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因污染致死 民告官十年不懈(图)
 
2016-11-22
 



11月11日,冯军来到女儿坟前,摆上了女儿的照片。

【人民报消息】今年50岁的河北省农民冯军,只有初中文化水平,十年来坚持起诉相关企业和环保部门,只为了给污染致死的大女儿一个交待。

冯军一家原本有四口人,居住在河北省廊坊市大厂县夏垫镇二里半村。1998年,冯军夫妇承包了一块20亩地。再花了3年的时间整地,辟了鱼塘,盖了房子,养了鸭子。

2006年3月,冯军的大女儿冯亚楠突然食欲不振。她的牙床肿了,几天后,腮帮子也肿了,牙龈把牙齿都遮没了。冯军带着女儿辗转到北京求医,才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M5型。医生在排除其家庭遗传病的可能性后,认为孩子得病可能是环境污染引起的。冯军随后展开调查,寻找致病元凶。

当时,冯家人的饮用水,取自鱼塘边自打的40米深水井。冯军取样送检,结果显示,水样所含总砷超标2.95倍,总锰超标3.8倍。

随后,小女儿也被验出是白血病,好在病情尚轻,可望治愈。

冯军由此推断,家里的水井,被门口对面的金铭冷轧板带公司(下称金铭公司)所排放的污水给污染了。因为金铭公司的排污管道,从鱼塘边经过,通到尹家沟后,排入鲍邱河。

为了确认被污染的井水和金铭公司之间的关联性,冯军开始取样送检。但官员说,他自行送检的井水检测报告,不具法律效力。冯军于是申请正式检测,但环保局始终没有派人对他家的那口水井正式抽样检测。另有多名官员则私下告诉冯军,金铭公司是利税大户,「别再折腾,折腾也没用。」

2006年6月3日,为了金铭公司的扩厂,冯军被迫低头让地交出鱼塘,领取土地赔偿。因为要给两个女儿看病,冯军夫妇已山穷水尽,告贷无门。

2006年10月、12月中,县环保局、廊坊市环保监测站分别对金铭公司总排污口的废水进行检测。检测结果显示,废水中的砷、锰均符合排放标准。但是,冯军委托检测其自家井水的结果却是异常︰氟化物超标0.9倍,砷超标0.04倍。

冯军对污染源的不断追问,也招致对方报复。2006年12月13日,冯军陪同大厂县卫生防疫站的工作人员对水井进行取样时,立刻遭金铭公司4名保安打昏,住院20多天。卧病期间,冯军获得井水检测的异常报告︰水中锰含量超标8.2倍,砷含量超标1.4倍。冯军拿着检测报告,将金铭公司告到法院。

在另一方面,冯军的大女儿,17岁的冯亚楠于2007年6月19日仍告不治。妻子则带着二女儿,离开了他。母女还搬过一次家,原因是原本提供借住地的朋友遭到恶意警告。

4个月后,冯军在家门口遇险,被3名陌生男子绑架到外地暴打后,被扔在天津市武清县境内的路边。4天后,他接到警告电话︰「再不老实就弄死你。」该案至今无果。

冯军没有服软。2007年,冯军和附近村民统计出一份近10年来夏垫村因癌症致死的名单,把这份近30人的名单,交给了媒体曝光。2008年起,他向金铭公司提起一系列环境民事侵权诉讼,法院最后判决他败诉。

2013年5月,环保部在一份13起重点污染事件通报中称,大厂县群众反映鲍邱河水体污染严重,钢铁企业违法排污。廊坊市环保局已处罚相关企业境违法行为,金铭公司、神华公司、宝生公司3家企业已停产…。

2015年5月,冯军向廊坊市环保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并从金铭公司的环评报告中发现金铭公司是2000年5月开工建设,2001年12月投入试生产,但环评出具的时间却是2004年2月24日。和另一家神华公司一样是典型的「未批先建」:生产在前,环评在后。冯军认为上述环评文件涉嫌造假,环评单位作出的环评结果失实,致使他家成为企业污染环境的受害者。

据此,冯军先后向河北省环保厅提出行政复议,廊坊市和河北省两级环保部门提起行政诉讼,都没有成功。冯军再向环保部递交举报信,请求查处环评单位。环保部则回复称,该环评并无问题。

冯军再向环保部提起行政诉讼。2016年11月10日上午在北京市一中院开庭,被告席上有6人出庭。冯军则是没有律师,没有亲属陪同,以一对六。他坦承,结果不容乐观,但他准备如果二审输了,就要申诉到最高法院。

冯军说,打这么久官司,并没有赢,但他不愿沉默:「我要对得起失去的女儿。」而且,「污染和环评的事件必须问责。」△

 
分享:
 
文章二维码: