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本天定(图)
 
云儿
 
2018-1-31
 



王以衔,是乾隆六十年状元,他得状元有一段有趣的故事。

【人民报消息】文简公王以衔,是乾隆六十年(1795年)状元,他得状元有一段有趣的故事。

王以衔与弟弟王以楮还是书生时,在儒林已有才名,一时儒林称他俩为「二王」,浙江学使窦光鼐很赏识他俩。他俩中举人后,一起参加乾隆六十年会试。窦光鼐担任会试总裁,出题「民之所好好之」。窦光鼐当浙江学使的时候,曾在临湖县讲学,对此节别有心得。这次考试恰好以此命题,全场只有二王的答卷与窦光鼐意见相合,答得最好。于是揭榜之日,王以楮中了会元,王以衔名列第二。那些名落孙山者愤愤不平,都说其中必有关节。

当时和珅因为窦光鼐耿直不阿,不依附自己,思谋中伤之。听闻传言后大喜,立刻报告乾隆帝,说王以衔兄弟两人答卷中都有「王道本乎人情」之语,这就是关节暗号。乾隆帝被说动了心,罢了窦光鼐官,将王以楮撵回浙江读书,不准参加殿试。殿试那天,王以衔想起恩师获罪,亲弟被放逐,自己恐怕也前途未卜,郁郁不得志之下,仅以淡墨答卷,草草终场,不再奢望功名。

和珅充任殿试阅卷官,正好和珅的家庭教师当年也中进士参加殿试。和珅叮嘱他说:「你在殿试那天用淡墨答卷,保你中状元。」

和珅阅卷时看见王以衔的卷子,以为一定是他的家庭教师,竟定为一甲。到唱名那天,乾隆帝阅卷发现王以衔用淡墨答卷,顿时起了疑心:这会不会是关节暗号呢?和珅在旁边极力揄扬说:「此人用淡墨答卷,却能如此庄雅,比用浓墨答卷难上加难,这一定是饱学之士的手笔啊!」乾隆帝点头称是,于是将王以衔的卷子定为首选。

结果唱名第一人是王以衔,和珅和乾隆帝都呆了。乾隆帝扭头看和珅,厉声说:「这也是窦光鼐的关节吗?这难道是朕的关节吗?」和珅哑口无言。于是窦光鼐的冤情大白,浮言顿时销声匿迹。

(资料来源:《坐花志果果报录》、《清史稿》)△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