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翻译的川普在联大发言的中文全文(图)
 
2017-9-22
 



川普总统9月19日在第72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黑白善恶分明,广受好评!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编者按:刚刚看到美国驻华大使馆网站9月21日刊登的白宫新闻处翻译的川普在联大发言的中文翻译稿全文,尽管之前我们刊登了其它网站翻译的全文,但感觉有刊登白宫中文翻译稿的必要。)

白宫(THE WHITE HOUSE)
新闻秘书办公室(Office of the Press Secretary)
2017年9月19日
特朗普总统在第72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
联合国(United Nations)
纽约州纽约市(New York, New York)

秘书长先生、主席先生、世界各国领导人、尊敬的各位代表,欢迎来到纽约。我很荣幸能在我家乡的城市站在这里,作为美国人民的代表向全世界人民发表讲话。由于具有高度破坏性的飓风袭击我国,我们有成千上万的公民仍然在遭受苦难。我首先向在场每一位提供帮助和支援的领导人表示感谢。美国人民自强不息,坚韧不拔,必将战胜种种艰难险阻,以前所未有的坚强意志重新站起来。

令人高兴的是,美国自去年11月8日选举日(Election Day)以来形势一片大好。股票市场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创下了新纪录。由于我们在监管等领域采取改革措施,失业率达到16年以来的最低点。今天我们美国有更多的人在工作,超过以往任何时期。公司正在返回国内,推动工作机会增长,达到很长时期以来我国从未见到的水平。此外,我们刚刚宣布将为我国军队和防务拨款近7,000亿美元。

我国军队很快将进入实力最强大的时期。近70多年以来,不论在战时还是和平时期,各国、各种运动和宗教的领导人都前来出席联合国大会。与他们一样,我准备谈谈我们今天面临的一些最严重的威胁,但同时也存在巨大的潜力有待发挥。

我们生活的时代具有非同寻常的机会。科学、技术和医药领域的突破正在为人们治疗疾病,解决以往世世代代认为无法解决的问题。

但是每过一天都会见到危险增长的消息,对我们关爱和珍视的一切事物构成了威胁。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分子日益坐大,散布在地球上的每一个地区。在这个团伙中具有代表性的流氓政权不仅支持恐怖主义分子,而且利用对人类破坏性最大的武器威胁其他国家及本国人民。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World War II)以来,一系列价值、机制和联盟发挥了防止冲突和促使全世界走向自由的作用。一些权力机构和专制主义势力试图破坏这一切。

国际犯罪网络走私毒品、武器、人口;迫使大批人口流离失所,背井离乡;对我们的边界造成威胁。新形式的侵略行为利用技术对我们的公民进行恐吓。

简言之,我们所处的时代既有巨大的希望,也存在严重的危险。这一切完全取决于我们能否促使全世界上升到新的高度,否则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我们有能力做到,只需要我们做出抉择,让数百万人摆脱贫困,帮助我们的公民看到自己的希望,保证新一代的儿童在没有暴力、仇恨和恐惧的环境下成长。

这个在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后成立的机构,目的在于为建设更美好的未来贡献力量。这个机构成立的基础是,各国相互合作,实现捍卫国家主权,维护自身安全和促进本国繁荣的前景。

在同一个时期,整整70年前,美国制定了马歇尔计划(Marshall Plan),帮助欧洲实现复兴,其中有三大支柱,和平、主权、安全与繁荣。

马歇尔计划的制定以一个崇高的信念为基础:只有各国都实现强盛、独立和自由,全世界才能更安全。当年,杜鲁门总统(President Truman)曾在给国会(Congress)的函件中写道,“我们对欧洲复兴的支持与我们对联合国的支持一脉相承。联合国的成功取决于会员国各自独立发挥的力量。”

为了战胜目前面临的危险,实现未来的希望,我们必须首先采用历史的智慧。我们的成功取决于建立一个强大和独立国家组成的联盟,要求尊重各国主权,促进各国自身和全世界的安全、繁荣与和平。

