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抽梯致工人坠亡 野蛮执法引民愤(图)
 
2018-2-3
 



欧男(右下小图)遭城管搬走梯子后,从3楼顶部顺着绳子下滑时不慎坠落,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唐飒芮综合报导)据《新京报》1月26日报导,1月23日,郑州市航空港区新港大道客运站北50米处,两名广告牌安装工人在3楼楼顶安装户外广告。郑州航空港区综合执法局城管以「违规施工」为由,令两名工人拆除广告牌,并将施工用的三轮车和梯子带走暂扣。一名施工人员从3楼顶部顺着绳子下滑时不慎坠落,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据目击者、死者欧某的徒弟、20岁的周志雄告诉警方,1月23日,他们要在郑州市航空港区新港大道客运站北50米处,安装10个广告字,每个字100厘米X 90厘米,在3楼楼顶安装铁架子,再把字固定住。

「当天早上10时,我们把所有的材料装上三轮车运到楼下,然后身上绑着安全绳,用升降铝制梯子爬到楼顶,干了几个小时。那里离店就50多米,中午回店里去吃饭,下午2时又去安装了。」

城管说不拆完别下来

周志雄说,大概下午4时30分,城管来了,说我们是违规操作。当时我和师傅在楼顶,就给老板打电话,他几分钟后就过来了,在楼下和城管说了几句话,就让我们先拆着,他给户主打电话。

在老板与户主协调期间,城管过来说要拿走梯子。「他们当时声音很大,让我们马上拆,三轮车和梯子也要扣留。有个城管说了一句:『你们不拆完就别想下来。』」

「我们马上开始拆,当时10个铁架子都安装好了,固定了4个字。刚拆一会儿,切割机的砂轮片坏了,老板就开车去买。城管等了一会,就要把三轮车和梯子都拿走,说我们故意拖延时间。」

「我说了好多遍,恳求他们再等一等,不要拿走梯子,对方也没听,态度很强硬,然后拿着就走了,他们前后停留不到一个小时。」

师傅想下去休息一会儿

梯子被拿走之后,老板让他们继续拆,他要联系户主,然后去城管那里把梯子拿回来。下午6时左右,因为楼下也在装修,装修工人要休息,就停工断电了。他们没有电,用不了切割机,老板就要他们等着,他打电话让对方别断电。

「当时已经天黑了,气温很低,我们穿了3件衣服,虽然是厚衣服,但全身也都冻僵了。师傅(欧某)要用安全绳下去,我劝他别下去,老板也劝说等他把梯子要回来。这个梯子是特制的,附近商店都没有卖,需要到很远的地方才能买到。」

但是天气太冷了,欧某坚决要先下去休息一会儿,说是没问题,他在户外工作的经验比较多,周志雄也就没有再阻止他。

周志雄说:「师傅把一端安全绳绑在铁架上。怕系不紧,他还让我拉着旁边的绳头别松手,他拉着绳子另一端往下走,是很粗的麻花绳。」

「他往下刚走到2楼的窗户上沿,我突然听到『啊』一声,探头看,他已经躺在地面上,流很多血,还哀叫了几声,看起来非常痛苦。老板当时正在旁边打电话,跑过来抱着他,然后赶紧打120叫救护车。」

当时周志雄看到欧某倒在地上后他吓傻了,就开始哭,还大叫欧某的名字,希望他别昏迷,就怕他挺不过去。后来救护车来了之后,发现欧某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

另一个被滞留楼顶 又黑又冷

「我就在楼顶,特别想下去看他但又不敢下去,一直到晚上9时被消防人员救下来,当时腿还一直在抖。一下来,我就被带到派出所问话了。」

这么冷的天气,已经走了一个人了,另外一个还在屋顶,但却没有人去救他,让他在屋顶上冻到晚上9时。当他被消防人员救下来之后,警察竟不顾其身体状况,立马将他带走了。可见这些所谓的执法人员、人民的警察一点也不重视老百姓的生命。

周志雄向警方讲述他在文印店的工作:「我们两个员工加上老板3个人看这个店,老板人很好相处,对我们也不苛刻。老板和我师傅是同乡,平常关系不错。我一个月工资3,000多元,师傅(欧某)应该多一点。」

至于欧某,周志雄形容他不算内向,但话也不多,做广告牌非常熟练,是个老工人了。「他教我的时候很有耐心,都是一项项教,不凶,是个非常好的人,我到现在还像做梦一样,不敢相信是真的。」

涉事城管遭免职

「抽梯」事件发生后,郑州航空港区城管局对几位城管人员处以免职、停职处理。1月29日,在舆论压力下,涉事的几个城管人员被以涉嫌玩忽职守,移送纪检监察机关。

郑州市公安局表示,已将违规设置广告牌并涉嫌造成重大责任事故的企业负责人刑拘。经确认,被刑拘的人员系湘鑫图文广告店负责人刘某,也就是欧某的老板。刘某的妻子欧燕向记者证实丈夫被警方刑拘。

得知丈夫被刑拘,欧燕表示非常不解,「就算安装的楼顶广告未办理许可证,也是甲方(鑫港校车服务有限公司)的事情,梯子是城管拿走的,为什么要抓我丈夫?」

发生重大伤亡事故,的确应当追究有关人员的刑事责任,但这次的伤亡事件难道是文印店老板刘某造成的吗?有关单位在处理这个案件时,一边是对城管处以轻微的行政处理,一边是公安机关对文印店老板刘某以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刑拘,妄图通过抓刘老板掩盖城管罪行的行为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滥用执法权 造成悲剧

在这起城管「抽梯执法」案件中,面对当事人的再三恳求,他们本可以等待,为施工者留下一条生路,然而因为城管的不当执法行为,造成安装工人坠亡的直接和主要原因。

本是执法过程中可以避免的悲剧,滥用执法权是造成悲剧根本的原因。事实很清楚,原因也不复杂,已经有一个坠亡冤死的了,就怕官官相护,又硬生生的再制造出另外一个冤死的来!

城管一次又一次的野蛮执法中,不管是城管的飞扬跋扈,还是警方的官官相护,其本质都是公权力的肆意妄为、无法无天。在共产党的体制下,发生这种不可理喻的事情是正常的!△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