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谁会当总统!人民报修改纽时漫画来作答 (多图)
 
李晓
 
2019-2-10
 



纽约时报1月30日发表的漫画:一个委内瑞拉,两个总统。



人民报重新制作了纽时的漫画,题目为:谁能笑到最后!

【人民报消息】纽约时报1月30日刊登了《纽约时报》社论漫画师帕特里克·恰帕特(Patrick Chappatte)的一幅漫画《一个委内瑞拉,两个总统》。

漫画左边是上半身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挂着大项链式勋章,下半身穿着短内裤,只穿袜子没穿鞋的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ás Maduro)。右边画的是小好几号的反对派领袖、国民议会议长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ó),漫画上的瓜伊多赤裸上身,穿着长裤和皮鞋,既没有西装领带,也没有大项链式勋章。

这符合漫画下的一段话:自去年5月委内瑞拉进行有争议的大选以来,现任总统马杜罗一直拒绝放弃权力。上周,反对派领袖、前议长胡安·瓜伊多自行宣布就任临时总统。

马杜罗是现任总统吗?他当过6年总统,但他从来就没有合法过。为什么?这要从委内瑞拉反美爱共的前总统查韦斯说起。

马杜罗原来是公共汽车司机,后来给查韦斯当司机,因为贴心,后来被查韦斯任命当副总统。因为查韦斯是独裁统治,副总统必须是聋子的耳朵,所以司机改任副总统再合适不过了,主子说去哪里,马杜罗二话不说就往哪里开。

那时候查韦斯整天骂美国,还公开宣称,如果他被暗杀,那就是美国干的!这简直是给美国出难题!难道美国还得保护他免遭各方暗杀不成?

别的选项都让查韦斯给咋唬没了,堡垒只能从内部攻破,查韦斯得了癌症。

得了癌症不能到处嚷嚷,也不能到医术精湛的西方国家去医治,一来他怕西方医生暗中谋害,二来西方国家医院也承担不起保证他癌症不死的责任,三来查韦斯怕被外界说成是他作恶的报应,只能瞒着本国民众,偷偷跑古巴去开刀、化疗。

折腾了几个来回儿,到了快咽气的时候,赶上2012年总统大选,那就赶快安排继承人吧。不!

2012年10月查韦斯居然说自己的癌细胞全没了,那些靠着他发迹的下属也继续鼓吹连任,于是其当政14年之后,又「竞选成功」,准备2013年1月再继续独裁。想得倒美,但人说了从来不算。

2013年1月查韦斯病重得无法宣誓就职,还是不肯撒手权力。这可咋办?3月5日让他死于大面积心肌梗塞。

没宣誓就职就死了,当然查韦斯就不是总统啊,应该重新选举。但前司机副总统马杜罗料理完查韦斯的丧事,直接就非法继任了。没有总统,你继谁的任啊?

马杜罗夫妇挥霍了6年,折腾了委内瑞拉6年,中共大撒币了6年,又到了大选。

委国大选本应在2018年12月举行,马杜罗给提前到5月,原因是9月马杜罗要再去北京要钱,中共心里不踏实,不知道他是否会连任。在此之前,马杜罗政府欠中共200亿美元的贷款还没还。

2018年5月20日的大选,马杜罗选举阵营威胁百姓,若不去投票或不参加造势大会,就分不到配给食物,导致许多选民因害怕拿不到粮食,不得不投票给马杜罗。即使是这样,投票率也仅为32.3%,反对党斥责此行为就是赤裸裸的「买票」。

马杜罗以68%的舞弊得票率连任,而主要竞争者、也是查韦斯生前好友的法康(Henri Falcon)拿到21% 的选票。法康在开票结果公布前,就表示不会承认一场有舞弊的选举结果。对此,掌握军政大权的马杜罗要求选举机构对所有选票进行审计,并调查哪些人和组织指控他当选是非法。

美国常务副国务卿沙利文(John Sullivan)20日投票当天表示,美国将不会承认这种舞弊选举的结果.包括美国、欧盟和14个拉丁美洲国家,都谴责这是一场非民主的选举。马杜罗被指控掏空民主,篡夺由反对派占多数的国会,并以所谓的「制宪大会」取而代之。

纽约时报称瓜伊多是「前」国民议会主席,是「自行宣布就任临时总统」,屁股无疑是坐在马杜罗一边的。

2018年9月,马杜罗如期应邀访问北京,并做了一笔新的卖国交易,中共再向委内瑞拉提供了50亿美元的贷款,而马杜罗政府再将合资企业Sinovensa 9.9%的股份转让给中共方,此前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已拥有该企业40%的股份。

这样一来,中共对委内瑞拉的石油就拥有49.9%的股份。不仅如此,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一名知情人士当时透露,Sinovensa的石油服务和采购部门将由中共的国营公司接手。

委内瑞拉的主要经济命脉是生产石油,但近几年的经济状况急速恶化,马杜罗的独裁导致电视台因无法更新执照而被迫关门,很多报纸也因无法取得印刷纸而面临同样命运,因为纸是由国有企业来进行分配。

今年1月23日,35岁的国民议会主席、反对党领袖瓜伊多引用委国宪法宣布马杜罗政府是非法的政权,并依宪法规定就任该国临时总统,成立过渡政府,准备重新举行大选。

川普政府同天承认委内瑞拉国民议会议长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o)为委内瑞拉临时总统。

加拿大、美洲国家组织、巴西、阿根廷、智利和哥伦比亚随后跟随美国,宣布承认临时总统。这些国家都不承认马杜罗2018年赢得总统大选连任,认为其通过舞弊和欺诈非法操纵选举。