我们并不要求各国遵守同样的文化、传统,甚至政府制度。但是我们冀望所有的国家履行两个核心的主权责任:尊重本国人民的利益,尊重其他任何主权国家的权利。这是这个机构美好的前景,也是合作和成功的基础。

强大的主权国家让拥有不同价值、文化和梦想的各国不仅能够相互共处,而且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并肩努力。

强大的主权国家让本国人民决定自己的未来,掌握自己的命运。强大的主权国家允许个人兴旺发达,按照上帝的意愿充分享受生活。

在美国,我们不对任何人强加我们的生活方式。相反,我们鼓励人们发奋自强,成为人人效仿的榜样。

这个星期,我国有一个特殊的理由为树立这样的榜样感到骄傲,因为此时恰逢我们高度敬重的宪法(Constitution)230周年纪念日。如今,这是世界上仍在使用的历史最悠久的宪法。

这份永恒的文件历来是美国人民实现和平、繁荣和自由的基础。对于全球千百万人来说,这份文件也为他们本国提供了尊重人类本性、人类尊严和法治的启示。

美国宪法最伟大之处在于卷首三个闪亮的单词:“We the people”(我们人民)。

为了实现这句话给予的希望,为了维护我国的未来,为了尊重我们伟大的历史,美国世世代代都做出了牺牲。在美国,人民负责治理,人民实施统治,人民就是主权。我的当选并非获得了权力,而是让美国人民拥有权力,权利属于美国人民。

在对外事务方面,我们正在重申这个创始性的主权原则。我国政府的首要职责关系到人民,关系到我们的公民,为他们的需要服务,保证他们的安全,维护他们的权利,捍卫他们的价值。

作为美国总统,我将一贯以美国为先,正如诸位作为贵国领导人一贯所做的,一贯应该做的一样,以自己本国为先。(掌声)

所有负责任的领导人都有义务为本国公民服务。民族国家仍然是改善人类条件最好的渠道。

但是,为我们的人民改善生活还需要我们共同努力,密切和谐相处,团结一致为全体人民开创更安全及更和平的未来。

美国将永远是全世界,特别是盟国最伟大的朋友。但是我们不再被利用,不再签署使美国一无所获的单向合同。只要我任职一天,我就将捍卫美国的利益置于其他一切之上。

但是为了履行我们各自对本国的义务,我们还需要认识到,为所有的国家实现拥有主权、繁荣和保障的未来符合所有人的利益。

为了实现联合国宪章(United Nations Charter)所表达的价值,美国采取的行动多于言辞。我国公民为捍卫我们的自由和许多国家的自由付出了最沉重的代价。这些国家的代表也在这个伟大的会议厅出席会议。从欧洲的海滩,中东的沙漠到亚洲的丛林,美国的忠诚表现为我们年轻男女军人在战场上与盟国人员并肩战斗,英勇牺牲。

即使我们和我国的盟国从历史上最血腥的战争中凯旋而归,我们也没有寻求领土扩张,也不试图将我们的生活方式强加于人,体现了美国精神的永恒价值。

对于全世界各国来说,这就是我们的希望所在。我们祈求和谐与友谊,不希望冲突和争斗。我们以结果为指导,不以意识形态为取向。我们实行有原则的现实主义政策,以共同的目标、利益和价值为基础。

这种现实主义政策迫使我们回答在场每一位领导人和每一个国家都面临的问题。我们无法忽视,也无法回避这个问题。我们或者在安于现状的道路上走下去,对我们面临的挑战、威胁,甚至战争都麻木不仁,或者以足够的实力和信心抗击今天的这些危险,从而使我们的公民今后可以享有和平与繁荣?

