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為何是武漢肺炎的總源頭(2)(多圖)
 
肖辛
 
2020-2-2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遭到性迫害、酷刑折磨而離世的法輪功學員(從左到右)曲輝、吳俊陽、楊玉永。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肖辛綜合報導)以史為鑒,瘟疫往往是在人沒有思想準備的時候降臨了,範圍有多大?沒有人知道。人只是被動的承受。「瘟疫」這兩個字都帶病字旁,是以烈性傳染病的形式出現的。

病是什麼?是業力。沒有業力就沒有病。在人類的空間中,業力是以「病」的形式出現的。當大面積的業力形成一個巨大的業力場時,奪命的瘟疫就出現了。

很多人去瘋搶口罩,致使口罩成為世界上最暢銷品。實際上,最強大的防瘟疫辦法不是在外部,而是在自己的心裡。

從新聞報導中,我們看到在此次的武漢肺炎中出現一種怪現象:沒有出家門,沒有接觸任何武漢肺炎患者,周圍也沒有患者,自己卻成為了武漢肺炎患者。

誰傳染他的?是江澤民及其御用宣傳工具們。是他們把佛法修煉群體法輪功妖魔化了,使很多老百姓仇恨信奉「真、善、忍」天理的法輪功修煉群體,儘管這些絕大多數民眾並沒有看過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尤其是主要著作《轉法輪》。

大家想一想,仇恨信奉天理的修煉者,是不是意味著自己直接或間接仇恨、否認天理?這可不是件小事,這意味著自己主動把自己排除出這個宇宙,那戴口罩是防不了瘟疫的。

所以,好幾個人介紹自己的保命秘訣都是常念那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上期我們刊登的是《中共慘絕人寰的性迫害(1)輪姦》,本期刊登的是《中共慘絕人寰的性迫害(2)下體被電爛》。這些文字揭示了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邪黨組織對佛法修煉群體法輪功修煉者進行了性迫害的卑劣手段,其慘烈程度及嚴重後果,令人不忍目睹。




癩蛤蟆托生的江澤民由於極端妒忌強身健體有奇效的法輪功群體,於是開動國家機器,殘酷鎮壓這個佛法修煉群體。

這個曠日已久的迫害,究其根源,是時任中共黨總書記江澤民妒忌法輪功修煉者人數超過中共黨員的人數,江說:「都去信他了,誰還來信我這個黨總書記?!」於是,江於1999年7月正式開動國家機器迫害法輪功修煉群體,活摘器官,至今沒有停止。

下面我們講述的是,為了逼迫法輪功修煉者放棄修煉,中共極盡邪惡之能事對女性和男性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性迫害,使他們身心遭到極大的摧殘。

● 中共慘絕人寰的性迫害(2)下體被電爛

此篇揭露中共使用各種殘忍的手段摧殘男性法輪功修煉者生殖器的罪惡。

接上文:

「天津當局在2016年12月逮捕了楊玉永。據報告,他在押期間遭嚴重虐待,包括性虐待,13名犯人捏他的生殖器,並咬他的乳頭。當被送醫時,楊的器官完全衰竭。他的家人報告說,他的遺體渾身瘀青,腳指甲下有竹簽的痕跡。」在2018年5月29日美國國務院發佈的《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中這樣寫道。

2017年7月11日,天津武清區法輪功修煉者楊玉永被武清看守所迫害致死。

「我晚上9點也被拖到那個陰森恐怖的房間裡,惡警對我的折磨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早上8點。電棍不知換了多少根,橡皮棍把我身上多處打傷,臀部肌肉被打爛,膝蓋被打腫,頸椎被打斷,口吐鮮血,並多次昏迷……」大連市中山區法輪功修煉者曲輝生前描述道。

在這次暴行中,曲輝的生殖器被警察電爛。

● 13人侮辱他的下身


受盡酷刑折磨而去世的楊玉永。
2016年12月7日,楊玉永與妻子孟憲珍在家中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市武清區看守所。

