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韋斯老媽上億黑錢留美國 人被遣返 中共嚇癱(多圖)
 
鮑光
 
2019-2-7
 



2019年1月23日,委內瑞拉民眾湧上街頭,要求以非法手段連任的馬杜羅下臺。



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的母親多拉·愛蓮娜教唆他仇恨美國,致使兒子造業太多,癌症死去。她自己卻去美國定居,去年被川普政府遣返回國。

【人民報消息】2018年年末,委內瑞拉民眾湧上街頭,抗議以非法手段連任的馬杜羅,要求他下臺。今年1月23日,35歲的國民議會主席、反對黨領袖瓜伊多引用委國憲法宣布馬杜羅政府是非法的政權,並依憲法規定就任該國臨時總統,成立過渡政府,重新舉行大選。遂當即獲得美國川普總統的承認,加拿大等10個國家隨後也承認瓜伊多為委內瑞拉合法臨時總統。現在已經有40多個國家承認了。

美國川普政府在推動委內瑞拉「變天」幕後起到了關鍵性作用,其中一個行動就是將委內瑞拉患癌去世的愛中共靠中共的總統查韋斯的母親多拉·愛蓮娜等遣返回國。

委內瑞拉的經濟增長率曾經在拉美地區是最高的,不平等程度是最低的。石油儲備和出口所得使得委內瑞拉的人均 GDP(國內生產總值)在整個拉丁美洲地區中是最高的。那時的委內瑞拉人有世界上最大的蘇格蘭威士忌消費量,人們開著凱迪拉克和別克等豪華車,並飛往美國邁阿密奢華購物。

1999年,前陸軍中校查韋斯當選為委內瑞拉總統,這是個熟讀《毛澤東選集》,毛語錄不離口的怪物。他甚至能說出毛的某段語錄出自《毛澤東選集》的第幾卷。讓他變成怪物的是他的母親多拉·愛蓮娜。

查韋斯的老母16歲談戀愛,18歲結婚,丈夫是普通的小學教員,婚後她生了6個兒子。到中年她才在一個成人學校打一份勤雜工。她經常指著家門口的車水馬龍,告訴兒子們美國是他們家貧窮生活的罪人,灌輸對美國的仇恨,並告訴他們從工會聽來的關於毛澤東的故事。

1999年2月2日,她的二兒子查韋斯上臺當上了總統,並以拉美強硬的反美旗手聞名世界。他最有名的一句話是,「我在與魔鬼鬥爭,魔鬼並不住在地獄,魔鬼就住在華盛頓。」凡是美國反對的,他就支持;凡是美國支持的,他就一定反對。

高調反美親共的查韋斯上臺之後,在國內大搞獨裁,限制法院的權力,用忠誠者填滿軍隊的各個階層,並完全解散了獨立媒體,扼殺異議聲音,而且任命其母親為委內瑞拉兒童基金會主席,掌管著一筆龐大的專項資金。

查韋斯在經濟上仿效中共,他剛上臺就開展了轟轟烈烈的國有化行動,限制私營企業,施行「均貧富」的共產黨政策,對於其他國家的投資,他直接採取近乎搶劫的方式國有化,導致外國尤其美國的石油企業被迫退出委內瑞拉市場,並且查韋斯將國營石油公司內的反對派清除出去,安插自己的親信,把國營石油公司當成個人的提款機。

他的家族一夜暴富。查韋斯將老家所在的省「封」給了母親多拉·愛蓮娜,國有化的莊園、最奢華的住宅任其挑選,專車、保鏢護送更是必不可少。這個老女人的昂貴服飾和珠寶不計其數。

短短的十幾年,查韋斯將富裕流油的委內瑞拉搞得經濟下滑、民不聊生。他維持政權的手法就是高調反美親共。

查韋斯是個非常瘋狂的人,他說如果他被暗殺,那就一定是美國幹的,結果他得了癌症。

此時查韋斯沒工夫罵美國了,偷偷去古巴治療。在短時間內不斷手術、不斷化療。

2011年,查韋斯的前私人醫生按照他家人透露的病情,估計查韋斯活不過兩年。於是這個私人醫生因此言獲罪,腦袋要掉,於是趕快帶著全家匆匆逃去國外。


查韋斯癌症沒治時想起上帝,猛親十字架!
2012年4月5日,查韋斯參加了在家鄉巴裡納斯(Barinas)舉行的一場復活節前的彌撒,在儀式中他含淚演講,祈禱上帝助其戰勝癌症。查韋斯當眾哭了。後來他又當眾親吻十字架,稱上帝會插手治療。

把他治好了幹麼?跟世界警察對著幹?!所以,不但不給查韋斯往好裡治,而且還要往死裡折騰他,因為他想嘬死!

