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人都有一本帐:好吓人的两个故事(图)
 
雨莲
 
2017-11-2
 



「三尺头上有神灵」,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假,在我们肉眼看不见的空间里,有神灵一直在看着人。

【人民报消息】常人中有句话,叫「三尺头上有神灵」,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假,在我们肉眼看不见的空间里,有神灵一直在看着人。在东西方的古老传说中,都说神造了人,神看护和教导人开辟新的纪元。我们这一茬人类,受无神论的毒害,视自己为宇宙中最高等生命,又受进化论的教育,把自己和动物划了等号。

我在小时候经常看到神,那时也不知道是神,我以为别人也能看到,觉的是个很平常的事情。随着年龄的增长,无神论的灌输,渐渐的就看不见了。

神在保护着我

在我上小学时,学校离家有四里地,途中要经过一个坟地,平时都是和小伙伴一起走,一路说笑打闹也没感觉有什么。但偶尔自己走时,我就害怕。一次值日打扫教室,打扫完时只剩下我一个人。往家走时,路上只有我一个人,没到坟地时,我就害怕,紧张的要命,我就开始跑。跑过坟地后,我看见脑后上方出现一片白云(小时候,我经常不回头,就能看见背后发生的事情)。这片白云跟着我,虽然我没有回头,但是我看到了白云上面站着一个天将,手中拿着一把大刀。我心里稳下来了,脚下还是没停步,跑了二里地,跑到村子口了,我看见夕阳给村子镀上了一层金色,各家的烟囱冒出了炊烟,还听到了狗叫声。看着熟悉的一切,我停住了脚步,回头对着天将说:「我到家了,你回去吧,谢谢你。」天将驾着云彩走了。

有一次我和小伙伴在河边玩,这个河干旱时,就是一个土沟;下大暴雨时,雨水汇集,流速很快。我和小伙伴坐在河边,正赶上水流湍急的时候,我看着湍急的河流,心想:掉进去就没命啦。我就看见一个神仙和一个天将在说话,就听到说什么「有一劫」呀。我想:有个小伙伴叫小杰,是不是说她呀?正想着,旁边的小伙伴不知怎的,一下掉进水里,她的手乱抓,一下把我拽了下去。冰凉的水中,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很快,一股力量把我俩冲到了岸边,我俩赶紧抓着岸边的草,爬了上来,衣服都湿透了,浑身发冷,我感到非常后怕,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声。我和小伙伴坐在离岸边远一点的地方,太阳晒干了我们身上湿漉漉的衣服,我俩默默的站起来,回了各自的家,这个过程我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心里只有死里逃生的余悸。

现在回想起这些事情,知道神一直在保护着我。

神在点化我,可是我不懂

神不但保护我,在我做错事时,神还通过一定的方式在点化我,可是那时的我,不知道是神在点化,也悟不到这些点化。

夏天,我放学回家后,就拿个袋子,上地薅猪吃的草,有时小伙伴找我玩,我不去,说:「我得薅猪吃的草。」她们对我说:「妳真笨,五分钟就能干完的活,妳干半个小时。」我问:「妳们怎么薅的这么快?」一个小伙伴悄悄的说:「妳薅黄豆叶子,这多快,别四处找灰菜、苋菜的。」我觉的这不太好,但是这些话灌进了我的耳朵里,我觉的我心里多了一个贼。

我在黄豆地里走过来走过去,寻找灰菜、苋菜,就觉的太慢了,于是,那个贼念主宰了我,我时不时的薅一把黄豆叶子,发现这样速度快多了,我又担心被人看见,紧张的抬头四处看看,没有人,我松了一口气,想:「谁也没看见。」结果眼前赫然出现一个穿绛色衣服的光头和尚(现在知道是罗汉),祥和的看着我,因为我经常能看见天上的神,所以我不觉的奇怪。我看看祂,祂看着我,祂一直在我前面。我依旧紧张的看看村子,薅上一把豆叶,持续的关注有没有人看见我薅豆叶,却没有想到:神都看见妳做错事了!

当我扛着一袋子猪食菜回家时,村子头有个人说:「妳今天活干的真快。」这话吓我一跳。晚上哥哥把袋子里的菜倒出来,刚要剁这些菜时,突然大声的说:「妹妹,妳怎么薅黄豆叶子?」这一句话,像声炸雷,把我吓一跳。母亲问:「你说什么?」哥哥看了我一眼,说:「没说啥。」母亲没吱声,我知道,母亲听到了。我很紧张,我知道,我的脸肯定像个大红萝卜。晚上的饭吃的一点味道都没有,睡觉时,母亲悄悄的对我说:「以后不要这样了。」我点点头,把被盖住脑袋,眼角流出泪来。

以后我再也没有薅过豆叶。

看见神在记帐

小时候,我经常看见神仙,穿着古代的衣服,拿个本子,看着人,然后往本子上写东西,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明白了,是神在给人记帐。所以说,人做了什么事情,千万不要以为没人看见,人做的善事、恶事,神不但看见了,还记下了,真的是「人做、神看、帐上留」。

有一年夏天,和伙伴们玩,小伙伴们手中拿柳条拚命的撵鹅子跑,还抽打牠们,把鹅子撵的上气不接下气。我空着手,跟在他们身后跑,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想起母亲的话:「哑巴牲口,不会说话,可别欺负牠们。」心里就想:这群小伙伴太野蛮,以后不和他们玩了。撵着撵着,有几个鹅子跑不动了,只有一个顽强的鹅子在柳条的抽打下还在跑,跑着跑着,鹅子一下昏死过去了,我们傻眼了。一个孩子赶紧拿来一个盆,把鹅子扣住,用手敲打盆子,时不时还打开盆子看一下,终于,昏死的鹅子醒了过来,我们松了一口气,那个鹅子傻傻的、栽栽歪歪的在我们注视的目光中走了。在我们围着盆子时,我看见一个神仙在往一个本子上面写字。