2017年6月28日,律師會見楊玉永時,楊玉永親口講述了監號裡的13個犯人在獄警劉兆剛唆使下,對他施暴。

在錄音中,楊玉永說,「首先就是管教搧嘴巴,後來就是,還擼生殖器。還有我光著腳,他用他穿著鞋的腳,給我碾一塊兒,使勁踩。」

楊玉永離世後,家人看到他的遺體上有大面積瘀傷,背部傷痕累累,左乳頭焦黑,從腰部往下到褲襠、再到大腿根全是血痕……

武清公安局、看守所沒有向楊玉永家人交代他的死因,卻出動百名警察和特警搶奪屍體。

● 曲輝:那種景象慘不忍睹


曲輝被酷刑折磨成高位截癱13年,終去世。
曲輝曾是原大連港理貨員,因堅持信仰,2000年4月13日,被非法投進大連教養院慘遭折磨。當時他31歲。

2001年3月19日下午,大連教養院進入大批警察並帶上刑具,救護車載著氧氣袋也開進了教養院。警察逐個逼迫法輪功修煉者「轉化」。

曲輝生前描述說,被摧殘過的法輪功修煉者橫七豎八地倒在走廊裡,有的口吐白沫,有的痛苦呻吟,那種景象慘不忍睹。

在這此瘋狂的迫害中,曲輝的生殖器被警察用電棍電擊潰爛,他的頸椎骨折,高位截癱,最後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用擔架抬出了教養院。

在教養院期間,曲輝被折磨得多次昏迷。一次醒來,他聽一個名叫韓瓊的醫生在檢查了他的身體情況後說:「沒事,還可以打。」此人後來是大連教養院醫院的院長。

一個名叫喬威的警察極其狠毒,一邊打曲輝一邊獰笑著對旁邊的人說:「多少年沒這麼過癮了。」

曲輝說:「只有地獄的魔鬼才會把折磨人當成樂趣。」

2014年2月21日,歷經13年的臥床及與傷痛抗爭,曲輝離開了人世,時年45歲。

● 刑訊逼供 下身青紫


不願放棄修煉的吳俊陽被折磨致死。
遼寧省本溪市化肥廠職工吳俊陽,曾因堅定修煉,被非法關押在本溪市威寧營教養院,遭到酷刑折磨。

2004年9月16日,吳俊陽再次被綁架,並連夜遭到刑訊逼供,致生命垂危。

家人見到吳俊陽時,只見他躺在醫院一蔽室處的長條木凳上,無任何被搶救的跡象。他雙眼淤血,微微睜開,用微弱嘶啞的聲音對家人說:「我是被『人民』警察打成這樣的。」

因經濟拮據,無錢醫治,他要求回家。被擡回家中時,已雙目失明,全身多處外傷、淤血,陰莖呈青紫色,說不出話,處於昏迷狀態,不久含冤離世。

● 用小繩捆住 不讓小便

李光,山東萊州法輪功修煉者,在山東濰坊濰北監獄因不「轉化」遭酷刑折磨。2004年11月底,遭王姓教導員用兩根五萬伏電棍電擊頭、脊梁、大腿、生殖器,被電昏死。

警察還不讓他睡覺,一睡覺,就對他潑冰水,掐睪丸,令其慘叫……最後在警察唆使下,犯人把毛巾捆住他的胳膊,用開水往毛巾上澆,疼得他滿地打滾……

還不夠,他們又把他的生殖器用小繩捆住,緊勒在其腰上,使他尿不出尿,還不時牽拉繩子,他痛苦得慘叫、昏死……

幾天後,12月3日,李光慘死在一監區的小黑屋子裡,年僅36歲。

● 私部被砸 他頓時昏死過去

張致奎,山東省招遠市辛莊鎮大莊家村法輪功修煉者,在長春市凈月潭山上的秘密刑房裡,被處長梁某等反覆將反銬的雙手從後背翻到身前,致骨頭「喀嚓」斷裂。

獄警電擊其全身、用煙頭燒全身,使其痛不欲生,一次次昏迷。他被銬在老虎凳上的腳腕皮肉因痛苦掙扎被磨爛,骨頭和筋都露了出來……

他再次被涼水澆醒後,獄警用蠟燭將其整個後背燒焦,再澆上蠟油,他疼得不停地顫抖。

警察又開始電擊其生殖器,把生殖器擊穿了。見他仍不屈服,警察緊接著拿起鐵棍,砸他的生殖器,張致奎頓時昏死過去……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要做個世界上最好的人!

