安分局遭受酷刑折磨。

张忠余的裤子被剥光,警察用两尺多长的电棍凶狠地电击其生殖器等部位,用棍棒打。强大的电流令人痛苦难忍,好像要把人打透。当晚刘海波被折磨致死,张忠余也濒临死亡。

第二天,长春公安一处的警察将张忠余蒙上眼睛拉到净月潭山上宾馆黑刑房继续摧残。

警察张航手持两根电棍,重点电击张忠余的生殖器,每次都是一手在上边电,一手从铁椅子下边向上对着他的阴部电。张忠余被无数次电击,痛苦难忍,可只要他一低头,张航就踢他的头。

张忠余被迫害得失去了知觉,全身包括生殖器被电得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皮肤被电糊,有的地方被电成黑色,一个月后身上还有一块块黑痂。

生殖器被电得肿痛,排便疼痛难忍,二十多天他仍无法正常行走。

● 一幕幕骇人听闻的情景:只因为要做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下面发生在法轮功修炼者身上的酷刑折磨只是冰山一角。

「火爆龟头」:用纸缠在阴茎上点燃,阴茎起泡化脓糜烂,异臭难闻。这是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看守所使用的一种酷刑。

「蚂蚁上树」:往生殖器抹上糖水,放上抓来的蚂蚁,让蚂蚁去咬。

武元龙,黑龙江齐齐哈尔市人。他的两手大拇指和小便处被同时连上电线,接在电工用的「摇表」上,被通电电击。

钱劲松,河北保定市北市区国家税务局公务员,助理工程师。高桥派出所警察用打橡皮子弹的枪射其睾丸。

靳力国,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居民,50多岁,在被昌图县老城派出所警察绑架时,副所长用牙签插进他的阴茎,手段残忍。

张师营,河南周口市人、退伍军人。狱警用穿皮鞋的脚猛踢他的裆部,他当即疼得蜷缩一团,昏倒在地,其睾丸被踢伤。

杨少帆,2003年在山东省王村第二劳教所,被狱警韩某某与王力凶狠地拿两根电棍电击生殖器,杨少帆痛苦地嘶叫,汗水与泪水交织在一起……

李立壮,30多岁,原哈尔滨医科大学骨伤科讲师,在大庆监狱被狠捏睾丸,向下使劲拽阴茎,之后睾丸留下疼痛后遗症。

在潍坊昌乐劳教所姚合星受尽折磨和凌辱。恶徒赵德昌更是多次攥捏其睾丸,用长尺子抽打其生殖器,其他劳教人员还曾用手指弹其睾丸。姚合星时常被折磨得神志恍惚。

……

在河北唐山冀东监狱,一次,在警察的怂恿下,六名犯人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强行把刘永旺按倒,强行给他手淫,竟进行了三次……

女警将张世航的外裤内裤都褪下来,狞笑着说:「小子,你信不信,老娘今晚能把你的蛋头子电熟。」接着,用电棍压在张世航的阴囊上放电。他全身一阵痉挛,昏死过去。

中共自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为了达到让法轮功修炼者「转化」(逼其放弃修炼)的目的,极尽邪恶之能事对女性和男性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性迫害,使他们身心遭到极大的摧残。

● 被六名犯人摧残

刘永旺,1972年3月2日生,河北省曲阳县人,毕业于天津大学,曾是北京某外企公司的部门经理、总工程师。

2006年,刘永旺被非法判刑8年,在河北唐山冀东监狱里,狱警郑亚军把他关入旁人不得入内的楼顶空房间8个月之久,先后指使14名在押犯人,每天变着花样肆意虐待、侮辱他。

在郑亚军的长期袒护下,犯人的行为下流到正常人难以启齿的程度。一次,六个犯人强行给他手淫三次。

面对如此不堪的侮辱与折磨,刘永旺为维护起码的权利和尊严,于2009年1月17日向监狱纪检部门检举,强烈要求有关部门追究郑亚军等15名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换来的却是郑亚军更加嚣张的虐待报复。

不久犯人姜鸿彬就在大厅再一次把刘永旺打到休克,狱警看见根本不予理睬。

犯人张冬红公开对刘永旺说:「家家都酿酒,不露是好手,我就玩儿你,玩死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受家属委托,2010年8月,北京律师程海、河北律师李纶等人在狱中见到刘永旺。他智慧地将检举材料交给了律师。狱警阻挡不及,对刘永旺和家属实施报复行为,停止家属会见达一年之久。

由于律师和家属不懈地向有关部门投诉,刘永旺也在狱中不惧报复,不停地向有关方面反映郑亚军的问题,终于迫使狱方做出处分郑亚军的决定。之后郑被调离原岗位。

● 遭女警凶残折磨

张世航,山东济南市法轮功修炼者,2006年5月被济南槐荫区匡山派出所绑架。槐荫区「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某女警(40多岁)及匡山派出所女警胡春雨(30多岁)装作和气的样子想引诱张世航放弃信仰。张世航平静地说:「信仰无罪。」

「610」女警勃然大怒,说「真是欠揍」。两女警将张世航铐在会议室隔壁房间的床上,用橡胶警棍对张世航的胸、腹部猛抽。女警狞笑道:「不信打不改你。」张世航鼓足力气喊:「法轮大法好!」

女警狂怒,用一条毛巾紧紧勒住张世航的嘴,对他一阵暴打,痛得他如刀割火烧,汗水湿透了全身的衣服。

女警揪住他的头发问「改不改」,张世航对其横眉而视,摇摇头。

女警又拿来电棍,电击其全身,张世航在剧痛中剧烈挣扎,汗流如注,小便失禁,绳子和手铐勒进了手腕脚腕的肉里,肉裂血涌,染红了床单。他眼前阵阵发黑,呼吸微弱,几乎休克。