英国、德国、法国和西班牙随后表示,如果马杜罗未能在八天内召开新的选举,他们就会承认瓜伊多的临时总统身份。马杜罗表示坚决不肯进行新的选举,因为他知道自己选不上,八天过去了,英国、德国、法国和西班牙等50多个国家表态,承认瓜伊多领导的临时政府。

随后,马杜罗希望从一家英国银行取走价值12亿美元的黄金被拒。12亿美元黄金是委内瑞拉央行80亿美元外汇储备中的一大部分。

普京怕借给马杜罗的钱白瞎了,派了一架民航机突然转向飞委内瑞拉,运走20吨黄金。

据悉,美国官员计划把委内瑞拉海外资产转移到瓜伊多手中,以使合法的临时政府有资金运转起来。

瓜伊多1月30日在委内瑞拉的加拉加斯发表文章《Juan Guaidó: Venezuelans, Strength Is in Unity》(瓜伊多:委内瑞拉人,团结就是力量)。纽约时报英文网站转载该文,是由Thomas Bunstead从西班牙语翻译而来。我又翻译成中文。

瓜伊多反驳那些反川普亲中共的媒体说他「自行宣布就任临时总统」。

他在文章中写道:我想澄清一下委内瑞拉的情况:马杜罗先生于2018年5月20日再次当选,这是非法的,这是国际社会很大一部分人所认同的观点。他最初的六年任期将于1月10日结束。继续留任,尼古拉斯·马杜罗就是在篡夺总统职位。

他接着写道:我是以委内瑞拉宪法第233条为基础宣布自己为临时总统的。根据该条款,如果在一个新任期开始时没有选举产生的国家元首,国民议会议长将获得权力,直到自由和透明的选举发生。这就是为什么我在1月23日的宣誓不能被视为「自我宣告」的原因。

他说他宣誓就任临时总统,是遵循宪法,「这不是我自己的意思」。很多人都认为,这是解体中共的预演。

瓜伊多的文章开门见山的第一句话是:为了以最少的流血结束马杜罗政权,我们需要全世界支持民主的政府,机构和个人的支持。

回溯委内瑞拉的历史,瓜伊多写道:

2019年1月23日,在恶劣的独裁者马科斯·佩雷斯·希门尼斯被驱逐61年之后,委内瑞拉人再次聚集在一起庆祝获得民主的一天。

佩雷斯·希门尼斯1953年以欺诈手段当选。他的任期定于1958年1月到期。1957年晚些时候,进行公民投票选举,希门尼斯政府把持的总统选举是暗箱作业,他「再次当选」。

随后,军队内广泛质疑这次选举的正当性,并为此而分裂。独裁者希门尼斯没有军队的保护,不得不离开国家,流亡海外,委内瑞拉于1958年1月23日重新获得自由。

瓜伊多写道:现在,我们再次面临恢复民主和重建国家的挑战,这次是在人道主义危机和尼古拉斯·马杜罗非法保留总统职位的情况下发生的。严重的药品和食品短缺,基本的基础设施和卫生系统已经崩溃,越来越多的儿童患有营养不良,以前已经根除的疾病再次出现。

现政府对抗议者的野蛮镇压使我们的国家成为世界上杀人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这场悲剧促成了拉丁美洲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外流,目前有300万委内瑞拉人居住在国外。

1998年,当查韦斯上台时,瓜伊多才15岁。在查韦斯的统治下,这个国家向极权主义倾斜。瓜伊多加入了学生运动,参与了当地的政治活动,并在2015年被选为代表巴尔加斯州立大学国民议会的代表。

他说:我学生运动时代的同一代兄弟姐妹今天与我并肩站在一起,因为来自各个政治领域的委内瑞拉人正在努力重建民主。我们有责任恢复正常状态,以建立我们都梦想的先进和繁荣的国家。但首先我们必须恢复自由。

他写道:自从200年前拉丁美洲实现独立以来,争取自由的斗争一直是我们DNA的一部份。在本世纪,我们一再走上街头,是因为不仅我们的民主环境受到威胁,而且我们国家的命运也堪忧。

瓜伊多说,马杜罗政权形成了一种模式。当异议增加时,第一个办法就是压制和迫害人民。2017年武装部队成员用子弹对付和平抗议者,至今还有子弹留在他的身体里,「与我的一些同胞的牺牲相比,我付出的代价很小。」

他写道:鉴于马杜罗政权无法合法地保留权力,我们的回应有三方面:第一,支持国民议会作为民主的最后堡垒;第二,巩固国际社会的支持,特别是利马集团,美洲国家组织,美国和欧洲联盟的支持;第三,在人民有自决权的基础上向人民发表讲话。

他写道:委内瑞拉人支持变革并达成广泛共识:84%的人拒绝马杜罗的统治。马杜罗不再得到人民的支持。50多个国家承认我是临时总统或国民议会是委内瑞拉的合法权威。我曾呼吁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以及一些人道主义机构支持缓解人道主义危机。我已经开始指定大使,查找和收回国外资产。




社会主义是噩梦!

纽约时报今年1月30日发表了那幅漫画和瓜伊多写的这篇文章。人民报在漫画上添加了故事的背景:不顾人民死活的非法总统马杜罗堵塞道路,阻止人道救援物资进入委内瑞拉,而瓜伊多的背后是希望摆脱社会主义噩梦的委内瑞拉人民。

谁会笑到最后,人民报这幅重新加工制作的漫画给出了明确的答案。(文/李晓) △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