● 被使勁捏 痛得他死去活來

韓德權,50多歲,遼寧興城市法輪功修煉者,在瀋陽大北監獄由於不「轉化」慘遭迫害。犯人王維海逼他寫放棄修煉法輪大法的「決裂書」,韓德權不理睬。王對他拳打腳踢,使他疼得無法動彈,腸子就像要掉出來。

王維海一邊說「你還裝死」,一邊用手使勁捏其睪丸,痛得他死去活來,全身冒冷汗,不停地抖,大聲咳嗽。

旁邊助威的打手怕弄出人命來,把王喊走了。韓德權被折磨了兩個多小時。

韓德權向監區長趙鵬反映情況,要追究犯人王維海的責任,趙鵬耍賴:「你能拿出證人嗎?」

● 腳踩小便處十幾分鐘

2001年6月3日,時年65歲的法輪功修煉者王恩昌,被非法關押到大連教養院。獄警隊長王琦為強制王恩昌放棄修煉,用電棍電、膠皮棒(俗稱狼牙棒)打,指使人用馬紮砍其膝蓋、小腿。

王琦說:「這就是國家法律,我就代表政府。」王恩昌疼痛難忍,癱倒在地,心臟像爆裂似地痛。

然後,暴徒用腳使勁踩老王的小便處,連踩了十幾分鐘。更想不到的是,王琦用一個水瓶吊在王恩昌的小便頭上,以折磨、侮辱他。

迫害使王恩昌數年傷未痊愈,有時一宿他要起夜十幾次,腰部經常疼痛,只好跪在床上把腰翹起來,以減輕痛苦。

● 他的陰部被電擊棍棒打腫

張忠余,吉林省長春市法輪功修煉者,原吉林省檔案局《蘭臺內外》雜誌社副總編。2002年3月,和法輪功修煉者劉海波同時被綁架到寬城區公安分局遭受酷刑折磨。

張忠余的褲子被剝光,警察用兩尺多長的電棍凶狠地電擊其生殖器等部位,用棍棒打。強大的電流令人痛苦難忍,好像要把人打透。當晚劉海波被折磨致死,張忠余也瀕臨死亡。

第二天,長春公安一處的警察將張忠余蒙上眼睛拉到凈月潭山上賓館黑刑房繼續摧殘。

警察張航手持兩根電棍,重點電擊張忠余的生殖器,每次都是一手在上邊電,一手從鐵椅子下邊向上對著他的陰部電。張忠余被無數次電擊,痛苦難忍,可只要他一低頭,張航就踢他的頭。

張忠余被迫害得失去了知覺,全身包括生殖器被電得幾乎沒有一塊好地方,皮膚被電糊,有的地方被電成黑色,一個月後身上還有一塊塊黑痂。

生殖器被電得腫痛,排便疼痛難忍,二十多天他仍無法正常行走。

● 一幕幕駭人聽聞的情景:只因為要做個世界上最好的人

下面發生在法輪功修煉者身上的酷刑折磨只是冰山一角。

「火爆龜頭」:用紙纏在陰莖上點燃,陰莖起泡化膿糜爛,異臭難聞。這是四川省樂山市五通橋看守所使用的一種酷刑。

「螞蟻上樹」:往生殖器抹上糖水,放上抓來的螞蟻,讓螞蟻去咬。

武元龍,黑龍江齊齊哈爾市人。他的兩手大拇指和小便處被同時連上電線,接在電工用的「搖表」上,被通電電擊。

錢勁松,河北保定市北市區國家稅務局公務員,助理工程師。高橋派出所警察用打橡皮子彈的槍射其睪丸。

靳力國,遼寧省鐵嶺市昌圖縣居民,50多歲,在被昌圖縣老城派出所警察綁架時,副所長用牙簽插進他的陰莖,手段殘忍。

張師營,河南周口市人、退伍軍人。獄警用穿皮鞋的腳猛踢他的襠部,他當即疼得蜷縮一團,昏倒在地,其睪丸被踢傷。

楊少帆,2003年在山東省王村第二勞教所,被獄警韓某某與王力凶狠地拿兩根電棍電擊生殖器,楊少帆痛苦地嘶叫,汗水與淚水交織在一起……

李立壯,30多歲,原哈爾濱醫科大學骨傷科講師,在大慶監獄被狠捏睪丸,向下使勁拽陰莖,之後睪丸留下疼痛後遺症。

在濰坊昌樂勞教所姚合星受盡折磨和淩辱。惡徒趙德昌更是多次攥捏其睪丸,用長尺子抽打其生殖器,其他勞教人員還曾用手指彈其睪丸。姚合星時常被折磨得神志恍惚。

……

在河北唐山冀東監獄,一次,在警察的慫恿下,六名犯人一擁而上,七手八腳強行把劉永旺按倒,強行給他手淫,竟進行了三次……

女警將張世航的外褲內褲都褪下來,獰笑著說:「小子,你信不信,老娘今晚能把你的蛋頭子電熟。」接著,用電棍壓在張世航的陰囊上放電。他全身一陣痙攣,昏死過去。

中共自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為了達到讓法輪功修煉者「轉化」(逼其放棄修煉)的目的,極盡邪惡之能事對女性和男性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性迫害,使他們身心遭到極大的摧殘。