村子里一个老头,喜欢吓唬小孩,我亲眼看见他抓住一个顽皮的小孩,用胳膊肘夹小孩的脖子,把小孩脸憋的通红,小孩子都怕他。我和父亲一起走时,遇见他,他很和善的和父亲唠嗑,还问我多大了,我觉的他不可怕了。可是有一次,我从一个小伙伴家出来,在院子里遇见了他,一开始我没防备,走近了,他突然做出姿势要抓我,表情很可怕。我吓的转身就跑,小伙伴家西边的院墙很高,不知怎的,我竟然翻过去了,骑在墙头的瞬间,我看见神在往本子上记帐。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我摔在墙外面,很痛,有一种要被摔死的感觉。我喘息了一会,心跳的厉害,我看见裤子坏了,膝盖漏了出来,皮蹭破了,出了点血。我忍着疼痛,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回家了,没敢让父母看见,怕他们说我不好好在家待着。这个老头,我们都很讨厌他,渐渐的,我们知道了,他不吓唬当官家的小孩,还给他们糖吃,只欺负普通人家的小孩。

我的婶婶很爱占便宜,三天两头向母亲借东西,借面碱、苏打粉、盐、醋、火柴等等,总是说:「我买了再还妳。」可是从来没见她还。有一次,母亲让父亲买碱,父亲说:「怎么咱家的东西用的这么费?」母亲说:「孩子的婶经常来借。」父亲一听就火了,说:「下次别借给她,是不是一次也没还?」母亲点点头。父亲说:「见着她,我得说说她,咱不能吃哑巴亏。」有一天婶婶来我家,很严肃的对母亲说:「嫂子,我得跟妳说叨说叨,妳说,我哪次借东西没还,十里八村妳打听打听我的为人,我大哥咋能那样说我呢?……」婶婶不停的说,听着就觉的她都对,我父亲、母亲都一身不是了,我都听迷糊了,觉的婶婶说的好极了,可是,我真的没看见她还过东西呀。这时,我看见了两个神,都在往本子上面写东西。最后母亲陪着不是,把婶婶送走后,我说:「婶婶真的没有还过东西,可是她把自己说的真好啊,我都胡涂了。」母亲叹口气,说:「唉,浑身是理呀,好在天老爷不灭大傻瓜。」

小时候,农村日子过的很苦,即使丰收的年景,农民也就刚刚果腹,村里收完庄稼,大人就把孩子打发出来,让孩子捡点庄稼,小伙伴连偷带拿,会弄回家一大捆黄豆或其它东西,我不敢偷,只能捡回来一点东西。有一次,我们几个小孩跟在装麦捆子车后面,有几捆麦子掉下来,一个小伙伴赶紧抢了一捆,另一个小伙伴直接坐在了麦捆上面,意思这几捆麦子是她的了。那时,我又看见神在往本上记东西。时间长了,村里人就说:「谁谁家的孩子真尖,会往家弄东西,谁谁家的孩子太傻,不抢上。」

现在知道了:神仙拿的是善、恶簿子,专门记载人做的善、恶事。人啊,总是对自己的现状不满,总想得到很多的好处,把眼前的东西看的太实在了,可是人生在世,是有业力轮报的。怎么能可着人的想法,去过人的生活呢?人得到了就高兴,得不到就懊恼、愤愤不平。可是命里有没有这种东西呀,强要就会造业,人认为的尖和傻,在神的眼里正好相反,可是人不知道,还自以为是,觉的自己精明,不吃亏。

人发誓,神在看,会兑现

现在人总好发誓,不把发誓当回事,其实,誓约是存在的。人发出的誓约如影随形,总要兑现,兑现时毫厘不爽,只是时间长短而已。下面说两个村里发生的事情,一件是我家的,一件是别家的。

有一次,父母和借债的人发生争吵,说他们少还钱了,那家人指天指地的发誓,说如果昧良心,贪占我家的钱,就让他家房子着火、承包的稻地赔钱,女儿当小姐。结果春天发出的誓,到秋天就兑现了两件。这家人的房子着火了,村子人去救火,我看见有神仙在记这件事。半个月后,听说他家的稻地赔了,粮食减产,村里人都觉的奇怪,风调雨顺的,怎么就减产了呢?几年后,村子里的人说他家里的女儿在外面当小姐。

另外还有一个村里的故事,兄弟俩合伙包地挣钱,结果因为利益问题,两个妯娌之间发生矛盾,受枕边风影响,兄弟俩反目为仇。那个哥哥其实是被妻子迷惑了,他的妻子特别能占人便宜,嘴又很会说。被妻子蒙蔽的哥哥气愤之下,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在月亮地里,摆下桌子,叩拜神仙,发出毒誓:弟弟冤枉了我,老天有眼,如果我占了弟弟的便宜,让我不得好病、儿女结婚后都离异,让我看着这些事出现。二十多年以后,这个可怕的誓约在兑现,先是儿子离婚;两三年后,女儿离婚了,家庭变故让那个哥哥着急上火,几年后,得癌症去世了。那个哥哥用了三十多年的时间,陆续等来了自己发出的誓约。我和他家曾经是邻居,我亲眼目睹了那个家庭的变故,想起了在那个哥哥发下毒誓的晚上,我站在我家的房头,看见有一些神,站在他家院子上空,有光芒在闪烁,有神在往本子上写字。

上面写的这两件事都是我亲眼看到的,我想说的是:发誓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誓约不是发着玩的,弄不好会把身家性命搭进去。△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