我们如果希望扶助我们的公民,如果要求得到历史的承认,就必须为我们全心全意所代表的人民履行我们的主权责任。我们必须保卫我们的国家,保卫国家的利益和国家的未来。从乌克兰到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我们必须防范对主权构成的威胁。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尊重法律、尊重边界、尊重文化及以此为指导的和平交往。正如这个机构的创始人所希望的那样,我们必须同心协力,共同抗击以混乱、骚动和恐怖对我们进行的威胁。

如今,一小撮流氓政权违反联合国所依据的每一条原则,成为我们这个星球上的毒瘤。他们不尊重本国公民,也不尊重本国的主权。

如果正义的多数不奋起抗击邪恶的少数,邪恶就会得逞。正直的人民和国家如果成为历史的旁观者,就只能听任破坏性势力逐渐扩张,日益坐大。

腐朽衰败的北朝鲜政权藐视其他国家,不顾本国人民的福祉,无人可出其右。该政权导致北朝鲜数百万人饿死,无数人受到监禁、酷刑、杀害和压迫。

当无辜的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被送回美国短短几天之后就死去时,我们全都目睹了该政权致命的害人行径。我们还从那个独裁者的哥哥在一个国际机场被人用违禁的神经毒剂谋杀时看到了这种行径。我们知道一名13岁的甜美的日本女孩在自己国家的一处海滩上被北朝鲜绑架,并受到奴役,被迫教北朝鲜间谍日语。

如果这还不够罪恶扭曲,那现在北朝鲜不计后果地谋求核武器和弹道导弹,对全世界构成了造成难以想见的人类生命损失的威胁。

令人愤慨的是,有些国家不仅同这样一个政权进行贸易,而且还为一个以核冲突危及全世界的国家提供武器、物资和金融支持。看到这伙罪犯用核武器和导弹来武装自己绝不会符合地球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利益。

美国有极大的实力和耐力,但如果它被迫要保卫自己及其盟友,我们将别无选择,只能彻底击毁北朝鲜。“火箭人”(Rocket Man)是在让他自己和他的政权自取灭亡。美国做好了准备,具备意愿和能力,但希望这是没有必要的。这正是联合国的意义所在;这正是联合国的作用所在。让我们看看他们怎么做。

现在是北朝鲜认识到去核化是它唯一的可被接受的前景的时候了。联合国安理会最近两次以15票对0票一致通过了对北朝鲜进行严厉打击的决议,而且我想感谢中国和俄罗斯同安理会其他所有成员一道投票赞成实施制裁。感谢所有参与各方。

但我们必须作出更多的努力。现在是所有国家共同努力孤立金氏政权的时候了,直到它停止敌对行动。

我们不仅在北朝鲜问题上面临着抉择。 全世界各国到现在早该应对另一个有恃无恐的政权了——该政权公开宣扬大肆屠杀,誓言消灭美国、毁灭以色列,还要葬送这座大厅中的诸多领导人和国家。

伊朗政府用一种民主的假象来掩盖其腐败的独裁制度。它将一个拥有丰富的历史和文化的富裕国家变成了一个经济枯竭的流氓国家,其首要输出品是暴力、流血和动荡。遭受伊朗领导人迫害时间最长的受害者其实是伊朗本国人民。

它非但不利用其资源来改善伊朗人民的生活,还用石油收入为真主党(Hezbollah)及其他杀害无辜的穆斯林并攻击和平的阿拉伯和以色列邻国的恐怖主义分子提供资金。这笔本该属于伊朗人民的财富也被用来巩固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独裁统治,煽动也门内战,以及在整个中东地区破坏和平。

我们不能听任一个杀戮成性的政权继续从事这些破坏稳定的活动,同时制造危险的导弹,而且如果一项协议为最终构建一个核项目提供掩护的话,我们就不能遵守它。(掌声)伊朗协议(Iran Deal)是美国签署过的所有协议中最糟糕、最一边倒的交易之一。坦率地说,这项协议令美国难堪,而且我认为你们还会听到这样的话——相信我。

现在是整个世界同我们一道坚决要求伊朗政府停止其寻求死亡和毁灭的行径的时候了。现在是该政权释放他们以不公正的手段羁押的所有美国人及其他国家公民的时候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伊朗政府必须停止支持恐怖主义分子,开始为本国人民服务,并尊重其邻国的主权。

整个世界都明白善良的伊朗人民希望变革,而且,除了美国巨大的军事威力之外,伊朗人民是他们的领导人最为惧怕的。正因为如此,该政权限制因特网联通,拆卸卫星天线,对手无寸铁的抗议学生开枪,并监禁政治改革人士。

压制性政权不会永久存在,伊朗人民面临选择的一天将会到来。他们会在贫困、流血和恐怖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吗?还是伊朗人民会回归该国作为一个文明、文化及财富中心的光荣的起源,让该国人民再次幸福繁荣?