2012年5月,委內瑞拉記者內爾松·博卡蘭達在博客中爆料,說查韋斯的健康狀況每況愈下,現在只能依靠拐杖走路,或者坐輪椅,腫瘤已經擴散至髖骨。到後來「醫生們的一致看法是查韋斯已經不能繼續接受放療,因為此前的治療已經致使股骨斷裂。」那罪受的。

其實,反正是一個死,真不如讓美國幹掉,還少遭點罪。是吧。

到了快咽氣的程度, 2012年10月查韋斯居然說自己的癌細胞全沒了,其下屬也繼續幫助鼓吹,於是其「競選成功」,準備在2013年1月繼續連任。

都啥樣了,還想著繼續把持權力幹壞事!

於是,一個多月之後,體內癌細胞再次復發,12月11日查韋斯再度在古巴首都哈瓦那接受手術。這回玻利維亞總統親自去古巴看他,都吃了閉門羹,不是不給好友面子,而是怕他泄露病情。

2013年1月的宣誓就職典禮並沒有舉行。2月18日,查韋斯從古巴返回委內瑞拉。他女婿說查韋斯在古巴接受治療近70天后,於當地時間18日凌晨2時30分抵達委內瑞拉,隨後立即入住一所軍事醫院,說是繼續接受治療,實質上是回國等死。

2013年3月5日,中共召開兩會之際,對毛選倒背如流的查韋斯死於大面積的心肌梗塞。

據擔任查韋斯保衛工作兩年之久的將軍奧內拉斯3月6日表示,在查韋斯病逝前他一直與總統在一起。他說查韋斯的癌症病情已經非常嚴重,但沒有給出細節。

他透露說,58歲的查韋斯死前曾用很低弱的聲音說:「我不想死,請救救我!」

既然不想死,就別往死裡折騰!

2013年查韋斯死後,其原來的汽車司機、後來被他安置在副總統位置上的馬杜羅繼任總統。實際上,馬杜羅沒有資格繼任,因為查韋斯沒宣誓就職就死了,正確的做法是重新舉行大選。

當了一屆不合法的總統,沒幾年功夫,馬杜羅就把富的流油的國家搞的更加饑寒交迫,委內瑞拉的貨幣變成廢紙,糧食和醫藥短缺,嬰兒死亡率高漲,很多人在垃圾桶裡找食物充饑。此時,與中共抱團的馬杜羅政府把委內瑞拉變成暴力犯罪率世界最高的國家之一。

2018年總統大選,非法執政的馬杜羅在選舉時動手腳,準備繼續執政下去,他的明顯作弊引發全國眾怒,人民舉行大規模遊行,要求其下臺。這就是當前發生在委內瑞拉的事情。

再來說說查韋斯的反美老媽,查韋斯死後,其母接受了一次短暫的採訪,稱兒子「是按照上帝的旨意創造了豐功偉績」。然後,她去了曾被她口口聲聲稱為人間地獄的美國,在整個遊覽一番之後,購買了美國奧蘭多最豪華的海濱別墅,並用鐵柵欄將豪宅圍起來在此定居,打算在此終老。她的兒孫中也有不少人選擇居住在美國。

就在委內瑞拉人民貧困到極點時,查韋斯老媽在美國賬戶上有3億7百萬美元存款,光靠吃利息就可以在美國奢華到死。但是,她絕對想不到此生會遇到川普總統。

在2018年7月前後,83歲的查韋斯老媽被美國政府以「非法洗錢」的罪名遣返回國,她在美國賬戶上的3億7百萬美元也因非法所得而被凍結。與她一同被遣返的還有查韋斯的追隨者和馬杜羅政府中的部份貪官親屬。

美國副總統彭斯曾表示,「為了遣返這些委內瑞拉罪犯,我們做了大量的艱難的工作。」

最搞笑的是,在被遣返回國前,查韋斯的仇美母親暈倒在地,真嚇暈還是耍無賴尚不得而知。基於人道主義,美國遣返部門把她送入醫院。但暈倒的戲碼不能總演。最終這教唆兒子當反美鬥士的老妖婆子沒有逃脫被遣返的命運。

當她兩手空空的與其他被遣返者到達委內瑞拉機場時,因擔心被憤怒的人民打死,只能偷偷的離開機場。

據媒體爆料,大約也是在2018年7月前後,美國還驅逐了五千多名伊朗高官的子女,同時凍結了他們在美國的近1500億美元銀行存款。消息至今並未被公開證實,但大家都認為這符合川普總統的行事風格。

這些消息無疑讓一邊痛罵美國一邊把搜刮來的民脂民膏和子女親屬送到美國的中共高官們肝兒顫了。

中國大陸的民眾認為,既然川普能把委內瑞拉獨裁者的親屬、追隨者、高官親戚和伊朗高官的子女的存款凍結,並讓他們空手回國,那美國下一步也一定會用同樣的方法給中共非法政權以重擊。

大陸網友寫道:別看你現在蹦得歡,小心以後拉清單,感謝川普,感謝美國!(文/鮑光)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