见张世航仍不屈服,女警气急败坏,暴跳如雷,将张世航的内外裤褪下来,用电棍压在他的阴囊上放电,致使他昏死过去。

张世航被女警用冰啤酒浇醒后,又被翻过身来铐在床上,被电肛门。火烧般的疼痛令其一阵抽搐,小便失禁,只听一个女警说:「插进去电。」

张世航强忍非人折磨,牙齿咬破了下唇,被捆牢的嘴发不出声。其阴囊被两女警电得肿大,肛门流血流脓不止。

● 变态折磨

祝艺方,在四川广元市政府驻成都办事处工作,2002年9月29日,被成都市金牛区九里堤派出所绑架到成都市看守所关押。在一个阴暗小屋里,她遭刑讯逼供七天七夜,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为了不让她睡觉,一个胖女警领来两个年轻的警校实习生和两个保安轮流折磨她。他们学着黄色录像里的下流动作污辱她,两人做同性恋表演,逼着她看、不准她阖眼。

只要她稍微一闭眼,他们就用打火机烧其眉毛和脸、把嘴贴到其耳朵上高声乱叫,扯头发、摸脸等做各种流氓动作,还威胁说晚上找人来强奸她。

罗梦,20多岁,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吸毒劳教人员脱光衣服用皮带、鞋、木棒等一阵暴打。吸毒犯李红、陈琦、曾国娜强迫法轮功修炼者黄敏(女,已被迫害致死)、黄国群在罗梦的胯下、大腿内侧写污辱法轮功的字。

黄敏不从,被扒光衣服打倒在地,被抓扯头发,迫使她的嘴不断触及罗梦阴部。

吸毒犯李红用肮脏的抹布塞住罗梦的嘴,用极其下流的手段调戏、猥亵,抓其手按揉其胸部,并装男人用手指对她进行刺激和强奸,还往其胸部和阴部泼冷水。

● 被逼「观看」恶警施暴

2000年,一些从外地去北京天安门为法轮功鸣冤的法轮功修炼者因不说姓名,被绑架至七里渠附近的一个看守所。

在那里,警察把所有女法轮功修炼者的衣服扒光,投入男号房任人轮奸,而且逼迫所有男性法轮功修炼者在场「观看」。

一位山东的男修炼者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说出了自己的姓名。后来,他在讲述这件事时,非常痛苦,说当时场面简直是惨不忍睹。

2001年8月,河北唐山迁安市国保大队警察彭明辉,在办公室里把一名男法轮功修炼者的衣服扒光,用电棍电击其生殖器,还让一狱警把女法轮功修炼者推进去看这一残暴恶行。

● 下流的侮辱

何洪亮,河南省淮阳县许湾乡法轮功修炼者,60岁左右,因修炼法轮功,屡遭绑架、关押。2008年9月,他被劫持到河南许昌第三劳教所遭非人折磨。

2009年6月某晚,狱警张清善、劳教人员陈国旗等把何洪亮按倒在洗浴间。陈国旗脱掉自己的衣服,赤裸裸地拿着阴茎往何嘴里塞,
何洪亮说:「你这是犯法,这是对我的侮辱。」陈国旗才罢休。

过了一个星期,犯人马虎、张伟又把何洪亮骗到洗浴间。张伟拿着阴茎往何洪亮嘴里塞,何洪亮说:「你是违法,这是对人的侮辱,我告你。」

何洪亮向二中队赵姓队长报告此事,赵说:「你不『转化』,我也没有办法。」

戴国和,湖南省衡阳县法轮功修炼者,在湖南新开铺劳教所时,被吸毒犯罗红辉大打出手。

2008年,一些夹控犯(监管法轮功修炼者的犯人)晚上在墙上照出裸体下流的动作。罗红辉想要戴国和看那些东西。戴闭着眼睛,罗竟乘其不注意,将自己的生殖器塞进他的嘴里。

● 疯狂的性虐待

王刚,河北邯郸市峰峰矿区法轮功修炼者,30岁,未婚,2011年6月26日,被义井派出所警察绑架;7月12日,被劫持到邯郸市劳教所非法劳教。

他所在的八班的班长、犯人师卫红是个性变态狂,仗着有警察撑腰,2011年12月30日晚6点多,强行对王刚肛交、口交等。这一严重的性迫害行为使王刚遭到难以承受的侮辱、打击和巨大精神刺激,变得精神恍惚。

事情败露后,邯郸劳教所极力掩盖、压制,并于2012年3月6日让师卫红解教回家,令凶犯逍遥法外。

罗向旭,重庆江北区法轮功修炼者,2000年被非法判刑4年。为逼迫他「转化」,四川省永川监狱的狱警指使犯人残酷迫害他。一次他被毒打后,三个犯人将他的衣裤脱了,把他按在床上「鸡奸」。

在监狱无耻的所谓「转化」心得交流会上,许多法轮功修炼者站起来喊口号、揭露邪恶的迫害。罗向旭也站起来喊口号,当场揭露他们为了逼他抄所谓放弃修炼的「揭批书」,叫变态的犯人对他「鸡奸」、毒打的罪行。

徐仕文,2004年5月,在贵州省监狱(又称贵州都匀监狱)被狱警、犯人组织的所谓「转化」小组迫害,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用开水烫、烟头烫,甚至用生殖器放在其头、脸、脖子上侮辱。

徐仕文绝食抗议,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精神失常,手臂被打的吊着不能动。(未完待续)△

部份资料来源:明慧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