● 被六名犯人摧殘

劉永旺,1972年3月2日生,河北省曲陽縣人,畢業於天津大學,曾是北京某外企公司的部門經理、總工程師。

2006年,劉永旺被非法判刑8年,在河北唐山冀東監獄裡,獄警鄭亞軍把他關入旁人不得入內的樓頂空房間8個月之久,先後指使14名在押犯人,每天變著花樣肆意虐待、侮辱他。

在鄭亞軍的長期袒護下,犯人的行為下流到正常人難以啟齒的程度。一次,六個犯人強行給他手淫三次。

面對如此不堪的侮辱與折磨,劉永旺為維護起碼的權利和尊嚴,於2009年1月17日向監獄紀檢部門檢舉,強烈要求有關部門追究鄭亞軍等15名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責任,換來的卻是鄭亞軍更加囂張的虐待報復。

不久犯人姜鴻彬就在大廳再一次把劉永旺打到休克,獄警看見根本不予理睬。

犯人張冬紅公開對劉永旺說:「家家都釀酒,不露是好手,我就玩兒你,玩死你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受家屬委託,2010年8月,北京律師程海、河北律師李綸等人在獄中見到劉永旺。他智慧地將檢舉材料交給了律師。獄警阻擋不及,對劉永旺和家屬實施報復行為,停止家屬會見達一年之久。

由於律師和家屬不懈地向有關部門投訴,劉永旺也在獄中不懼報復,不停地向有關方面反映鄭亞軍的問題,終於迫使獄方做出處分鄭亞軍的決定。之後鄭被調離原崗位。

● 遭女警凶殘折磨

張世航,山東濟南市法輪功修煉者,2006年5月被濟南槐蔭區匡山派出所綁架。槐蔭區「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某女警(40多歲)及匡山派出所女警胡春雨(30多歲)裝作和氣的樣子想引誘張世航放棄信仰。張世航平靜地說:「信仰無罪。」

「610」女警勃然大怒,說「真是欠揍」。兩女警將張世航銬在會議室隔壁房間的床上,用橡膠警棍對張世航的胸、腹部猛抽。女警獰笑道:「不信打不改你。」張世航鼓足力氣喊:「法輪大法好!」

女警狂怒,用一條毛巾緊緊勒住張世航的嘴,對他一陣暴打,痛得他如刀割火燒,汗水濕透了全身的衣服。

女警揪住他的頭髮問「改不改」,張世航對其橫眉而視,搖搖頭。

女警又拿來電棍,電擊其全身,張世航在劇痛中劇烈掙扎,汗流如註,小便失禁,繩子和手銬勒進了手腕腳腕的肉裡,肉裂血湧,染紅了床單。他眼前陣陣發黑,呼吸微弱,幾乎休克。

見張世航仍不屈服,女警氣急敗壞,暴跳如雷,將張世航的內外褲褪下來,用電棍壓在他的陰囊上放電,致使他昏死過去。

張世航被女警用冰啤酒澆醒後,又被翻過身來銬在床上,被電肛門。火燒般的疼痛令其一陣抽搐,小便失禁,只聽一個女警說:「插進去電。」

張世航強忍非人折磨,牙齒咬破了下唇,被捆牢的嘴發不出聲。其陰囊被兩女警電得腫大,肛門流血流膿不止。

● 變態折磨

祝藝方,在四川廣元市政府駐成都辦事處工作,2002年9月29日,被成都市金牛區九裡堤派出所綁架到成都市看守所關押。在一個陰暗小屋裡,她遭刑訊逼供七天七夜,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為了不讓她睡覺,一個胖女警領來兩個年輕的警校實習生和兩個保安輪流折磨她。他們學著黃色錄像裡的下流動作污辱她,兩人做同性戀表演,逼著她看、不准她闔眼。

