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QQ群相约自杀 父亲:聊那么久 网站不知道?(图)
 
2018-7-1
 



胡靖在自杀群中的聊天记录。

【人民报消息】儿子胡靖留给胡建国的最后一眼是一晃而过的侧影,当时胡建国正打算给全家做一桌好菜,胡靖什么话都没说,就离开了家门。

等到胡建国再次见到儿子的时候,21岁的胡靖躺在冰冷的遗体袋中,与他并排在一起的还有两个90后青年,3人在网上相识,相约在武汉的出租屋烧炭自杀,中毒而死。

吵架后几天没问候 女友登QQ发现可怕的事

胡靖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帅小伙,在父母的印象里比较内向,但生活并不消极。他之前一直在网店打工,希望有朝一日有自己的网店。父母曾经给过他钱做生意,虽然赔了本,但父母并没有说过什么,「我们只告诉他,权当买经验了。」

胡靖和父母的话不多,但在微信里有时候能跟母亲聊上半个多小时。他和还在上高中的弟弟感情很好,去年还用打工赚来的钱给弟弟买了一部手机。

胡靖虽然没有上大学,却有一个正在读大学的女朋友刘婷。两个人的感情很不错,每天早晚胡靖都会给刘婷送来问候:「宝宝,早上好」、「宝贝,晚安」。

不过,到了5月27日,胡靖已经好几天没有发来问候,刘婷有些纳闷,虽说前不久两人因为琐事吵嘴,但连续几天没有信息,还是让她有点奇怪。于是她主动发信问「你在干嘛?」

等了一天,刘婷仍旧没有接到胡靖的回信,打电话也无人接听,这让她有些担心。28日晚上她用密码登陆胡靖的QQ号。

打开胡靖的QQ,一个群消息弹了出来,把她吓到了。

群友:「一起死吗?兄弟。」胡靖:「你来武汉吧!」。

群友:「那个烧炭的告诉我人多死不了。」胡靖:「目前3人。」

群友:「到时候约你一起烧炭。」。胡靖:「你有房子吗?」。

看到这些,刘婷赶快退出群聊,他把胡靖的一些发言截图下来,传给胡靖的弟弟,并把自己的担心告诉他。胡靖的弟弟也很吃惊,马上把这些信息传给父亲。

亲朋都不相信他会自杀 父母赴武汉寻找无果

胡建国收到小儿子发来的这些信息时,他和妻子都不相信胡靖会去自杀。亲朋好友得知此事也觉得不可能,让夫妇俩放宽心。

从5月22日晚饭时分离家,胡靖只给他们回过一条信息,说是去北京找朋友玩,28日一定回家,此后就再也联系不上。

到了6月2日,胡建国终于坐不住了,这段时间胡靖的微信不回,电话不接,于是,胡建国去报了警。通过警方的协查,胡靖确实去了北京,在北京住了一晚后,24日又去武汉。期间胡靖和另一名青年杨琦一起去过网吧,还在宾馆住了一天。根据这个信息,胡建国托武汉的朋友帮忙找,但是并没有找到。

6月4日,胡建国和妻子到了武汉报警后,就沿着大街小巷找了起来。在武汉没有胡靖的任何线索,胡建国只能和妻子先回到位于京郊的家。

抱着冰冷的遗体怒骂 恨儿子干傻事

6月8日,武汉警方在电话里告诉他,黄陂出租屋发现自杀的3具尸体,你赶紧过来核实一下。

「完了!」胡建国说,他听到这个消息,当时就崩溃了。「不用核实了,武汉郊区、3具尸体、自杀,百分百就是胡靖了。」

当胡建国将遗体袋拉炼拉开的一瞬间,他的情绪完全无法控制。他抱着胡靖的遗体,撕心裂肺地骂着:「你傻啊!你有病吗?」那一瞬间,他想到了儿子21年来的成长,想到自己作为父亲的责任,想到这几天来的担忧最终成真……

相约者母亲不理解 为何选择自杀

在武汉的那几天,胡建国联系上和胡靖一起自杀的杨琦的母亲和舅舅,他得知杨琦的情况和胡靖也有些类似,都没有足够的理由去自杀。

父母离异后,26岁的杨琦跟着妈妈,但是最近一年杨琦都在江西姑姑开的饭馆里打工,妈妈则在东北。

杨琦的妈妈告诉记者,杨琦也是5月22日离开家,此前并没有受到过什么特别严重的打击,可能就是打工的事情有一点不顺心,都是家里亲戚也不会对他不好。

5月23日,妈妈给杨琦发微信,但并没有回信,妈妈以为他睡觉了。第二天妈妈和姑姑取得联系,得知杨琦请了假。后来又得知杨琦从江西去了北京,然后从北京去武汉。这期间杨琦回过一条信息,自称找朋友去北京玩两天,过几天就回家。

