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守情义的患难夫妇(图)
 
殷鑫
 
2018-6-3
 



这一对乱世中信守情义的患难夫妇,分离三十多年后终于破镜重圆。

【人民报消息】南宋末年,元兵俘虏了一个书生程鹏举卖给兴元(现陕西省西南部带)板桥的张万户(万户:元朝带兵官的职称)做家奴。张万户见这书生知书识理,也很看得起他,就把一个女奴韩玉娘许配给他。韩玉娘原来也是宋朝一个做官人家的女儿,战乱中被元兵抓到北方,被迫卖身为奴的。

书生程鹏举和女奴韩玉娘两人听命于主人结了婚,但是对方是怎样的人根本不了解。韩玉娘原来也是宋朝一个做官人家的女儿,战乱中被元兵抓到北方,被迫卖身为奴的。

结婚才三天,新娘就偷偷地对新郎说:「官人,我看你的相貌堂堂、知书识礼,不像是个做家奴的,将来一定大有作为。你为什么不想办法逃回南方去呢,还留在这儿干啥?」

程鹏举听了这话大吃一惊,他瞅着自己的新婚妻子,实在看不透她的心思,心底起了一念:「说不定是主人家特意让她来试探我的。」就是这个罣念,给他们的未来设下了三十年的隔障。

罣碍酿离别劫

隔天一早,程鹏举就把这事一五一十向主人张万户报告,结果给韩玉娘招来一顿毒打。

岂知,韩玉娘并不生怨恨。过了三天,趁着四下无人,她又含着眼泪劝程鹏举逃走,不要做一辈子家奴。程鹏举却愈发怀疑她了,又去向主子张万户和盘托出。

张万户气极了,索性把韩玉娘赶出家门,转卖给一个普通人家做家奴。韩玉娘临走前,对程鹏举还是没有丝毫怨言,她拿出自己的一只绣花鞋来,换了程鹏举的一只布鞋,哭着对他说:「官人,你还是逃走吧,将来我们拿这两只鞋来相认吧。」

到这时,程鹏举才知道自己的妻子确实是一片真心,是自己错怪了她、害苦了她,就和妻子韩玉娘起了生死盟约,相约在宋朝之地相见,至死不弃。

妻子被带走以后,程鹏举苦苦思量,终于下定了出逃的决心。他跋山涉水,历尽艰险,成功回到南方宋朝的领域,后来在南宋得了官职。不管他走到哪,身边一直带着那只绣花鞋。

经过三十多年,程鹏举一直思念缘浅的妻子,心中十分感激她,始终也没有再娶。

宋朝失去江山,元朝统一中原后,程鹏举当了陕西行省的参知政事。他一到陕西,就派他的亲信带着那只绣花鞋,到当年分手的地方兴元一带去寻访他的妻子韩玉娘。终于,他的亲信找到当初买韩玉娘做家奴的那户人家。然而,却见不到韩玉娘。

那户人家说:「三十多年前,她到了我家以后,干活很是勤快,到了晚上还是不解衣不睡觉,每夜纺纱织布,常常一直做到天亮,平日从来不与男人说笑。我的妻子把她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对她很是照顾。到我家半年后,她把平日所织的布匹拿来给我,要求抵作她的卖身钱,放她去做尼姑。我的妻子怜惜她,又拿出一点银子来给她,送她进了城南的一个庵堂。」

信物找到主人

程鹏举的亲信赶到城南去,果然找到了那个庵堂,庵堂有个尼姑住持。亲信借故将那只绣花鞋当着尼姑的面抖落在地上。那尼姑一见,大吃一惊,透露出激动的声音寻问绣花鞋从何而来?

亲信回答:「这鞋是我的主人程参政的,他派我带这只绣鞋来寻找他的夫人。」当下,那尼姑从里边拿出另外一只绣花鞋来,与这一只一配,果然是一双。

亲信一看,知道她就是夫人,连忙下拜,请她一起回府。不料尼姑眼圈一红,却拒绝了:「鞋子配上了,我三十多年的心愿也总算了结啦。你回去见了程相公和他的夫人,请代我致意。」说罢,转身就回自己房里,把门关上了。

亲信在房门外面再三劝说,告诉她程参政为了等她,三十多年来一直没有再娶。然而任凭他说破了嘴皮,房内始终静悄悄。

程鹏举听了亲信的禀报后,心情波动,悲喜交加。他派人带了文书去通报长官,请长官代为出面,备用隆重礼仪去迎接自己的妻子还俗;同时,他委托自己的亲信幕僚李克复赶到兴元,护送妻子的车辆上长安。

这样,这一对乱世中信守情义的患难夫妇,分离三十多年后终于破镜重圆。

(参考数据:元.陶宗仪《辍耕录》)△

(有删减)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