只要她稍微一閉眼,他們就用打火機燒其眉毛和臉、把嘴貼到其耳朵上高聲亂叫,扯頭髮、摸臉等做各種流氓動作,還威脅說晚上找人來強姦她。

羅夢,20多歲,在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被吸毒勞教人員脫光衣服用皮帶、鞋、木棒等一陣暴打。吸毒犯李紅、陳琦、曾國娜強迫法輪功修煉者黃敏(女,已被迫害致死)、黃國群在羅夢的胯下、大腿內側寫污辱法輪功的字。

黃敏不從,被扒光衣服打倒在地,被抓扯頭髮,迫使她的嘴不斷觸及羅夢陰部。

吸毒犯李紅用骯髒的抹布塞住羅夢的嘴,用極其下流的手段調戲、猥褻,抓其手按揉其胸部,並裝男人用手指對她進行刺激和強姦,還往其胸部和陰部潑冷水。

● 被逼「觀看」惡警施暴

2000年,一些從外地去北京天安門為法輪功鳴冤的法輪功修煉者因不說姓名,被綁架至七裡渠附近的一個看守所。

在那裏,警察把所有女法輪功修煉者的衣服扒光,投入男號房任人輪姦,而且逼迫所有男性法輪功修煉者在場「觀看」。

一位山東的男修煉者實在看不下去了,就說出了自己的姓名。後來,他在講述這件事時,非常痛苦,說當時場面簡直是慘不忍睹。

2001年8月,河北唐山遷安市國保大隊警察彭明輝,在辦公室裡把一名男法輪功修煉者的衣服扒光,用電棍電擊其生殖器,還讓一獄警把女法輪功修煉者推進去看這一殘暴惡行。

● 下流的侮辱

何洪亮,河南省淮陽縣許灣鄉法輪功修煉者,60歲左右,因修煉法輪功,屢遭綁架、關押。2008年9月,他被劫持到河南許昌第三勞教所遭非人折磨。

2009年6月某晚,獄警張清善、勞教人員陳國旗等把何洪亮按倒在洗浴間。陳國旗脫掉自己的衣服,赤裸裸地拿著陰莖往何嘴裡塞,
何洪亮說:「你這是犯法,這是對我的侮辱。」陳國旗才罷休。

過了一個星期,犯人馬虎、張偉又把何洪亮騙到洗浴間。張偉拿著陰莖往何洪亮嘴裡塞,何洪亮說:「你是違法,這是對人的侮辱,我告你。」

何洪亮向二中隊趙姓隊長報告此事,趙說:「你不『轉化』,我也沒有辦法。」

戴國和,湖南省衡陽縣法輪功修煉者,在湖南新開鋪勞教所時,被吸毒犯羅紅輝大打出手。

2008年,一些夾控犯(監管法輪功修煉者的犯人)晚上在牆上照出裸體下流的動作。羅紅輝想要戴國和看那些東西。戴閉著眼睛,羅竟乘其不注意,將自己的生殖器塞進他的嘴裡。

● 瘋狂的性虐待

王剛,河北邯鄲市峰峰礦區法輪功修煉者,30歲,未婚,2011年6月26日,被義井派出所警察綁架;7月12日,被劫持到邯鄲市勞教所非法勞教。

他所在的八班的班長、犯人師衛紅是個性變態狂,仗著有警察撐腰,2011年12月30日晚6點多,強行對王剛肛交、口交等。這一嚴重的性迫害行為使王剛遭到難以承受的侮辱、打擊和巨大精神刺激,變得精神恍惚。

事情敗露後,邯鄲勞教所極力掩蓋、壓制,並於2012年3月6日讓師衛紅解教回家,令兇犯逍遙法外。

羅向旭,重慶江北區法輪功修煉者,2000年被非法判刑4年。為逼迫他「轉化」,四川省永川監獄的獄警指使犯人殘酷迫害他。一次他被毒打後,三個犯人將他的衣褲脫了,把他按在床上「雞奸」。

在監獄無恥的所謂「轉化」心得交流會上,許多法輪功修煉者站起來喊口號、揭露邪惡的迫害。羅向旭也站起來喊口號,當場揭露他們為了逼他抄所謂放棄修煉的「揭批書」,叫變態的犯人對他「雞奸」、毒打的罪行。

徐仕文,2004年5月,在貴州省監獄(又稱貴州都勻監獄)被獄警、犯人組織的所謂「轉化」小組迫害,不讓睡覺、不讓大小便、用開水燙、煙頭燙,甚至用生殖器放在其頭、臉、脖子上侮辱。

徐仕文絕食抗議,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精神失常,手臂被打的吊著不能動。(未完待續)△

部份資料來源:明慧網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