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何祚庥,院士头衔不是"铁帽子"(图)
 
李威
 
2016-9-16
 



左一是江泽民长子江绵恒,中间是「天安门自焚伪案」导演罗干,右一是何祚庥。

【人民报消息】2016年9月9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题目非常敏感,是《院士头衔不是「铁帽子」》。

原来,除了要收拾曾庆红这个「铁帽子王」之外,罗干的连襟何祚庥的「铁帽子」院士头衔也到摘下的时候了!

9日当天就有两个帖子,一个是「好!对院士这个规定好!拥护!赞成!」;另一个是「非常赞成!」,这个来自北京的网友笔名是「春天」,与看此文章时的心情非常合拍。

该文章说,让人闻之肃然起敬的院士称号,将不再是一顶「铁帽子」。根据中国科学院最新修订的《中国科学院章程》,不仅院士有权放弃院士称号,而且当院士出现严重违反科学道德、品行严重不端,乃至触犯国家法律等行为时,院方将劝其放弃甚至撤销院士称号。

何祚庥的头衔是「粒子物理、理论物理学家」,代表作品《量子复合场论的哲学思考》,但科研成果「无」。没有任何科研成果的何祚庥已经当了36年的中国科学院院士。而有研究成果的屠呦呦等真正为国家和世界做出贡献的人却成不了院士。

为什么呢?因为何祚庥是江绵恒建立防火墙「金盾工程」的老搭裆,更是为江泽民镇压佛法修炼者的写稿撰文主将。

1960年,何祚庥参与氢弹的轻核理论组,任党总支部委员。 1980年53岁当上中国科学院院士,至今36年了。不但科研成果依然全无,而且顶着科学院院士的名衔帮助江泽民搞「打假」,还打到钱学森头上了,说他相信气功是相信「伪科学」。何祚庥当过两届全国政协委员,两会时拼命帮忙某单位推销自行车。

人民日报的文章说,长久以来,院士退出机制的不完善屡遭诟病,出现了一些「退不出」「去不掉」的情况,让院士头衔如同「铁帽子」,无论好坏都跟一辈子。其中的无奈,正反映了我国院士制度在人才培养、代际更替、人员流动方面存在的不足。而此次从「自退」到「劝退」再到「强退」,正形成了一套日趋成熟的院士退出机制。

这套规定在2014年两院院士大会期间就已落定,但到2016年仍未执行。如今上升为全院「章程」,哪个领导不执行,哪个领导就下台。何祚庥想戴着院士头衔混到死是不可能了。

已故著名科学家王选曾说:「我38岁,站在研究的最前沿,却是无名小卒;58岁时,成为两院院士,但是两年前就离开了设计第一线;到现在68岁,又得了国家最高科技奖,但已经远离学科前沿,靠虚名过日子。」这段人生经历多么生动的描绘出一幅中共体制内院士称号与实际学术成就之间的不平衡、不对等的滑稽可悲现况。

文章说,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不良的社会风气也在使院士的头衔偏离学术正轨,走向形形色色的名利场。学术会议少了院士,好像就「面上无光」;科研院所少了院士,好像就「不够分量」;成果鉴定少了院士,好像就要「走走过场」。这种略显盲目的「院士崇拜」,正揭示出院士头衔的异化现象。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当「院士头衔」脱离了它所赖以生存的学术研究,也就丧失了其最核心的价值。

这段话是有地放失的,就是指的何祚庥。

何祚庥是伪科学家的部份证据




《南方人物周刊》追问何祚庥的职业到底是什么。

1955年,何祚庥在《学习》杂志第十期上发表题为《论梁思成对建筑问题的若干错误见解》的文章,批评梁思成提倡的「民族形式」实际上就是复古主义的主张。

一次在中科院的量子力学研讨会上,他发言说:「量子力学的运动规律符合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精神」,当即竟使几位正直的学者忍无可忍、拂袖而去。

新华社在2000年8月16日报导说:「中科院院士、著名核物理学家何祚庥,近10年来为捍卫科学的尊严,横刀立马与伪科学进行坚决斗争:1994年初,他呼吁禁止生产销售含有剧毒药物氟乙酰胺的『邱氏鼠药』 。」

《北京晨报》2002年3月5日在《两会不忘你我身边事》报导中说:「何祚庥为电动自行车出招,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科学家何祚庥在本次会议上提出的建议与市民生活非常贴近:尽快制定电动自行车产业政策的建议。」

新华网3月6日在题为:《1000亿元的大市场期待喝彩》中报导说:「 『电动自行车所蕴藏的千亿元大市场,为何无人喝彩,乏人问津?』正在此间举行的政协大会上,闲不住的何祚庥委员又站出来振臂高呼」!

新华社报导说他还是博士生导师,但没有深入报导何祚庥指导那些物理学博士具体研究的是耗子药还是电动自行车。

据博讯报导,1997年时何作庥通过连襟罗干,给江泽民致信提出要在全国禁止法轮功。

1999年,罗干被江泽民任命为610办公室的负责人,何作庥则担任610办公室学术顾问。

2004年印度洋海啸之后,何祚庥表示「人类无须敬畏大自然」。

2005年,何祚庥和三峡工程总经理、工程院院士陆佑楣共同向中央高层建议开发怒江水电工程。

2005年12月4日,何祚庥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就当时严重的中国大陆煤矿安全问题表示,认为中国煤矿安全事故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贫穷使得工人可以接受不安全的工作,他说:「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

理论物理学家何祚庥的著作:

1996年,《伪科学曝光》。

1999年,《何祚庥与法轮功──1999年夏天的报告》、《我不信邪──何祚庥反伪科学论战集》、《伪科学再曝光》。

2000年,《清除邪教再生的土壤》。

2003年,《伪科学三曝光》。

2005年,新浪网一则评论提到何祚庥这位理论物理学家经常以院士头衔出席和自己专业无关的活动。

习近平:院士称号要名符其实

习近平强调,使院士制度更加完善,真正守住学术性、荣誉性的本质。院士制度是一项激励科学研究工作者砥砺前行的国家荣誉,科学家只有扎扎实实搞研究,端端正正做学问,才能配得上这份荣誉,也才能发挥这荣誉的最大效用。正因如此,才有必要建立更加公平、合理的院士进入和退出机制,完善我国科技人才流动、代际更替的相关制度安排,让有高素质、有能力的人「上得去」,让不符合条件、水平低的人「下得来」。相信有关制度的出台和落实,能更有效保障院士称号「名符其实」,去除附着于学术评价体系之上的名和利。

何祚庥30多年来都没有进行任何学术研究,但没有人不知道他是谁。 90年代,江泽民对气功、对佛法修炼有强烈反弹,何祚庥不遗余力的撰文配合,成为江绵恒完全信赖的助手,不但共同开发屏蔽江泽民丑闻的防火墙,而且何祚庥还成立了一个专门给信奉「真、善、忍」的佛法修炼者造谣的网站「凯风网」。

今年8月18日,黄洁夫在香港为活摘器官漂白后,上海市委机关报《解放日报》的网站上刊登的一篇文章,题目是《黄洁夫:个别组织捏造「活摘」谣言荒唐可笑》,文章来源是何祚庥主持的凯风网。

难怪9月9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说触犯国家法律等行为时,撤销其院士称号。

人民日报9月9日刊登的这篇文章应该还有更深的内涵: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导演罗干是何祚庥的连襟,他俩的所作所为一直连着彼此的筋,是生死与共的关系。(文/李威) △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