伊朗政权支持恐怖的行径与其很多邻国最近承诺抗击恐怖主义并制止恐怖主义筹资的举措形成鲜明的对比。

早些时候在沙特阿拉伯,我极其荣幸地对50多个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的领导人发表讲话。我们一致认为,所有负责任的国家都必须共同努力,抗击恐怖主义分子以及煽动他们的伊斯兰极端主义。

我们将终止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因为我们不能听任它让我们的国家四分五裂,甚至让整个世界分崩离析。

我们必须剥夺恐怖主义分子的安全藏匿处、交通工具、资金经费,以及对他们卑鄙邪恶的意识形态的任何形式的支持。我们必须将他们从我们各个国家赶出去。现在是揭露那些为基地组织(al Qaeda)、真主党、塔利班(Taliban)及其他杀害无辜民众的恐怖组织提供支持及资金的国家并让他们承担责任的时候了。

美国以及我们的盟友正在整个中东地区共同努力,击溃注定失败的恐怖主义分子,并制止他们用来对我们全体人民发动攻击的安全藏匿处重新出现。

上个月,我宣布了为在阿富汗抗击这种邪恶并赢得胜利而制定的新战略。从现在起,军事行动的历时长短和范围将取决于我们的安全利益,而不是由政客们任意制定的衡量标准和时间表。

我还彻底改变了我们抗击塔利班及其他恐怖主义团伙的作战规则。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我们为持久击溃伊斯兰国组织(ISIS)取得了重大进展。事实上,我国在过去8个月中抗击ISIS的进展比以往很多年加起来还要多。

我们寻求让叙利亚冲突降级,并寻求一种尊重叙利亚人民的意愿的政治解决方式。罪行累累的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行径,其中包括对本国公民使用化学武器——连无辜的儿童也不放过——震动了每个正义的人的良知。如果听任被禁的化学武器扩散,任何一个社会都不会安宁。这就是美国对发动那次袭击的空军基地施行导弹攻击的原因。

我们赞赏联合国各机构为消灭了ISIS并获得解放的地区提供至关重要的人道主义援助的努力。我们还要特别感谢约旦、土耳其和黎巴嫩为安置叙利亚冲突的难民所发挥的作用。

美国是一个充满关爱的国家,并为帮助支持这项努力花费了数十亿美元资金。我们寻求一种重新安置难民的方式,旨在帮助这些遭受虐待的人,能帮助他们最终返回母国,并以此作为重建进程的一部分。

利用在美国重新安置一名难民的费用,我们能为10名以上的难民在其家乡地区提供帮助。出于我们的善良心愿,我们提出为该地区接纳难民的国家提供金融援助,而且我们支持20国集团(G20)最近达成的协议,寻求在尽可能靠近难民母国的地方安置他们。这是一种安全、负责、人道的方式。

几十年来,美国一直在应对西半球(Western Hemisphere)这里的移民难题。我们认识到,从长远来看,不受管制的移民对于输送国和接纳国都是极不公平的。

对输送国而言,这降低了寻求所需的政治及经济改革的国内压力,并导致他们促成并实施这些改革所需的人力资本的枯竭。

对接纳国而言,不受管制的移民的高额费用的绝大部分落在低收入公民身上,他们的关切往往遭到媒体和政府的忽视。

我想对联合国努力解决造成人们逃离家园的种种问题的工作致敬。联合国和非洲联盟(African Union)领导维和使命,为稳定非洲地区的冲突局势作出了宝贵贡献。美国继续在人道主义援助方面在全世界发挥主导作用,其中包括在南苏丹、索马里、尼日利亚北部地区和也门防止饥荒并进行救灾。