25日,杨琦曾经给女朋友的QQ发一条信息,问她:「如果我死了,妳怎么办?」随后便没有讯息。

后来,杨琦的姑姑和妈妈一直给他打电话、发微信,但都没有任何回应。妈妈发现杨琦的手机停机,还给他充了钱,但仍旧无人接听。

直到6月9日,武汉警方给杨琦的妈妈打电话,让她来辨认一下尸体。「我当时就傻了,吓得腿都发软,走都走不动。」最后是杨琦的舅舅去武汉辨认尸体,确认正是杨琦。

杨琦的妈妈说,杨琦是小学毕业后就不再上学,然后开始打工,平时确实比较喜欢上网,也喜欢打游戏,以前都是去网吧玩,后来就改在手机上网,不过还算不上痴迷成瘾的地步。至于上网玩什么游戏或者和什么人聊天,她就不得而知了。

胡靖的情况也有些类似。据胡建国介绍,胡靖也是因为喜欢上网,所以学习成绩不好,才没有考上大学。「手机都不离手,但我们并不知道他究竟是在打游戏还是在聊QQ。」

由于另一位自杀的死者李某的家人警方还没有联系上,胡建国只和杨琦的妈妈沟通过,他们一致认为相约自杀的QQ群在这件事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孩子一个人是没有这个勇气的,但是两三个人一起的话,情绪上互相感染,就会走上绝路。」胡建国说,而且他看过事发现场,一个人恐怕很难完成烧炭自杀的工作。

百度搜索关键词 置顶「推荐」自杀群

记者搜索发现,网上充斥着关于自杀群的各种信息。而这种自杀群已经从QQ蔓延到微信上。

在百度上搜索「自杀群」,搜索结果中置顶的「为您推荐」一连出现约死微信群2018、2018相约死亡群、2018想死扣扣群。搜索结果第二条内容为百度图片,大部分图片为自杀群的聊天截图。

此外,记者浏览网页注意到,「相关搜索」一栏不乏「真心想死加QQ群2018」、「2018怎么找相约生死群」等内容。

记者打开百度推荐的一个群看到「相约烧炭」同样被放在头条位置推荐。第二条内容为「约死加我,最好全部准备好了,我直接过去就行42187×××××qq_百度贴吧」。点击该词条进入后,记者发现页面并没有跳转到某个贴吧上,而是某个网友的个人主页。

在这个主页上,楼主发布约死信息,下方则有不少网友跟帖。

网友群内讨论自杀 相约细节私聊

一位网友通过记者的好友申请。他告诉记者,自己今年28岁,生意亏本,又离了婚,股票也被套住,万念俱灰,想找一个风景好的地方搞个帐篷烧炭死去。

他感觉到记者对其说法半信半疑,便坦言称有成功的案例,随后便将记者拉入到一个微信群中。

这一名为「2018灰色世界」的微信群,群内共有60多人,网友名字很多是「余生」、「迷茫」、「毁灭」等词汇。群内经常讨论如何自杀,包括烧炭、上吊、跳楼都有。还不时有人发送自杀的新闻、视频和图片。

记者注意到,如果有人提出相约自杀,会有人响应,但不会在群里谈论相约的细节。群主「死神」告诉记者,真想约死的就私信聊。他在群中称:有自杀已经死的快快举报。

据群友说,这个群至少建成有半年时间,规矩就是,自杀的人要在群里告知,群主会把已经死去的人踢出群。

群主告诉记者,他今年24岁,已经找好相约自杀的对象,一共3人,其中有一位来自北京顺义的大哥,目前正在选房子,不久以后就实施。

对于将自杀死亡的人踢出群,群主说「已经死了留着干嘛?」群主告诉记者,这一群里已经有过自杀成功的人,前不久有一男一女相约自杀,还拍了视频给他证明。

想要起诉网络平台 律师称有成功案例

北京心理危机研究所童博士指出,青少年自杀的实施率高于中年人,但未遂的比例相对也高。而自杀群的存在却在指导自杀者,为他们讲述方法甚至提供工具,这就让自杀成功率上升了,造成最后的惨剧。「从自杀预防的角度来说,就是让有自杀可能的人远离自杀工具和环境,但自杀群实际上却为他们提供这种环境。」自杀群的存在,毫无疑问是需要政府部门和网络平台进行监管和取缔的。

胡建国也认可童博士的分析,他说自己并不是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互联网平台,但自杀群在平台上长期存在,并在孩子自杀的事件中所起到的不良作用也是必须要正视的。

「胡靖走了,但还有年轻人在自杀群里,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也走同样的路。那些聊天记录说得已经很明白了,聊了那么久,网站看不到吗?网络平台没有审核吗?不承担任何一丁点的责任吗?」

网友说,所有中国的网络技术都只为政府的维稳服务,对于打击犯罪都以保护用户隐私借口规避。有网友举了自身的例子:当年发了一些维权的话语和照片就被封了,微博也同步被封了,这人命关天的自杀群却不管了……

胡建国说,他想把京郊的房子卖了搬家,一方面他无法面对失去孩子、空荡荡的房间,另一方面他想用换房剩下的钱去诉讼那些不负责任的互联网平台,「哪怕律师说只有30%的胜率,我也要试一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