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垦地偷埋垃圾 上面盖土后通过验收(图)
 
2019-12-23
 



12月11日,山东省郓城县随官屯镇一复垦用地深坑中有大量生活垃圾和建筑垃圾。

【人民报消息】深夜10时,两道忽高忽低的灯柱划破夜色,伴随着发动机的阵阵轰鸣,行进到一片荒地后停下来,在荒地里突然亮起的几盏灯光下,这辆红色半挂货车露出本来面目,几个男人上前松开货车车厢的挡板,一辆挖掘机徐徐靠近,用铲斗将车厢里的几十吨塑料垃圾「扒拉」下车,送进一旁的深坑中。

这是12月11日,山东省郓城县黄泥冈镇一处复垦项目偷埋固废的现场。

「把垃圾填埋地下,盖上一层好土,谁也看不出来。」现场负责人称,这一处复垦项目埋了1,000多车垃圾,以一车载10吨估算,埋的垃圾可能超过万吨。

据《新京报》12月23日报导,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一些土地复垦项目承包商在深坑填土过程中偷埋固废,涉及土地面积超过150亩。其中至少50亩该项目的复垦地通过验收,不久将被用作耕地,种植农作物。

复垦项目回填 一车危废收费5万元

「山东大型复垦项目填埋,接收建筑垃圾、工业垃圾、一般固废。按车收费,量大从优,诚意合作联系。」在有着240多名成员的微信群「浙江省固废交流合作群」内,李建(化名)不断发布这一广告信息。

记者以产废企业的名义添加李建的微信,询问危废能否用复垦专案处理?李建爽快地回复「可以,不走手续」。

据李建介绍,该复垦项目为深坑填埋废物,上面用好土覆盖。他发来几则客户在夜晚卸货的小视频,视频中,手电筒灯光扫过,几辆半挂卡车在一台挖掘机前排着队,挖掘机挥动铲斗,将货物从卡车的车斗中扒拉下来。

李建自称还曾填埋过桶装的危废,「我这边你放心,做了快一年了。不放心的话,可以实地考察,确定卸货再打款。」

在李建的安排下,12月7日,记者来到山东省郓城县见到负责指挥填埋作业的张六(化名)。

张六约莫三十出头,家住郓城县黄泥冈镇。他介绍,三处复垦场地分别位于随官屯镇元庙集窑厂废弃地、黄泥冈镇西营窑厂废弃地以及黄泥冈镇的一处废弃鱼塘。

据李建称,视频中的填埋场就是这里其中一处复垦场地,还有几个月就将填埋完。除此之外,他还有其他两处场地,三处场地可供填埋的面积共计100多亩。「如果是太厉害的我们可不收啊。」他口中「太厉害」的危废,包括易燃易爆的、冒烟的、味道太刺鼻的。

张六谈起填埋固废的价格:填埋废物不计重量,按车结算价格。根据废物内容的不同,价格也不同。「得看什么东西。一般的垃圾一车2,000元。」说到危废的价格,「去年拉了一车化学的东西,5万元吧。」

说到偷埋危废,张六坦言他知道这种做法违法,「生活垃圾漂着都不行,更不用说危废了。」

已填埋千余车 总量或超万吨

12月7日晚间,张六驱车带着记者实地探访复垦填埋现场。

西营窑厂废弃地位于郓城县东南,向南一公里是巨野县管辖范围,向东一公里则进入济宁市嘉祥县地界。在张六口中,这里是一处「三不管」地带,是所有场地中「最安全」的。

在张六的表述中,西营窑厂废弃地的总面积为180多亩,目前已经基本填完。「里面还有一个坑,能填100多车。你要是来的话跟我提前说一声,我把坑再挖深点。」

由于位置偏僻,该场地备受客户们的「青睐」。张六称,忙的时候能从晚上6时卸到早晨5时,一晚上卸个十几车没问题。

在这块场地的一些地方,从2米厚的好土往下,直到十几米深处,全部填埋着垃圾。「附近产的生活垃圾、建筑垃圾都送到这边来。」他估算,老场地至少填了1,000多车垃圾。若据此计算,垃圾总量突破一万吨。

而对于客户的来源,张六表示,大部份客户是通过朋友关系介绍的,也有几个是微信上认识的。

张六称,一部份完成复垦的土地已经通过政府验收。菏泽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今年2月出具的一份验收意见显示,西营窑厂有3.37公顷(约合50亩)耕地通过验收。

在40分钟车程外的元庙集窑厂废弃地,一个倒满垃圾的水坑也是张六等人倾倒垃圾的地点。

记者看到水坑里积蓄着污浊的液体,上面漂浮着一层垃圾。此地位于郓城县西南方向,北侧为一家墙材厂,西侧为一家路桥工程公司,东、南方向都是种植着小麦的农田。

张六称,元庙集窑厂的窑坑面积有几十亩。记者查看2018年9月这处窑坑的卫星图,面积约为37.5亩。记者根据12月10日的航拍图估测,如今尚未填埋的面积约为23亩。