我们在全世界各地投资于改善医疗及创造机会,有关项目包括防治艾滋病的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PEPFAR),总统防治疟疾行动计划(President’s Malaria Initiative),全球卫生安全议程(Global Health Security Agenda),终止现代奴役全球基金( Global Fund to End Modern Slavery),以及作为我们增强全球女性自主权的承诺之一的女企业家融资行动计划( Women Entrepreneurs Finance Initiative)。

我们还要感谢——(掌声)——我们还要感谢秘书长认识到联合国若想成为一个有效力的伙伴来抗击对主权、安全和繁荣的种种威胁,就必须力行改革。这个机构不注重实效,反而注重官僚制和程序的情况太常见了。

在某些情况下,妄图颠覆该机构的崇高目标的国家已经挟持了这些他们本该推进的制度。例如,一些人权记录极其恶劣的国家却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 Human Rights Council)成员,这是给联合国造成难堪的一个极大的原因。

美国是联合国193个成员国之一,但我们却要支付全部预算的22%以上。事实上,我们缴纳的款项比任何人意识到的还要多。美国承担着一种不公平的缴费负担,但公平地说,如果这的确能实现其所有阐明的目标,特别是和平目标的话,那这笔投资其实是完全值得的。

这个世界的大部分地区陷于冲突之中,而且有些地区正在走向毁灭。但这座大厅中有权威的人士,在联合国的指导和帮助之下,能够解决很多这类残酷、复杂的问题。

美国人民希望在不久的一天,联合国能够成为一个在全世界倡导人类尊严和自由的更加负责得多、有效得多的机构。与此同时,我们相信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应当不得不承担不成比例的重负,不论是在军事方面还是在资金方面。全世界各国必须发挥更大的作用,在各自的地区促进安全及繁荣的社会。

这就是为什么在西半球,美国反对腐败和引起不稳定的古巴政权,支持古巴人民希望过自由生活的长期梦想。本政府最近宣布,在古巴政府开展根本改革之前,我们不会取消对古巴的制裁。

我们也对委内瑞拉马杜罗(Maduro)社会主义政权实施了严厉的有针对性的制裁。这个政权使一个过去生气勃勃的国家走到了完全崩溃的边缘。

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的社会主义独裁统治给该国善良的百姓带来可怕的重重苦难。这个腐败政权推行的思想体系在所有试行过它的地方都曾遭到失败,它现在摧毁了繁荣的委内瑞拉。更恶劣的是,马杜罗藐视本国人民,窃取民选代表的权力,维护其一败涂地的统治。

委内瑞拉人民在挨饿,他们的国家在崩溃。他们的民主体制正在遭到摧毁。这种情况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作为负责任的邻国和友邦,我们以及所有其他国家有一个目标。这就是,帮助委内瑞拉人重新获得自由,复兴他们的国家,恢复他们的民主。我对谴责该政权和向委内瑞拉人民提供重要支持的各位在座领导人表示感谢。

美国已经采取重要步骤,要求该政权为后果负责。如果委内瑞拉政府一意孤行,坚持把专制统治强加于委内瑞拉人民,我们准备采取进一步行动。

我们有幸与今天在座的许多拉丁美洲国家有着极其牢固健康的贸易关系。我们的经济纽带构成了推进我们所有人民和所有邻国的和平与繁荣的重要基础。

我请今天在座代表的每一个国家都作好准备,为应对这个非常现实的危机作更大努力。我们呼吁在委内瑞拉全面恢复民主和政治自由。(掌声)

委内瑞拉的问题不是因为对社会主义贯彻不力,而是因为忠实地贯彻了社会主义。(掌声)从苏联到古巴到委内瑞拉,哪里实行了真正的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哪里就有它带来的痛苦、破坏和失败。那些宣扬这些站不住脚的思想体系信条的人只能让生活在这些残忍体制下的人民继续受苦受难。

美国站在所有处于残酷政权统治下的人的一边。我们对主权的尊重也是一项行动呼吁。所有人民都应享有一个关心他们的安全、他们的利益和他们的福祉——其中包括他们的富足成功——的政府。

