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骗走丈母娘87万元 全用于花天酒地(图)
 
2018-6-29
 



吴某骗走丈母娘87万元,全用于花天酒地。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陆潇亭综合报导)家人有急需用钱的时候互相帮忙是应该的,不该的是利用家人的信任骗走家人的财物,这样只会让自己走入死胡同。

《现代快报》2018年6月29日报导一则新闻,吴某今年38岁,大学本科毕业。2007年,吴某和妻子结婚。结婚不久,孩子就出生了,小家庭日子看上去过得和和美美。

2011年,吴某和丈母娘陈某说,自己单位有个集资项目,根据职务高低能拿到9%~12%的年利息,像吴某这样的职位可以拿到9%。因为是自己的女婿,陈某相信了,拿出12万交给吴某。这笔钱是陈某和已经去世的丈夫多年的积蓄。

收到钱后,吴某给陈某一张盖有单位公章的收据。一年后,吴某拿出10,800元,说是集资项目的利息,准备交给陈某。

陈某更加信任吴某,当场只收下800元,余下的「利息」全部再投到项目里。几年下来,一直到案发,陈某共计给女婿吴某近87万元。

2017年11月,吴某的妻子发现丈夫突然失踪,打电话也关机。这时,还不断有人拿着吴某写的借条来要债。到丈夫单位和母亲处一问,让她大吃一惊。原来丈夫早在当年6月就已经从单位离职,此后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在宾馆开房住,晚上正常回到家中,并且根本没有什么集资项目。

发现被骗的丈母娘又是痛苦又是伤心,拨打110报警。随即,在网吧上网的吴某被抓获归案。

原来吴某所谓的集资项目都是虚构的,交给丈母娘的收据上面的印章是他伪造的。除了从丈母娘那骗了近87万元,吴某还向朋友同事到处借债,甚至借了不少高利贷。到案发,吴某在外面还欠了数十万元债务。

这么多钱,吴某都拿去干什么了?吴某供称,2007年妻子怀孕后,他频繁去KTV、洗浴中心嫖娼或出去开房间,一次都要花费2,000元以上,之后几乎没停过。

吴某说,从丈母娘那骗的钱主要花在这方面,还有自己大手大脚买衣服、换手机开销用掉了。「不把自己打扮好点,那些女的也不会跟我出去开房。」

吴某的工资只有几千元,根本不够他用。先是找朋友、同事借,借高利贷,最后将手伸向丈母娘。

6月29日,吴某涉嫌诈骗一案在钟楼区法院开庭审理。检察机关指控,吴某于2012年1月至2017年4月间,以其原单位有高利息的集资项目为名,分13次骗取陈某总计869,995元。起诉书还显示,吴某曾因嫖娼于2004年、2015年两次被警方处理。

公诉人介绍,吴某上过大学,本有稳定工作、幸福的家庭。从2007年开始,吴某开始出入高档KTV、洗浴中心,纵意淫乐而不能自拔,把自己的积蓄工资都花在购买名牌服饰、手机、娱乐场所以及和女性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上,全然不顾家庭。

吴某丈母娘被骗的钱都是老人的养老钱,有一笔甚至是她卖掉房子准备给吴某的孩子买房子的钱。每次说起这事,老人都是老泪纵横。

这种人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才甘心。而骗自己家人的钱,此前媒体也有报导。

据看新闻2018年6 月17日报导,6月11日,50多岁的柏女士来到海门农商银行平山支行,咨询手中一张7万元存单有没有被女儿转存过,钱是否还在。银行工作人员接过这张存单时,发现不太对劲。

经过银行工作人员的再三辨认,这张储蓄存单无论从纸质、纹理、印章等方面看,都是一张伪造的金融票据,决定报警处理。

经警方了解,原来柏女士手中的「假存单」是她的女儿冯女士伪造的,而真存单中的钱早已被她的女儿取走了。柏女士家中还有6张相同的假存单,涉及金额65万元。目前,冯某因涉嫌伪造、编造金融票证罪被刑事拘留。

中共非法占领神州大地70年来,假恶暴色遍布,灌输谎言,善恶颠倒,系统地破坏了上下五千年中华文化及道德,现在人心都这么坏了,社会再这样下去真的太可怕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