深夜填埋桶装液体危废

在微信沟通中,张六通常给客户发送现场填埋视频。12月10日晚9时30分许,张六发来一段视频,称在西营窑厂废弃地填埋了一车危废。

视频画面显示,半挂卡车的车斗中整齐地码放着两层铁桶,以蓝色为主。挖掘机的铲斗正准备将它们扒拉下来。下一则视频中,铁桶已经凌乱地堆放在地面上等待入坑。张六称,铁桶里装的是液体危废,平均每个月会填埋一到两次。

几番沟通后,12月11日晚间,张六同意把卸货、填埋的全过程直播给记者看。

12月11日晚10时17分,张六带路,一辆半挂卡车跟随着,开入西营窑厂复垦项目的工地,停在一处深坑前。随后,一台挖掘机开到现场开始卸货。

记者在现场看到,不远的阴影中还停着一台吨位更大的挖掘机。据张六介绍,由于今天只卸一车货,因此只动用一台小型挖掘机。挖掘机司机长期参与填埋垃圾,是能够信任的「自己人」。

半挂卡车的侧栏打开,露出其中的废物。从外观看,废物呈白色,被绳子扎成一捆一捆。挖掘机将垃圾铲到地上,手电筒灯光下,这些垃圾大部分是薄膜状的白色、蓝色的塑料垃圾。

张六称,这些垃圾是从东部一线城市运过来的。现场的卡车司机称,垃圾总量大约17吨。

大约半小时后,垃圾堆已经被摊均匀。

与此同时,另一路记者在西营窑厂复垦项目外的村道上观察工地的动静。晚上10时45分,记者看到一辆红色的半挂车停在项目工地中,有挖掘机停在挂车旁,把挂车车斗内的东西扒拉下来。

11时20分左右,红色半挂车驶离复垦项目工地,挖掘机继续挖土填埋。记者驱车跟上驶离的半挂车,看到车牌开头是「鲁H」,属于菏泽相邻的济宁市。这辆半挂车驶离村庄后上了省道,向着济宁市嘉祥县方向驶去。

废液铁桶半露 污泥气味刺鼻




山东省郓城县西营窑的土坑中,铁桶浸泡在褐色污水里,现场气味刺鼻。当地填埋负责人称,铁桶装有液体危废。

「挖掘机把垃圾推进去,用好土一撒就完了。明天白天我们用小车从附近拉好土过来,全部卸在坑上面。」张六说,埋垃圾、填土、轧平的工作一般在一天之内搞定。

此次掩埋塑料垃圾的坑比较浅,只有三、四米,「它这个东西比较散,一摊开,上面弄两米好土就行了。」如果要填埋危废,张六称会事先安排将坑挖深,挖到十几米。

张六表示,最多的一晚总共卸了18车,「只要没人报警就没事。」

张六走到邻近的另一处坑边,让记者看坑中一片漆黑的污泥。据他表示,这些污泥「一股柴油味」。

张六补充道,周边几乎没有来往行人,其实垃圾不立刻埋也没事。只有一些捡破烂的老头会来,还是埋一下比较好,挡一下眼嘛。

张六等人填埋桶装危废的方式与填埋普通固废的方式没有区别,都是用挖掘机将它们从卡车上铲下来,再囫囵推入没有任何隔离物的土坑中,盖上泥土。

12月12日,记者在白天探访西营窑厂废弃地时看到没有被填埋严实的铁桶。傍晚,趁着晚饭时间,工地无人值守,记者进入项目工地,根据前一天晚上观察和无人机的定位,找到一处倾倒废弃物的土坑。

土坑的边缘是一处缓坡,覆盖一片黑色的污泥,约半米厚,从坑边延伸到坑底约10米长,散发出恶心的臭味。土坑底部有红褐色的积水,一个铁皮圆桶半淹没在积水中,另一个铁皮桶埋在土中露出小半截。记者闻到近似化学品的刺激性气味,越靠近坑底,气味越强烈。土坑周边的泥土中混杂着大量黑色、白色或透明的塑料片,还有水泥块、塑料布等垃圾。

12月12日下午,记者在西营窑厂复垦项目附近发现,该复垦区域内至少有4处土坑,目测大坑有篮球场大小,小坑有一辆卡车大小,颜色为褐色和黑色,与周围的黄土有明显差异。

对于复垦项目内填埋了什么材料,周边村民均称不知情。

随官屯镇一位居民对记者表示,过去郓城县存在大量的砖窑厂,这些砖窑厂就地取土烧砖,留下一个个窑坑。近年来环保收紧,郓城县政府推动窑厂关停转型,并对窑坑进行复垦。

在众多偷排管道中,复垦项目由于本身就有填坑这道工序,更加便于排污企业瞒天过海。

报导说,截至12月22日,填埋垃圾的活动仍在郓城县的两处复垦项目中继续。

据张六称,未来他的填埋垃圾生意还会继续,到时候不是说不能埋了,就是没那么随便了。了不起挖个小坑再填呗,把好土挖走,填完了再盖上就完了。

这种埋了危险品的地种出来的粮食对人体是有危害的,知道的人谁还敢吃呢?并且地下水会被严重污染,地下水更新时间非常久,难以想象得久。

共产党无神论的教育之下,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做的坏事会祸延子孙。这些人为了钱,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做得出来,未来也许受害最深的就是自己及后代子孙。△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