在美国,我们谋求与所有友善国家加强商务贸易关系,但是这种贸易必须是公平的,必须是互惠的。

太长时间以来,美国人民被告知,庞大的多国贸易协议,无责任的国际法庭,以及强有力的全球官僚机构是促进成功的最佳途径。但是,随着那些承诺的实施,数以百万计的工作没有了,数以千计座工厂消失了。还有其他人玩弄体系,破坏规则。我们伟大的中产阶层,曾经是美国繁荣的基础,被人遗忘了,落在后面了,但是他们不再被遗忘,他们永远不再会被遗忘。

美国在与其他国家发展合作和商务的同时,我们也在重申对作为每一个政府的首要职责的承诺:对我们的公民负责。这种关系是美国实力的来源,是今天在座的每一个负责任的国家的实力来源。

如果这个机构能够有任何希望成功迎接我们所面临的挑战的话,它将取决于杜鲁门总统大约在70年前所说的“其会员国的独立的力量”。如果我们要共同抓住未来的机会和战胜当前的危险,那就别无选择,必须靠强大、主权和独立的国家——以自身历史为根基和为自身命运而奋斗的国家;谋求与友邦结盟,而不是谋求树敌去征服的国家;最重要的是,拥有爱国志士,拥有愿意为国家,为公民同胞、为人类最高尚精神而献身的男女志士的国家。

在回顾导致成立这个机构的伟大胜利的同时,我们永远决不能忘记,那些与邪恶作战的英雄也是为他们所爱的国家而战。

爱国主义精神使波兰人为解救波兰而献身,使法国人为实现自由的法国而作战,使英国人为了英国坚强挺立。

今天,如果我们不将我们自己,我们的心,我们的才智投入我们的国家,如果我们不为自己建立牢固的家庭、安全的社区和健康的社会,没有人能替我们做。

我们不能等待其他人,不能等待遥远的国家或远方的官僚人员——我们不能那样做。我们必须解决我们的问题,打造我们的繁荣,保障我们的未来,否则我们很容易陷入衰败、遭受主宰和被打垮。

今天对于联合国来说,对于全世界希望自己和自己的子女过上更好生活的人来说,真正的问题是一个基本问题:我们仍是爱国主义者吗?我们对国家的热爱能足以让我们保护其主权和掌握其未来吗?我们对国家的崇敬能足以让我们捍卫其利益、保护其文化,并带给其公民一个和平的世界吗?

美国最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之一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曾写道:美国独立战争(American Revolution)“在战争开始前就已经打响。它是在人们的头脑和心中”。

那是美国觉醒的时刻,当时我们环视四周,懂得了自己是一个国家。我们认识到自己是谁,我们有什么价值观,我们愿为捍卫什么而献身。从那最初的时刻起,美国的历史就一直展现着人们一旦掌握自身未来会具有何种潜力。

美利坚合众国是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正义势力之一,是所有人的主权、安全和繁荣的最伟大捍卫者。

现在,我们呼吁让国家重新出现伟大的苏醒,让它们的精神、它们的骄傲、它们的人民和它们的爱国主义重新振兴。

历史在问我们能否胜任这一使命。我们将以重振的意志、再现的决心和再生的奉献精神作出回答。我们要战胜人类的敌人,释放生命自身的潜能。

我们的希望是一个由骄傲、独立的国家组成的世界,它们承担自己的责任,寻求友谊,尊重他国,以所有国家的最大利益为共同事业:让这个美妙地球上的人都享有尊严与和平的未来。

这是联合国的真正愿景,是所有国家人的古老愿望,是每一个神圣灵魂中的最深切渴望。

那么让它成为我们的使命,让它成为我们给世界的信息:我们将共同奋斗,共同牺牲,为了和平、为了自由、为了正义、为了家庭、为了人类、为了造就我们所有人的万能的主,我们将共同站在一起。

谢谢各位。上帝保佑你们。上帝保佑世界的国家。上帝保佑美利坚合众国。非常感谢各位。(掌声)△

(转自美国驻华大使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